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新闻健康新闻 → 新闻
 心理新闻

超强的记忆未必是件好事

新闻来源:中国新闻网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08-03-27

      想要拥有超凡的记忆力吗?小心事与愿违——超强记忆未必是好事

  在人们的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最好还是忘记更好。但不幸的是,对于某些人,忘记却是一种梦寐以求的奢望。比如,美国加州有一位42岁的妇女AJ,她记得她从十几岁开始每天的详尽生活细节。只要提到从1980年开始的任何日期,她就能立刻描绘出当时她在哪里,在干什么,和那一天的新闻,人们称她为“活日历”。

  这是让她的家庭和朋友困惑和吃惊几十年的一种能力,但是这种超常的能力也伴随着代价。AJ被困在昔日记忆的循环中,她自己描述就像在“被迫”看“从不停歇的流动电影”,持续的回忆完全失去控制,让她筋疲力尽,她既是记忆的看守人又是牺牲者。

  当然AJ是个为了保护隐私所用的假名。AJ是少数具有类似能力的人之一,神经学家现在正在查明这些人怎样、以及为什么能记住这么多东西。随着研究的深入,有一个观念逐渐清晰起来:拥有一个正常健康的记忆,需要的并不仅仅是记住那些有意义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能够忘记其余的事情。

  

       可贵的“忘记”

  现在已经是AJ超强记忆力曝光的第七个年头,当年,她写信向加州大学埃尔文分校的神经生理学家麦克高弗寻求帮助。当麦克高弗和他的同事开始调查AJ的记忆力时,在最初的实验中,他们发现,AJ能够正确地说出过去24年每个复活节的日期,以及她在这些日子里都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情(这些细节都可以在她的日记中得到证实)。不仅如此,AJ能记住自从1980年以后任何一天哪天是星期几,而且能够正确地说出似乎应该被人们遗忘的事件所发生的日期,比如像电视肥皂剧《达拉斯》中的一段情节,就连“谁射杀了J·R”所播放的日期也能说对。

  这个研究小组在确认了她的情况在科学上属于新发现后,给其取了一个名字叫做“超常记忆综合征”。随后,研究人员又找到了另外一些情况类似的人。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让这种“超常记忆”的人和我们一般人不同呢?研究这个问题是不是能告诉我们正常记忆的工作原理呢?

  超长记忆综合征的根源可能存在于正常记忆的任何阶段。笼统地说,一个记忆的形成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编码阶段,接着是储存,然后是回忆。记忆超常的人在完成这三项任务时,比我们这些普通人的效率要高很多,当然也可能还有其他更让人奇怪的可能性。

  AJ的超常记忆也可以用一种大脑策略的失败来解释,大脑用这个策略来帮助我们忘记那些我们不需要记忆的事情。哈佛大学的施艾特说:“忘记是我们大脑发育出来的清除无关或过时信息的一种策略。有效的忘记正是拥有一个完善功能性记忆的关键部分。”他说,当我们忘记一些有用的事情时,只是说明这个修剪系统运转得有点太好了。

  在2001年出版的《记忆七重罪》一书中,施艾特描写了忘记的七种方式。施艾特认为,我们大脑中的每一个策略都有其适应的目的。忘记,为的是阻止我们储存平庸的、混乱的和过时的记忆。我们想记住现在的电话号码,而不是过去的旧号,以及我们今天在哪里停车,而不是上个星期在哪里停车。

   超强记忆只记流水账?

  显然,AJ的记忆工作方式与一般人不太一样。问题是为什么不一样?到目前为止,研究人员尚没有找到一个清楚的答案。但是有一个线索,一个和AJ类似的人叫做布拉德·威廉姆斯,他也有强迫性的性格。AJ和威廉姆斯都不是孤独症患者,可他们像某些孤独症专才一样对日期有着非同一般的兴趣。麦克高弗说:“这两个人都知道日历,说明这里面有注意力和关于日历的知识问题。”实际上,AJ的头脑里藏着一个心理的年月历,她自述这种日期是她“刚好就知道的”。

  另外,AJ保持了32年记日记的习惯,并且说她“一直需要有这个秩序”。她和威廉姆斯都有好几年收集电视节目表的习惯。这些强迫性的策略可能帮助他们组织和加强这些记忆,这意味着他们不必特别去记忆,也不容易忘记。

  然而,最关键的是,AJ的记忆虽然让人印象深刻,她并不是没有选择地像照相一样全部记忆。麦克高弗小组在对AJ做了几个小时的测试后,请她闭上眼睛,说一下研究人员穿的什么衣服,她竟然说不出。类似情况是,她也回忆不出研究小组一个月前测试她的日期。麦克高弗说:“她自传性的回忆,在不可思议的同时,也是有选择性的,在某些方面甚至是很平常的。”很明显的是,在对AJ进行的测试中,她记单词和识别人脸的成绩都很差,不仅如此,AJ在上学时就是一个成绩中等的学生,并没能把她的记忆天才应用在她的功课上。

  威廉姆斯的记忆也有其局限性。身为兼职演员的他,还是需要在社区剧院里为他所表演的角色记台词,他自己说:“只有自传性的记忆力,对我似乎不费力气。”

  施艾特和英国圣安德鲁大学的迈克尔·安德森都相信,这种看起来像先天能力的记忆才能可能与强迫性的反复回忆过去事件有很大关系。很可能AJ和威廉姆斯都从回忆自传的细节获得了很多满足,所以他们才变成了个人生活史的专家;他们对那些不感兴趣的事情就不会有很好的记忆储存。

  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艾瑞信和其他一些研究人员指出,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人有记忆专长的例子。想一想,餐馆里的服务员要记住无数的菜单顺序,国际象棋大师只需扫一眼就能记住并码出棋盘上所有棋子的位置,而一些演员能记住莎士比亚的所有剧本。

  艾瑞信说:“我们的研究工作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得出结论,记忆的不同并不像是先天差别的结果,而更多是后天发展出来的技巧。”他认为,没有证据表明AJ和威廉姆斯的记忆技巧需要其他的解释。

  麦克高弗却不同意这种超常记忆综合征很容易就这样解释的见解。他争论说:就算这些人有点强迫,也不能解释他们为什么能记住那么多。AJ也同意这种说法,并自述她的记忆是无意识的。但她指出一天里像这样的被迫温习要花去好几个小时。威廉姆斯也一样说他的记忆是不费力气的。麦克高弗补充说:“可能因为我们给这些人测试时,用的都是非常难的问题。所以在查看证据时,这些解释的可能性缩小了。”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文章选编:王明燕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您可能还对以下课程感兴趣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