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新闻健康新闻 → 新闻
 心理新闻

20位残疾人赴川心理援助 拯救心灵残疾

新闻来源: 蓝十字心理援助计划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08-09-12

只有残疾人最明白残疾人的每一个细微关键点

“今天早上,老师让我们默写诗歌,我用的是左手,写不快,眼睁睁地看着老师离开,看着他们和她们的一只只敏捷的右手,我哭了。如果这场景发生在高考,我的命运将会怎样?”

9月7日早上,湖南娄底残疾人志愿者毛智文收到了从北川中学寄来的这封信。写信的女孩赵彩云(化名),在“5·12”地震中失去了右手,3个月前他们在四川省华西医院相遇。

此前,赵彩云见到了各种肤色、各样面孔、操各种口音的中外志愿者、记者和专家学者们,他们突然来了,握了手合了影,赵彩云还没回过神来就没影了,生活又回归真实。而惟独毛智文的残肢形象、明朗的笑脸和身残志坚的人生经历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我只有一条腿,但上学时加强练习,参加铅球比赛拿了奖,上了大学,自己开了店,结了婚有了女儿,”毛智文告诉赵彩云,“没有腿没有手并不可怕,没有信念人就毁了。”

自6月7日至今3个月,湖南娄底20名像毛智文一样的残疾人志愿者与四川震后存活的320名肢残者之间建立了一种特殊的心理联系。回到娄底后,心理援助突破了地理局限,以书信、电话、短信、QQ甚至网络互助的形式仍在继续。

而这些残疾志愿者们更为庞大的5年持续性心理援助计划,正待实施。如果缺乏社会力量的有效支援,将难以为继。而面对更大范围需要心理援助的残疾人,更是鞭长莫及。

“五头两腿”

“几乎所有的研究和案例,都是正常人来分析残疾人的心态。”

这是一支由内而外都显特别的志愿者队伍,队员绝大多数是截肢残疾者。

5个发起人,苏建飞、毛智文、许涟钢、陈乐奇等,戏称自己为“五头两腿”,他们多在车祸或其他事故中单腿或双腿高位截肢,每一个成员都有一段辛酸的奋斗史。

38岁的队长苏建飞,是娄底残疾人创业协会的策划人,也是心理援助的发起者,20名志愿者自掏腰包花费的十几万元,苏建飞承担了其中的大部分。他曾是一名军人,复员后跑过运输,开过饭店,做过煤炭生意。2003年,他开办的乙炔厂回流管堵塞引发爆炸,他被爆飞15米,全身92%重度烧伤,左大腿高位截肢。 “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死。可只有嘴巴能动,欲死不能。”3个月后,他的手能弯曲了,5个月后可以排便了,8个月后一秒钟的单腿站立让他信心大增,“ 虽然马上倒了下去,全身麻痹,但我终于有希望站起来了。我不怕了。”此后,他开始了靠着拐杖和假肢的独立生涯,并组织15个残疾人办起了纯净水厂,部分厂房竟是缺腿少手的7个残疾人自己盖的。

5月13日,汶川地震发生第二天,残疾人创业协会正在开会,毛智文找到苏建飞商量能为地震灾区做点什么,苏建飞进一步提议:干脆亲自去四川安慰残疾同胞。 “地震中致残的人,是不幸之最不幸,他们的痛苦常人不能体会,但我们更能感同身受,我们的鼓励更有说服力。”苏建飞回忆了自己曾受到郴州一位单腿高位截肢的病友激励的经历,“我担心自己装假肢走不好时,他用一条腿,蹲了3分钟示范给我看,太厉害了。”

会上,众人热血澎湃,患双腿小儿麻痹症的陈乐奇,行走只能靠手撑地挪动,他第一个叫了起来:“就是死也要死到四川去。”

冷静下来,毛智文上网搜寻了相关资料,发现残疾人之间的心理互助几无先例。“几乎所有的研究和案例,都是正常人来分析残疾人的心态。”

毛智文对残疾人的隐秘内心却能深度感应。左大腿高位截肢的他,1995年考入了湖南一所大专学校,可入学时校方却要他签一份不包分配的协议,他强忍泪水签了名。在一次英语比赛中他获得班级一等奖,残疾再次阻挡了他参加学校比赛,他独自站在湘江大桥,想一跳了结此生,所幸被一位残疾的老乞丐拦住。13年后回忆那个寂寞而黑暗的瞬间,他仍泪流满面。

非议,反驳

80%的人反对甚至谩骂,说残疾人去灾区是添乱,作秀,是阴暗心理的反映。

苏建飞和毛智文找在政府工作的朋友老马商量心理援助方案,老马的第一反应是反对,“他们太冲动,担心安全问题。”

老马曾因一篇网文结识了美国的心理学博士邓明昱,邓博士表示赞同,并寄来了灾后干预的心理学知识资料,于是志愿者们增加了长达2周的理论学习。

争议不期而遇。 不久,广州一家媒体报道残疾人的心理援助计划后,新浪、网易等论坛引发了巨大争议。3000多人投票发表意见,80%的人反对甚至谩骂,说残疾人去灾区是添乱,作秀,是阴暗心理的反映。

毛智文写了一篇致广大网友的公开信反驳,详细列出残疾人做心理援助的3大独特优势:首先是容易心理共鸣;可做特殊的生活自理导师;另外可现身说法进行就业和创业指导。帖子发表后,谩骂的声音减少了,但不信任的声音依然居多。

为了杜绝一切商业气息,苏建飞本来想将自己企业的矿泉水无偿送给灾区,怕别人说是去推销产品,就取消了送水计划。为了验证计划的可行性,老马借鉴政府工作思维提出了“试点”建议。在湖南长沙假肢厂,残疾人志愿者成功援助了2个肢残者。一个不愿上学的高二学生愿意复课了;1个4岁残疾孩子的父母也开始对未来恢复信心了。

6月12日,第一批志愿者一行7人坐上开往四川的火车。列车员开始态度冷淡,明白原委后热情非常,“下火车的时候本来在地上爬,男列车员用力将我抱下了火车。”陈乐奇说。成都的哥趁他们下车之后,在启动车子的瞬间,把钱从驾驶窗内扔了出来。

成都各大医院门卫森严,没有官方介绍信进不去,毛智文等人只好先去更容易进的四川假肢康复中心。他们将自费编制的5000份“工作简报”当敲门砖,消除对方的误解。陈乐奇见到残疾人的第一句话是,“我终于从娄底爬到这里了。”

洗面桥横街10号,这是志愿者们在成都的暂时居所。租来的这间招待所房间,两张小床合在一起,5个残疾人志愿者挤睡在一起,2个人睡在地板上,“我们5个人只有2条腿,占用空间不大,多节省资源。”他们自嘲。

“我能重新再站起来吗?”

“我靠着两个假肢从娄底到了成都,你还不相信么?”

“我现在可以自己坐着轮椅独立洗澡、上厕所了。”9月7日下午,22岁双腿高位截肢的四川广安姑娘何纯英,在电话那头发出清脆的笑声。她仍住在四川假肢康复中心,生活自理能力进步飞快。

两个多月前,毛智文和许涟钢第一眼见到她时,她蜷缩在薄薄的床单下,只有眼睛露在外面。心灰意懒甚至不愿意坐起来,有人一碰她轮椅,她就喊“地震了,地震了”;此前醒来发现没了双腿,她的第一个念头甚至是自杀,拔针管。

情绪稳定些后,她开始羡慕那些还剩一条腿的人,可以装上假肢走路,她没有见到一位双腿安了假肢行走的人,因此高度怀疑自己以后还能走路,反复问陪护她的嫂子,“我究竟还能不能再站起来?”

志愿者们专门为她量身订做心理援助方案。许涟钢见到何纯英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掳了掳裤口,让她去摸一下自己的双腿假肢,这是何纯英第一次看到双腿安假肢行走自如的人,“原来像真的一样,怎么我看别人的都是露出钢管的?”

许涟钢说,“我靠着两个假肢从娄底到了成都,你还不相信么?你以后能比我走得更好,因为你个矮,步伐会更轻盈,体重更轻,会更稳。”谈话40分钟后,何纯英已经自己双手撑着坐了起来,话也多了。

许涟钢问她,现在是不是感觉有点痒,想去抓一下腿?何纯英点点头,反问,“你怎么知道?”许涟钢笑着说,每一个细节他都同样经历过,“你的腿虽然没了,但还有潜意识,脑子里会产生幻觉,认为腿还在,感觉脚掌或小腿处在痒,你想抓它,又不知道该在何处使力。”他鼓励何纯英要克服痛痒的心理障碍,感觉不舒服的时候,可以用绑带将腿绑紧一点,或用抱枕稍微垫一下。

怕受异样目光,何纯英不愿外出,封闭自己,志愿者们于是请她担任一个新老残疾人联谊晚会的主持人,谁知到了时间她推辞了,她又开始发脾气,丧失自信了。许涟钢鼓励她要开发自己的潜力,她开始认为自己坐不了15分钟,最后竟坚持了2个小时,尽管咬着嘴唇,不住地压自己的腿缓解痛苦,“这锻炼了她的意志力,也让她意识到了自己的潜能。”许涟钢说。

何纯英的嫂子向志愿者们吐露了一个秘密:何纯英转到假肢中心康复后,她的男友再也没来过,她隐约感到了什么,情绪变得更恶劣了。

毛智文没有直接点破爱情危机,而是把存在手机里的妻子和两岁多女儿的照片给她看,跟她分享自己颇具戏剧性的恋爱故事。他们相识于网络游戏中,他是排名富豪榜榜首的“心缘魔”,是个妖怪,女孩叫“舞月”,是个小仙女。他去英雄救美,帮小仙女冲级。女孩子读了他写的一百多万字网络小说,被他的真诚打动,明知他是残疾人,仍坐了28小时火车来看他。“我最后对她说,你要等待生命中那个真正合适你的人。”

离开时,毛智文在电梯口遇到坐着轮椅的何纯英,穿着一套颜色鲜亮的裙子,腿上放着一只绒毛熊,右手拿着一个削了皮的苹果,笑着跟他打招呼。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文章选编:北京助理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