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新闻林紫新闻 → 新闻
 心理新闻

林紫眼看社会008:读李叔同

新闻来源:林紫心理机构  新闻作者:公长伟  发布时间:2010-01-05

林紫心理专家看社会008(历史篇)

读李叔同

历史人物:李叔同
祖籍浙江平湖,生于天津。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在音乐、书法、绘画和戏剧方面都颇有造诣。日本留学归国后,担任过教师、编辑之职,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

历史人物:李叔同

李叔同的 《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斛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送别》,这首广为传唱的歌曲就是李叔同的代表作。

  李叔同是我国现代歌史的启蒙先驱。一生迄今留存的乐歌作品70余首。编作的乐歌继承了中国古典诗词的优良传统,大多为借景抒情之作,文辞秀丽,声辙抑扬顿挫,意境深远而富于韵味。像《送别》、《忆儿时》、《梦》、《西湖》等。

语录
  无心者公,无我者明。
  以淡字交友,以聋字止谤;以刻字责己,以弱字御侮。
  事不可做尽,言不可道尽。
  学一分退让,讨一分便宜;增一分享用,减一分福泽。
  恩怕先益后损,威怕先松后紧。
  涵容以待人,恬淡以处世。
  必有容,德乃大;必有忍,事乃济。
  以虚养心,以德养身,以仁义养天下万物,以道养天下万世。
  不为外物所动之谓静,不为外物所实之谓虚。
  刘念台云:“涵养,全得一缓字,凡言语、动作皆是。”
  应事接物,常觉得心中有从容闲暇时,才见涵养。
  逆境顺境看襟度,临喜临怒看涵养。
  人生最不幸处,是偶一失言,而祸不及;偶一失谋,而事幸成;偶一恣行,而获小利。后乃视为故常,而不恬不为意。则莫大之患,由此生矣。
  于作事,必克己谨严,要做到极致。于生活,应戒绝奢华,一切从简。
  不自重者取辱,不自畏者招祸。
  事当快意处须转,言到快意处须住。
  物忌全胜,事忌全美,人忌全盛。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陈慧剑著,丰子恺插图,记述了李叔同从风流才子到一代大师的传奇一生。

弘一法师晚年手书“悲欣交集

(弘一法师晚年手书“悲欣交集”)

林紫心理眼:
专家支持: 公长伟 林紫心理咨询机构资深心理咨询师

读李叔同

文/公长伟

  透过昏沉的天,还是一气读完了李叔同,对于这个人,记得是从高三复读的那年开始认识的,虽然当时是从类似于读者之类的杂志上读到,还是对这个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今天读来,透过他的二次婚姻生活,对他有了更加细腻的认识。 李叔同,1879—1942年,中年出家,法号弘一。屈指算来,他活过了六十三年的沧桑里程。只是他出生于那样一个朝代,清政府的腐败和帝国的铁蹄不但是人们的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且人们的精神家园也是一片凋零了。李叔同的前半生深受封建观念的影响,科举功名的烙印如同毒药般使他那样深陷迷狂。家庭对他的影响主要来源于其父亲李筱楼,这个32岁才考中举人、50多岁才考中进士的不得志之人,虽然他与李鸿章是好友加同僚,但骨子里的人格操守使他难以在朝廷里大展宏图,到底还是辞官经商,倒也是一方巨贾了。李叔同受到父亲的影响主要是父亲身上的坚忍不拔和人格魅力。 如同所有的少年狂,李叔同的天资聪颖,使他很早便成为一个博古通今、多才多艺的名文人,他的真才实学的确让人仰慕。但是,他对社会的腐败早已深恶痛绝,尤其是发生在他的少年偶像、名伶杨翠喜身上的悲惨之事更令他对这个时代愤恨泣血,但是即使这样,他的内心深处仍然有一个深大的情结:功名。一边恨着,一边求着,内心的极度挣扎是可想而知的。这种积重难返的情结除了家庭的影响外,最为主要的恐怕还是时代精神的笼罩,犹如一张无形的大网,谁都无能为力、无法挣脱。科举的不顺带给他的是最大的精神折磨。从他的身上,能明显的读出时代的悲凉。 说一说对它影响至深的女人,主要有三个。一个是生母,从一定程度上讲,他的多次妥协,都是为了生母;当然,假如没有王氏的苛严,恐怕向李叔同这样狂放不羁的人早已被时代的妖风所吞噬。王氏直接成就了他的封建婚姻,李叔同的第一个发妻俞氏。公正的说,俞氏是很了不起的女子,虽然几乎不通文墨,屡屡被李叔同所多少不屑,但是,关键时候确是她拯救了丈夫。这使得李叔同不得不对眼前这个漂亮妻子刮目相看和身怀感激。但是,尽管如此,俞氏还是无法深入到李叔同的灵魂深处的,所以李叔同多次说“你不懂我”。毕竟,李叔同的精神境界高远,惊人之举实非凡夫俗子所解。俞氏生养了儿子,成活两个。第三个女人,是日本的春山淑子,李叔同与她是真心相爱的,在日本的时光是他们一生中最为快乐的一段记忆。春山淑子为了李叔同,远离日本,追随李叔同到上海。但是,由此也带来莫大的精神挣扎。李叔同毕竟是非常注重操守的文人,虽然在那个封建年代,三妻四妾也不算什么,但这对于李叔同却是例外,他觉得自己有发妻的前提下还和春山保持夫妻关系是对自己精神操守的玷污,内心深处是极大的惭愧与忏悔,以至于他在杭州教学时,不容许春山和他一起居住,而宁可每天坐车到上海相会。这种挣扎也是他日后出家的原因之一吧。 李叔同的出家之举是最为难解之处,我认为原因主要有这几点:

  一, 自身所经的苦难,他的婚姻差强人意,做不了自己的主,年少的时候对杨翠喜的纯纯情愫和后来一系列悲剧的上演,使他对自己感到没有力量感和控制感,这对于向往自由的他而言是异常苦恼的,她的择偶标准是大逆于封建标准的。他想要的是一个柔情万种、温顺可人、略带妩媚的那种知音、才女加贤妻式的三位一体。春山基本符合他的标准,但是他嫌春山不够自强。

  二, 时代的悲哀。他耳闻目睹了江山颓败,山河破碎,列强狰狞的惨烈幕幕,对这个时代悲愤不已。年轻的时候,还是胸怀大志,救民救国的强烈愿望是他内心的一个英雄情结。但是,另一方面,他感到了自己的万分渺小。清廷的腐败,列强的野蛮、军阀的混战使朗朗乾坤生灵涂炭。他的梦想一个个破灭,这让他对时代是极度失望的。当留学归来,任职浙师的时候,大概他也是想安住身心,教书育人,尽绵薄之力的,然而,当局的短见与蛮横、时代的局限与余毒尚不容许他尽展身手。这会使他郁郁不得志的。所以,当他走在西子湖畔,才蓦然生出断食之念,也许,时候到了。

  三, 小时候父亲的影响。他的父亲是有名的“善人”,好佛而乐于施善,这大概也是他不能在黑暗官场里混下去的原因。李筱楼随是天津卫一方巨贾,但是一生乐善好施,身后清名昭昭。父亲的好佛使李叔同从小便耳濡目染,早已扎下皈依佛门的业根。

  四, 无量庵主持王孝廉的影响。王孝廉本也是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的文人,只因不得志,遁入空门学得真经。当李叔同年少时,王孝廉就已经看出他的佛缘。但那时他极力反对叔同出家,希望他先成就功名,用经世建功的方法拯救黎民。但是,李叔同一直深受王孝廉的影响并对其以恩师相待的。

  五, 自己的精神追寻。李叔同一直在追寻这精神的安顿与寄托,他的灵魂追求是常人难以想象和理解的。他从艺术走向了宗教,从喧嚣的世间闹剧走入了深山古刹。虎跑寺断食之时也是他洗去凡心之际。面对春山淑子的深情与泣血挽留,面对发妻的哭诉,他如同枯木顽石,心若死灰,无所反应。当他转身离去,头也不回,逐渐消失在林丛雾霭中时,留给两个女子的,是无尽的惆怅和极度的苍凉。那时的春山刚过三十,风华正茂,风韵尤佳,但是回到东京之后,终身未嫁。因为,在她的灵魂深处,李叔同是无可替代的,曾经沧海难为水了。

  六, 机缘。关于机缘,是不可说的事情了。

  也许每个不凡之人身上都充满了谜团吧,追问李叔同的出家之因也许已不必要了,我们只知道,李叔同不惑之际选择了他的另一条人生之路,选择了另一种生活方式而已,出世如同入世。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这种追寻的内在要求,只是每个人采用了不同的方式,走了不同的路,而已。李叔同选择了南山律宗,选择了在常人看来极为艰苦的一种修行方式,其实,当心至虔至诚之时,内心的慈心悲心喜悦心便自然地汩汩而出了。

文章选编:闻锦玉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您可能还对以下课程感兴趣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