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新闻专题报道 → 新闻
 心理新闻

心理访谈:女儿谈恋爱一年分合多次 因母亲干涉?

新闻来源:CCTV《心理访谈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07-05-18

 
   25岁的雅天和男友相处一年多了,一年来她们分分合合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发生口角都是因为雅天母亲的干涉,母亲认为这个男孩学历、工作、经济等各个方面都不适合雅天,所以才极力阻止,就在前不久母女间有争吵了起来。
    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心理访谈》演播室我是张小琴,今天我们请到的心理学专家是杨凤池老师,杨老师您好。
  杨凤池:您好。
  主持人:雅天跟妈妈吵架那天是什么情况?
  女 儿:当时就是说他们不让我和他在一起,然后就说不满意就那种,用那种,他们所能想到的方式打骂或者是。
  主持人:打你啊?
  女 儿:用语言攻击我。
  主持人:你都25岁了,父母还会打你吗?
  女 儿:会,经常。
  主持人:现在还打。
  女 儿:对。
  主持人:是吗?
  妈 妈:就是白天她 她提男朋友的事,她分手了,她哭。然后她跟我说她这个手机是男朋友给买的,然后晚上和她爸散步去了,边走我们就边谈这个事回来以后我们俩就是气得够呛,我就把她手机给摔了,摔碎了,还有一个小本子,她的记事小本我也给扯了。
  主持人:小本跟那男朋友也有关系吗?
  妈 妈:嗯。
  女 儿:小本就是说,我可能是由于我父母的压力,然后想和我男朋友分手,但是分手这个过程中,就比较痛苦,然后我在努力调节自己心里,然后让我去化解这个事,所以我才会去写。但是他俩可能就无意中看到了,然后会在乎这个东西。然后留意到了。
  主持人:这里面有说父母不好的话吗?
  女 儿:没有,都是说,我应该就是说,分手之后应该如何去想,怎么去化解这个事,都是说我对我自己说的一些话,包括。
  主持人:妈妈为什么要把这个本子撕掉。
  妈 妈:她这个本子我不知道她记什么呢,就是当时把那电话撇了,把那个小本我顺手就拉扯了。
  女 儿:那时候我们之间还有一个争抢的过程。就是说我不想让她看这个东西,因为虽然说没有什么负面的东西,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自己怎么想的。
  主持人:妈妈撕了这个本子和摔了个手机对你来说是很大的事吗?
  女 儿: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事,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雅天说像摔掉手机这样的事情,经常会出现,她都已经成为习惯了,其他的事情她都能够忍受,但就在交往男友上,她不想向母亲认输,因为以后的生活是她要和这个人过一生,母亲并不能干涉,但妈妈却说,她都是为了女儿好才这样对待雅天的,在她看来女儿和这个男孩在一起是特别不合适,但雅天却说,虽然这个男朋友的条件不是很好,但他能够理解我,支持我,这个是父母从来没有给于过的。他们只会打击和控制自己,初中时发生的一件事情,至尽都让她难以忘怀。
  女 儿:有一次我是下大雪,然后我就穿牛仔裤回家,那时候下大雪,然后那牛仔裤就脏了吗,裤脚就湿了,然后我就洗裤子就没洗干净,大致洗一下,我就那么想大致洗一下,因为那个牛仔裤是带弹力的,如果每次都使劲刷的话,后来就会没有弹力了,就不好看了,那是我一条我最喜欢的裤子。然后我妈妈就说你洗裤子应该洗干净一点,但是我因为心疼那个裤子,所以就没使劲去洗,我一想因为这个雪天还没过去,之后还得弄脏。等就整个天气好的时候,然后一块洗得干净一点,现在洗总比不洗强,就是稍微弄得利索一点。但是我妈妈就说你这洗裤子没洗干净,后来那个裤子凉在衣架上,然后等裤子干了的时候,然后我妈妈一直说这个事,我就一直在强调我是想暂时先洗一下,先暂时清理一下,之后等天好了再打理,然后就因为这个事,然后我妈妈非常生气,就把那个牛仔裤撕成一条一条一条的,当时我特别受不了,然后20多天之后,就我回到学校的时候,然后我一打电话,我跟我妈说这个事。我说这事我觉得很受伤害,那个时候我还会泪流满面。
  主持人:妈妈为什么要把她的裤子撕了。
  妈 妈:她有时,洗东西不干净,我看她那个,我说你洗不干净,还不如不洗,实际你说你没干净的地方,拿小刷子再刷一刷裤脚,她就不刷,她洗东西有时候特别糊弄,我就看她东西脏了,我受不了,就给她撕了,当时就气了。
  主持人:有个脏裤子在,总比没这裤子在要好一点吧。
  妈 妈:当时我也控制不了,我就给她撕了。
  主持人: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怒气。
  妈 妈:对。
  主持人:那你知道她有那么伤心吗?
  妈 妈:我不知道。
  女 儿:那我跟她打电话说过,而且之后每次我们吵架,然后提起之前的事,我能想起来我都会跟她讲,她其实,她如果要用心,就算不用心,就正常的那种,她都会有所了解,都会有所感知。
  主持人:那她为这条裤子而哭,你能理解吗?
  妈 妈:当时不理解。
  主持人:还有别的事情
  女 儿:就是现在对生活的态度,因为我小的时候比较优秀,然后可能就是平常学习成绩什么都比较好,对他们来讲都是很荣耀的事情,而可能是我小的时候做那些会不费力气,但是我长大了之后,做这些东西可能真的会花很大力气,但是达到的结果可能不会达到他们所要求得那样,这样的话,我即使没去做的时候,我也会觉得这个东西很累,所以我就不去做了。我很多时候我觉得我的精力如果正常来讲,我的精力如何放在往前这个方面上。但是我现在很多时候我把我全部精力都放在如何保护我自己。
主持人:在父母面前保护自己。
  女 儿:对。
主持人:要保护什么,保护可能是避免一些什么东西。要避免什么。
  女 儿:避免我不受到伤害,不受到控制。
  主持人:这个雅天每次一说到控制这两个词的时候就会泪流满面。
  杨凤池:泪流满面。
  杨凤池:好像这个词语对她来说是特别大的一个,好像这两个字后边带有一系列伤害的故事,所以她这两个词一说出来,她的情绪就跟着出来了。
  主持人:是带有很多伤害的事情吗?
  女 儿:对。
  雅天说,她从小到大,父母总是站在一个立场上来对待自己,他们从来不考虑她的内心感受,这让她实在不理解,自己的亲生父母怎么会如此地控制和压制自己,是他们爱的方式过度还是我自己做的有问题,对于雅天的疑问,专家给她和妈妈做了一个测试,就是用国际象棋。
  杨凤池:那现在我们这个用一个国际象棋的棋盘和上面的棋子来做一个测试,雅天用黑色的,妈妈用黄色的,你们分别指出来自己在这个家里可以用棋子里什么来代表。
  主持人:王后象马车兵。
  杨凤池:雅天你先指一下你自己相当于。
  女 儿:最底层的兵。
  主持人:最边上的兵。
  杨凤池:妈妈呢?
  女 儿:至高无上的王。
  妈 妈:我觉得我是第二。
  主持人:爸爸呢?
  妈 妈:爸爸是第一。
  女 儿:爸爸是后。
  主持人:哦,妈妈是王,爸爸是后。妈妈你自己觉得。
  妈 妈:我觉得我是这个。爸爸是第一。
  主持人:你是后,爸爸是王。雅天呢?
  杨凤池:孩子呢?
  主持人:就是这个。
  妈 妈:但是这怎么说呢?
  杨凤池:是不是你觉得孩子也是王。
  妈 妈:我觉得我们俩把她捧得最高。应该是最高的。
  主持人:她是王。
  妈 妈:对。那您摆出来。
  杨凤池:您在您这边摆出来。您在您这边这一侧摆出来。
  妈 妈:哪个最大。
  主持人:这个是王。
  女 儿:这个是最大的,这个是孩子。孩子放哪,放房间。
  主持人:行。
  杨凤池:老公。
  妈 妈:第二个是你爸爸。
  杨凤池:您自己呢?
  妈 妈:我是第三位的。
  杨凤池:还没到兵那一位。
  主持人:这是雅天,这是爸爸。
  妈 妈:我是第三位。
  主持人:看来爸爸的地位很稳固,爸爸总是排在第二位。但是你们俩谁是老大,谁是老小,这个就颠倒了一个个。
  杨凤池:妈妈心目中孩子是王,孩子心目中自己是卒子。不过妈妈自己对自己评价还是比孩子高一些。我还不是兵,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主持人:但是相对关系,反正她还是最小的。
  杨凤池:但是我想妈妈把孩子看成王,可能有好多成份都是母亲加上去的,孩子没有感受到的东西。孩子没有感受到,所以觉得自己很小。
  妈妈觉得女儿是老大,女儿觉得妈妈是老大。可是实际上,对方好像都没有感觉到自己是老大。
  杨凤池:对于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真实位置的评价,都有一点偏离真实。
  主持人:这能说明什么呢?
  杨凤池:说明二位对对方的判断和对自己的判断跟实际情况有点差距,双方的差距很大,第一个是这种判断和真实有差距。第二个是我对一个事情判断跟你对一个事情的判断差异很大。
  主持人:可能标准也不一样。
  女 儿:我可以讲一下我自己的看法吗?其实像我妈妈说她我是她的王,我高高在上,这个时候我可能我会有我自己的感受,确实是有的时候,会感受到他们对我们的期望什么的,或者是我提出正当合理的要求,比如说我要这个衣服,这个多少钱,你给我买,我要那个多少东西,那个多少钱他们可以给我买,他们可以我所要的,他们会给我,但是我不要,他们也给我,所以说我觉得,虽然说,在他们眼中,心中,把我捧的很高,但是说我感受不到那种真正的高高在上,我所拥有的那些东西,但是到一到具体什么事,去做事情的时候,我还是说,还是最小的那个卒,然后去受别人控制,去受别人的指挥。
  主持人:就是雅天这个王位是象征性的,是在君主立宪国家的那个,是个象征性的国王的位置。虽然给你搭很多供,但实际上你没什么权利,是这样子的感觉。
  女 儿:对。
  主持人:妈妈也承认这一点是吧。
  妈 妈:我觉得就是我和她父亲把她举得最高,真的,就是为了她我们什么都能豁出来。我说就是你考上大学,那时候咱们家不富裕。我说咱们就把那个楼卖了,我和你爸住平房去,租平房去你得好好学习,考上大学。
  女 儿:大事小事只要我妈妈知道,她就会干涉,她就会给你指出,这个东西你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然后你就按照她那个东西去做了。
  妈 妈:我觉得我都是在关心她,我觉得我把全部都放在女儿身上。
  主持人:全部什么?
  妈 妈:就是她在学习的时候。
  主持人:全部精力、时间、希望
  妈 妈:全部精力时间,经济上在经济上,物质上,我把所有的就是都给女儿了我觉得的。
  主持人:是不是你们的希望也都给她了?
  妈 妈:是。
  主持人:什么样的希望?
  妈 妈:希望孩子读好书。
  杨凤池:妈妈说完这句话以后,我特别想有些话想跟你说,不知道打断合适不合适,您觉得一个人把自己全部时间精力、金钱都放在另一个人身上,不管那另一个人是谁,您觉得这样合乎理性吗?
  妈 妈:我没想到理性,因为我就想我是母亲。
  杨凤池:我估计您是没有想大理性,因为母亲有两种,一种是好母亲理想的母亲,一种是不太理想不太符合母亲条件的,好母亲是什么样的,因为心理学里专门有一个词汇叫good enough mother 就是足够好的母亲才是好母亲,要给孩子好,而且还得有够,你给少了叫不够好,你给多了就过分的好,给多了跟给的不够是一样的不好对孩子的发展。
  主持人:像我们中国传统的观念,一直就是说母爱无私要全部的奉献,好像就是要把更多的东西给孩子,把所有的都给孩子。
  杨凤池:是,如果孩子现在面临着生命危险,我想妈妈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保住她的生命,这就是母爱的无私性,但这是不是这就意味着母亲把自己的所有的一切资源,一切想法、一切情感、一切希望都放在自己女儿身上就是正确的,尽管您重复好几遍,我把一切的得给她了,一切都给她是您想给的,她到底有多少得她表达我想要,好的母亲是给孩子最需要的东西,而不是说我有什么全给你,
  主持人:雅天是这样的感觉吗?
女 儿:嗯,对。
  主持人:妈妈给的不是你需要的,从妈妈那儿这样的话就成的错位,这样就形成一种错位了,妈妈说我非常爱你所以我就把我能给的全给你,可是女儿那儿我想要的你给我实际上是一种伤害和控制。
女 儿:和负担。
  主持人:还有负担?
  女 儿:对。
  主持人:妈妈为什么会把那么多的希望甚至于把自己都忘掉,把那么多的希望都放到雅天身上,自己是不是也有很多没有完成的心愿,想通过她来实现。
  妈 妈:就是原来我在读书的时候,我自己学习都很好,当时就因为家庭成份不好,当时就是团都入不上,以后就下乡的,然后恢复高考的时候我也参加高考,最后就差了三没就没考上,我就想她就是我,她就是我的希望,我想孩子能替我实现这个愿望。
  主持人:妈妈现在讲起来这差三分还是觉得特别大的遗憾?
  妈 妈:对。
  杨凤池:所以妈妈一讲这件事,通过她的语气、表情还有她这红润的眼圈,我就感觉到了妈妈认为她是把全部的爱给了孩子,其实她也把她个人的情节,把她心里压抑的心结,也压到孩子身去了。
  主持人:她没完成的任务,她自己没有完成的任务,孩子你来替我完成,可是这个孩子来说,可是属于妈妈没有完成的心愿,不可以成为孩子成长的动力吗?
  杨凤池:当然可以啊,如果妈妈是这种态度说,妈妈一直有个遗憾就是特别想上大学,看起来这辈子没法实现了,如果妈妈表达到此为止,孩子就有可能把这个接力棒接过去,然后孩子自己说妈妈您没实现的愿望,我来实现,我这一代来实现,但是如果妈妈不说这个话而是说,你一定要考上大学,你要考不上大学就完了,还要找好工作还得找好老公,不然你这辈子就完了,孩子感受不到自己应该承担什么,自己想做什么,而是妈妈要做什么。
  主持人:雅天是对妈妈的感觉是后面的这一种?
  女 儿:对,就是说我做什么完全不是自主的,而是说我妈妈想那么做,我就必须那么做,我觉得很累。
  主持人:这两者的区别,妈妈能理解吗?
  妈 妈:能。
  主持人:是什么区别?
  妈 妈:一种是让她自己选择,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另一种就是我强加给她的。
  主持人:前面那一种就是我表达了我的遗憾,只是在说我自己的事情,我没有对孩子进行干涉,但是后面一种没有表达自己的遗憾,是直接的是作用孩子,可能这两者之间就有很大的差别,妈妈现在能够理解这种差别?
  妈 妈:我现在能理解。
  杨凤池:足够好的母亲是给孩子需要的爱,给孩子提出要求要给的爱,只要孩子没要求就不强行的给,而且她专心致志去干她自己喜欢干的事,这样这孩子就会从妈妈身上学习到怎样生活,从妈妈身上得到爱,然后也会爱人。因为母女之间情感是在传递的,自然传递的情感很容易被接受,强加的灌输的就像填鸭那样喂食,是人家过后等您趁您不注意吐出来的。所以实际上我们说到这一层的时候,您对您母女关系里现在存在这些问题是不是明确的一些,是为什么母女之间这样,那我现在倒要回到您关心的问题上来了,对于雅天要找男朋友这件事,您觉得作为母亲最正确的态度应该是什么样?
  妈 妈:应该让她自己选择,
  主持人:我很能理解妈妈的心情,但是作为子女,他们将要选择什么样的人生道路,他们的人生道路上是会有什么样的荆棘还是有鲜花,那可能都是他们自己的命运。我们能够提醒她多少。那是我们的责任,但是孩子终究要经历的那些东西,还是在她自己的脚下,她的路恐怕还是要她自己走的,这一点我想雅天自己也是非常清楚的。妈妈也不必太过担心,毕竟她已经25岁了,大学已经毕业。走她自己的人生道路,这也是她必然的选择。谢谢你们到这儿来讲自己的事情。也谢谢杨老师指导,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我们的节目再见。
文章选编:张媛媛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