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新闻专题报道 → 新闻
 心理新闻

互相否定?高学历夫妻的吵架进行时

新闻来源:CCTV《心理访谈》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07-05-22

 
    37岁的陈刚是个博士,他的妻子小雪是个硕士,按说两个文化素质都挺高的人结合在一起,这小日子应该过得和和美美吧,但他们俩结婚7年多,隔三岔五就会吵个天翻地覆,俩人都读了不少书,但就是找不到破解眼前迷局的法门。
  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心理访谈》演播室,我是张小琴,今天我们请到的心理学专家是李子勋老师,你好,李老师。
  李子勋:你好,小琴。
  主持人:刚才从相片里面看到你们两个原来关系是很好啊,大概像一个人这个样子对吧?
  小 雪:当时我觉得曾经有过。
  主持人:现在呢,现在是两个人这样了?
  小 雪:现在差不多。
  主持人:你摆一个呢,是背对背还是?
  小 雪:我觉得是平行的。
  主持人:但是距离很远?
  小 雪:对。
  主持人:陈刚,你觉得你们现在是这样的状态吗?
  李子勋:陈刚可以摆一下,你觉得你们最好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现在是什么样子,好吗?
  陈 刚:我曾经试图就是很好,后来我发现是,现在的关系应该是这样吧。
  主持人:那你们两个现在都认可,现在是这样的一种状态,具体稍微远一点近一点差距不大,什么原因从你们两个比较近的状态分成远的状态,咱们分别写一下好吗,看一下是什么原因。现在两个人都写完了,小雪写的原因有三个,一个是沟通障碍,一个是经济方面,一个是不理解。陈刚写的是,被曲解,把握不住,还有一个是否定。
  小 雪:这三个原因首先第一个就是不理解。
  李子勋:是谁不理解谁,还是你们彼此之间不理解?
  小 雪:有的时候我自认为我理解他,我觉得他不理解我为主。
  李子勋:举个例子?
  小 雪:这个不理解我觉得啊,对他情绪影响比较大的一次就是我们俩刚结婚之后,我怀孕了,然后去打胎了,他就一直不理解我做这件事。
  陈 刚:是很伤心,双胞胎,大夫问了,你为什么要做呢,她就哭,我不知道。
  李子勋:等一等,是你自己决定没有经过陈刚的同意是这个意思吗?
  小 雪:没有他的同意。
  主持人:你自作主张把孩子打掉了?
  小 雪:可以算吧。
  李子勋:那你觉得他不理解你什么?你认为他应该理解你?
  小 雪:我这种行为我觉得我做的不对,但我觉得我有原因,我觉得他不理解我这个原因。
  李子勋:什么原因?
  小 雪:首先我们俩家当时的条件都不是太好,他是研究生一点收入也没有,我又是刚上班,经济收入那时候是五六百,六七百块钱,根本没有条件,还得住宿舍,我觉得没有条件。
  陈 刚:她做完以后告诉我了,我就特生气,我觉得什么,太恨,太恨了这人,我觉得这是杀人,当然我说的过激了,我觉得一个人它生命已经开始了,你怎么会恨下心来把它扼杀了呢,现在双胞胎多好啊,我就这么想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解脱不了的,我就不可理解。
  小 雪:我当时也没想太多,我觉得没有这个条件去做这件事情。
  主持人:那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小 雪:我觉得他承担不了。
  陈 刚:有什么接受不了的,以前四个孩子不一样拉吗,有什么管不了的,我就不可思议。
  小 雪:我想对我影响比较大的经济方面的原因,就是我们俩结婚没多久的时候。
  陈 刚:她上班了,我没上班嘛,她给了我3000块钱,让我准备准备怎么要结婚啊。
  小 雪:本来就是买点床,因为当时我们什么都没有,在买的过程中出了一点矛盾,后来他就特别生气,回头他就把我的名给改成他的名,就是改成他的名给存上了,过后反正是把这件事说出来了,我知道了这件事后我特别生气。
  陈 刚:是这样的,我岳父岳母过来看她,其实在这之前我们没有见过面的,其实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登记了,我岳父非常生气,就说了一些过激的话,过激的话包括什么呢,就说是我不如他女儿,我呢分到她这个单位完全是她女儿给我办的,还有一种情况是什么,也登记了,什么钱,钱也没给她女儿多少钱,其实这个时候呢,登记以后我们家拿出来了有三千多块钱,确实是给她三千多块钱,说了好多过激的话,说的我有点受不了。我就给她打电话,她说我父亲说的是对的,我一听,我就受不了了,我是农村的,已经出了三千多块钱相当不容易的,而且我是个学生,我就把这三千块钱转给我自己吧。
  主持人:尽量挽回损失?
  陈 刚:就算是我得到的钱,别的钱我都不要了,咱俩就分手吧就是这个目的。
  小 雪:我觉得是这个原因,我对他现在,不说完全公开。
  陈 刚:就是这一个事情造成的。
  小 雪:我可以再说一下吗,我觉得这两个原因是他在工作之前,或者是在经济稍微独立一点之前的两个主要原因,后来我觉得也不是这主要原因了。
  小雪告诉我们,除了打胎和经济原因之外,她认为两个人在沟通上还有障碍,她经常会无法控制地用一些类似自私等很激烈的词攻击丈夫,甚至攻击得丈夫没有还嘴的余地。而丈夫就会变得极为狂躁,显得特别生气。陈刚说他对妻子也有三条不满,第一自己经常被曲解;第二他觉得把握不住妻子,而最主要的问题是妻子经常否定他,总是用很激烈的话刺激他,用不屑的词打击他。
  陈 刚:她的语言是否定的,她没有肯定你的意愿。
  主持人:这跟小雪说的是吻合的,我也没有那样想,我想的也是那样的。
  陈 刚:举个例子,刚上博士,我准备写本书。写本书我想怎么办怎么办。你写的书谁看啊,你说,我说算了算了,你别说话。刚才你看我写否定的时候你看我后面脱了一下,我想写否定太多,我把那个太又划了,我写了否定,不是感觉否定太多,我感觉到的全是否定,她曾经想给我这些,她就是说我想怎么说话都是攻击你呢,我怎么不能夸你两句,说过。
  主持人:夸成了吗?
  陈 刚:夸不成。
  李子勋:如果你伤心的话,你会表达出来吗陈刚,你会让你的太太知道吗?
  陈 刚:当然她会知道的了。
  李子勋:你会怎么表达?
  陈 刚:我说你怎么这样说我呢,为什么,你怎么还这样说我呢,我就这样说,我说不可思议,你怎么把我看成这种人呢。
  李子勋:你哭过吗?
  陈 刚:我哭过,撞过墙,在地下打过滚,给她磕过头,真的,我求她放过我,甚至说,你放了我咱俩离婚算了,真的是不可思议了,就这样。
  李子勋:陈刚我可以问一下,你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陈 刚:就是那一天吧我急了,啪,打墙打的。
  主持人:你也不至于这么激烈吧?
  陈 刚:她啪啪啪啪啪啪攻击人你无话可说了。
  主持人:你所说的被曲解就是这个是吗?
  陈 刚:对。
  李子勋:否定是什么,也是她的语言吗?
  陈 刚:否定是最主要的原因。
  陈刚说两个人之所以经常闹矛盾,小雪总是有意无意地否定他才是最为主要的矛盾。前两天,因为陈刚让妻子先照顾孩子后吃饭,结果妻子竟然说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有文化有风度的人,她嫁给自己纯属瞎了眼睛。对于丈夫在这件事儿上的指责,妻子显得异常委屈,她说,陈刚太不理解她,甚至有时她上了一天班回到家,饿着肚子照顾孩子,让陈刚帮她把饭拿过来吃,陈刚都会指责她不应该。
  小 雪:因为当时特别饿我跟孩子一块回来的时候我手直发抖,我说我要吃饭,然后他说,就说什么,这时候你吃什么饭啊,哪有在床上吃饭的,就说我这种行为不好,我说我真的很饿,他就跟我吵吵。
  陈 刚:她端着碗在床边吃饭,你看着孩子吃饭,我觉得这个行为太不文雅了吧,你把这个碗你先不吃了,你先哄哄孩子再吃,我说你不吃不行吗,她说我饿,他说我不理解她,她说饿的人多么急,我想饿什么啊,有什么了不起,你就等着几分钟。
  李子勋:就是说看起来小雪不停的在否定陈刚,但是这个否定的情绪动力,这个动力实际上来源于陈刚,有些时候无意识的陈刚有破坏的,无意识的就是自检关系的力量,就谈他们拿饭碗的事情很简单,陈刚那个时候他会完全站在一种错感上来坚持他所谓正确的东西,但是我知道陈刚内心其实还有一个身影,其实她可以照顾孩子来吃,但是他要鉴定的把一个正确的声音表现出来,潜意识的就是否定,不想听你任何解释,这个否定通过小雪表现出来就是我们的投射。
  李子勋:我们从客观来看,我看小雪总是想改善关系,想让陈刚能够多爱她,或者是多能够跟她产生一种良性的互动,但是这个良性达不了,这个否定情绪客观上讲就是说,如果我们不看他们说的任何故事,我们会觉得陈刚的防御。
  主持人:抱着膀子。
  李子勋:而且他不怎么去主动的松解这个,我觉得陈刚无疑要扩大他们之间的问题,要让这个问题严重化。
  主持人:因为我一开始问他们是不是这样的时候,陈刚说从来没好过。
  李子勋:对,这个否定情绪为什么会从小雪身上表现出来呢,因为夫妻之间有这种,如果一个人有否定情绪,但是他的理性又觉得自己不应该表达出来,所以呢,陈刚是不容易把否定的情绪表达出来的,他的否定会无意识的呈现出来,好像在很多事情上不积极,在主动关心太太方面,这个否定是从内心深层的一个拒绝感,通过一个夫妻之间的互动,一个连锁反应以后,这个否定就在小雪身上发生,这是心理学很喜欢解释的现象。
主持人:小雪你感到他对这个婚姻有否定的情绪吗?
  小 雪:就是说从,从最初的那两件事之后我觉得就有。
  主持人:他会主动跟你亲热吗?就是回到家抱抱你。
  主持人:他会亲近你吗?
  小 雪:我就觉得他没有这种感觉,我也不能这样说,怎么说呢,他刚开始的时候他会有,但是大概经过那两件事之后是我主动多些了,生活中的你说拥抱啊,这种。
  主持人:他不会主动的去亲近你?
  小 雪:我觉得是这样的。
  主持人:陈刚你承认吗?
  陈 刚:我承认,就是那时候她说过一句话,就说是,她除了自己打胎以后,她自己感觉到了,她说你的眼里已经看不到爱了,我承认。
  主持人:冷了是吗,从哪开始?
  陈 刚:我不愿意看她,我感觉怎么这样子呢,这个是有。
  李子勋:所以有时候我们在想就是说是陈刚无意识的这样的一种冷啊,让太太,处在一种情绪化的里面,情绪化的人就喜欢用很尖刻的语言去刺,把对方刺疼,当她看到陈刚来跪下求的时候,她其实感觉陈刚其实是在乎他的,不是因为他说话而疼,这不是说她可以解释的,这是我们观察,其实她们夫妻看起来很远,心很远,但是身体很近。
  主持人:可是陈刚就是那件事情就是一下子让他变冷了。
  李子勋:这就是我一直想不通,我很想问陈刚就是说,你早年的生活,我不知道陈刚愿不愿意来告诉我,你心目中爸爸妈妈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陈 刚:就是我小时候吧,八个月父亲就去世了,然后跟着母亲就改嫁了,改嫁以后,就生活在一个父母经常吵架,
  李子勋:就是妈妈经常跟继父打架是吗?
  陈 刚:对,他们两个经常吵架。
  李子勋:那你能听出来吗,陈刚小时候说的夫妻关系,并不是一个我们说的理想的夫妻关系,是一个敌对的,经常争吵的,因为他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面,一个打仗的家庭,实际上他跟这个小雪在一块生活,就发现似乎他又回到了早年的痛苦,我相信你看到妈妈跟继父吵会痛苦对吧,是害怕,甚至是恨他?
  陈 刚:很恨他。
  李子勋:现在发现你的生活,如果天天跟小雪吵,似乎又回到了你早年恨的感觉里?你会觉得我的婚姻会这样?
  陈 刚:实际上是这样的,我是想从小是处在游离的边缘,这个家庭中我继父他们兄弟五个是个大家庭,我是在他们的冷眼中长大的。在家庭中也是处在一种心理感受,就是一种被冷落的状态,其实心里对别人是肯定,就是希望得到别人肯定,而总是得到别人的否定,比如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笨呢,对别人肯定的话,是很渴望的。然后我母亲又特别的爱我,我受的委曲都是我母亲给我化解。
  李子勋:但是小雪不是你母亲,在关键的时候她不站在你的立场上,她总是站在她父母的立场上。是不是在小雪这个家庭里面你是一个边缘人?
  陈 刚:对了,我融入不了她的家,所以我在这个家中我也觉得别扭。
  李子勋:如果小雪是妈妈这样,理解你,站在你的立场上,那你会觉得这个婚姻要好一些?
  陈 刚:全解决了。
  李子勋:理解没有,其实陈先生他不是不喜欢他的婚姻,也不是不喜欢小雪,但是他内心的东西得不到,他早年形成的这种亲情关系里面有一个边缘化,有妈妈给做一个后盾,对不对,但是在这个婚姻里面他没有后盾,他就失落了,这个太太没有像妈妈这样来全方面理解你,甚至感觉你,给你提供更好的生存的方式,或者是为了你的一些东西去做解释,跟他的父母做解释。
  主持人:小雪要怎么样才算做到了那样呢?
  李子勋:我想小雪应该这样来想,尽管这个陈刚是你的丈夫,你必须站在丈夫的立场上去思考,你不要站在父母的立场上去思考。
  小 雪: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去做。
  李子勋:好,这样吧,我们现在继续做这个游戏,你看你每个人都写了三个条件,我们可以任意去掉两个,来保留一个,我们先来解决一个。
  主持人:小雪你觉得最重要的问题。
  李子勋:拿走,你再拿走一个,只留一个,你希望哪一个?
  小 雪:最大的问题是吧。
  主持人:最大的问题不理解你。
  李子勋:我会达成让陈刚来理解你。陈刚你保留一个,你觉得哪个是急需要解决的,不然这个婚姻就没法过。
  陈 刚:把这两个拿走。
  主持人:剩哪一个?
  陈 刚:剩否定这个。
  李子勋:那好,我现在问小雪, 怎么让陈刚感觉到你不否定他,你能做什么?
  小 雪:我觉得就是尽量调节自己,把那种过激的行为尽量缓一缓。
  李子勋:假设你要让太太觉得你理解她,你该怎么做。
  陈 刚:应该是对她的行为理解,打胎那事,原来是因为第一怕承担不了,刚上班。
  李子勋:考虑到经济,还得照顾你的学业。
  陈 刚:也是考虑到我,怕我,告诉我以后。
  李子勋:你压力太大,经济上会有压力,学业上会受影响。
  陈 刚:对,她是这么想的。
  李子勋:非常好,你要这样告诉她。
  主持人:小雪你肯定他一下看。
  小 雪:其实他挺好的。
  主持人:他就是挺好的。
  小 雪:真的挺好的。
  李子勋:有些时候你们要想像打乒乓球。对,这个乒乓球每个输赢,只是打着玩,夫妻之间就是打着玩,对吧,你来一招我来一招,那么没有输赢。我们彼此想致胜的欲望强不强。
  陈 刚:就不强了。
  李子勋:就不强了,也就是假设你们之间不太谈输赢的话,你们总是想喂对方的球,希望这个球打的长一点,我们打的30回合那个球都不掉地下,那就是打得好。
  陈 刚:没有输赢,就是在这聊天。
  李子勋:对,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过去小雪太讲究对错,讲究输赢,你不讲究,我知道你一直不太强调这个,你只要她不烦你就行。
  陈 刚:对。
  李子勋:但是从以后你们的生活,小雪要记得这一点,就是说就像你们平时打乒乓球,不讲输赢,只是打着玩的话,双方一个是下手就不狠了,小雪说话就不会刻薄,陈刚就是基本上她打过球来,你觉得这个球,有点刁钻,你也不会怪她,你觉得反正没有输赢,你也可以给她接过去,对不对,我希望今后这段时间,夫妻你们两个用这种方式来练一练。
  主持人:这个夫妻之间可能最容不得的就是不理解和否定。
  李子勋:对。
  主持人:如果我们把这两个词都换成他们的反义词,就是理解和肯定的话。
  李子勋:认同,对。
  主持人:那两个人夫妻之间的关系可能就非常好了,其实你们两个真的有很好的生活,又有很好的职业。
  李子勋:对。
  主持人:又有很好感情基础。为什么不过一个很好的生活呢,希望你们过得好,谢谢你们到这些来讲自己的事情,也谢谢李老师的指导,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我们的节目,再见。
文章选编:张媛媛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您可能还对以下课程感兴趣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