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新闻相关报道 → 新闻
 心理新闻

闪婚试婚 在婚礼前离婚

新闻来源:津报网-城市快报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07-07-07
     “闪婚”的出现奠定了“闪离”现象的基础,其中原因各有不同。比如有的夫妻离婚,并非是夫妻双方的感情出现了裂痕,而是因为“第三者”——婆婆所导致。而今天的采访对象——赵然,她的婚姻只经历了四个月,她与丈夫吴昊从相识到结婚用了三个多月时间,那么她离婚到底因为什么呢?这样的“速食爱情”真的靠不住吗?

  本期人物:赵然

  性别:女

  年龄:28岁

  职业:私营服装店老板

  对婚姻的态度:婚姻要长久,要有安全感,要像父母那样一辈子相守在一起。但也不排斥一见钟情的感情,我这一代人跟父辈们不同,并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而是为了幸福而结婚,一旦幸福感没有了,就可以离婚,没必要为了什么而忍着。

  【记忆深处】

  我其实挺聪明的,但就像我老爸说的,没把聪明用在正道上。我学习不是很好,勉强考上了中专,毕业后就开始找工作。我在合资企业做过流水线工人,也在酒吧里做过女招待,后来,仗着自己在服装方面的一点灵性,就开始卖服装。

  我开始做服装生意也是有原因的。那会儿我的一个同学从中专毕业就开始跟着家里人卖衣服,经过两年时间,他就自己出来单干了。他说他们家里人卖的衣服他都不喜欢,他想开一个属于自己的服装店,可以自己决定上什么样的货。

  那会儿,我还在酒吧里做女招待,白天一般都没什么事,工作时间都在晚上,我有点厌倦那样的生活,正在寻找下一个工作机会。碰巧在酒吧里遇到了这个同学,他叫王鹏。我跟他聊起想换工作的事,他就建议我去他的店里帮忙,他还告诉我,可以先在他的店里做一段时间,了解了服装买卖里面的来龙去脉后,我就可以单干。

  王鹏的话真让我动了心,而且他这个人也不错,我们在学校时还曾经有过那么一点暧昧感觉,相信他一定不会亏待我。于是,我白天就开始在王鹏的店里帮忙了。因为当时还不确定自己对卖衣服有多大的耐心,所以晚上我还会去酒吧上班。

  王鹏一直对我很好,他在哪进货,进货时的价钱,卖衣服时的技巧……他都会毫无保留地告诉我。我在他的店里也确实起到了作用,不仅可以帮他看店,还帮他搭配衣服,设计店里的装饰。自从我来到他的店里,收入比以前多了三分之一,王鹏非常高兴,我自己也确信在卖服装方面可以发展下去。

  我辞掉了酒吧的工作,专心在王鹏的店里卖衣服,也在非常努力地学习生意经。

  上学的时候,王鹏就跟我们班一个女同学谈恋爱了,毕业后半年,两个人就分手了。原因是那个女同学的妈妈托人给她找了份很稳定的工作,她妈妈嫌王鹏卖服装没有前途,担心自己女儿以后受苦,就让女儿跟王鹏分手了。后来,王鹏一直在努力做生意,没有再遇到合适的人。

  可没想到,王鹏竟然把目标锁定了我。

  王鹏在上学的时候就追过我,但那会儿我对他并没有什么感觉,他这人太闹腾,话特别多,没有安静的时候。现在人长大了,也变得沉稳了些,但我对他还是没有那种感觉。我很直白地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但他说:“感情是需要培养的,咱俩在一起卖衣服都那么合拍,谈感情也错不了。”两个人在一起工作,什么都好说,一切都清清楚楚,可一旦这里面有了感情,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以前,严格说我是他的店员,他是我的老板,今天卖的多,老板就赚的多,跟我没什么关系,他每个月给我2000块钱固定工资,我也觉得满足。现在是他在追求我,他对我好,不让我太辛苦,不断地献殷勤……想把我变成他的女朋友、老板娘,他每个月不给我发工资了,我要买东西他就陪我去买,而且还管付钱;我要吃什么他就请我去吃,他结账。我除了回家睡觉,其他时间都在店里,很少的不在店里的时间,也是跟他在一起,去看电影,或者吃饭。

  我们俨然成了一对热恋中的男女,说来也奇怪,慢慢地我对他就有了感情,看不见他的时候,还真有点想他。他有的时候进货需要一两个星期,以前也不觉得时间长,这一谈起了恋爱,他走了一天就开始想他,不停地发短信、打电话,这感情算是培养出来了。

  我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想说什么就要把话说出来,否则憋在心里难受。俗话说:小别胜新婚,我现在理解——即使两个相爱的人也不能时时刻刻在一起,那样就没了新鲜感,也会影响感情。

  我跟王鹏确立恋爱关系后,确实甜蜜了一段时间,两个人有商有量的,做生意也都齐心合力,嘴上净说好听的,说说笑笑间就把衣服卖出去了。

  但慢慢地就出现问题了,人家都说亲兄弟要明算账,弄不好连感情也丢了,可我觉得情侣在一起做生意,也会出现很多争议。

  自从我们俩开始谈恋爱,服装店好像就变成了两个人的生意,我似乎进入老板娘的角色太快了,什么事情都想管,什么事情都想过问。比如说,以前进货的时候,进货的价钱和数量我都不会过问,他愿意跟我讲,我就听着,不讲不问。但谈恋爱以后,连上货我都要跟着了。

  王鹏特别喜欢改装他那辆高尔夫汽车,起初就换一些小东西,比如车灯、车灯外面的罩子、方向盘、音响,后来,就开始换车内部的东西,发动机、排气管他都换过了,每天除了进货、卖货,就剩下研究改装车了,而且花费很大。

  我开始限制王鹏把钱投入到改装车上,我并没有过多地考虑以后要跟他结婚、过日子,但既然交往了,就是往最后的这个目标前进的,我认为他起码要多存些钱,好让以后的日子过得更好。可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产生了很大的分歧,他认为他努力赚钱,就是要满足自己的需要,他就喜欢改装车,而且自己能赚到钱,可以负担这些费用,至于以后的生活,用不着这么年轻就开始为未来担忧。

  其实我也不是一个成熟的人,只是觉得他用在改装车上的钱太多了,才开始管他。我也是喜欢玩,喜欢潇洒过日子的人,大概我比较自私吧,因为我不是很迷恋改装车,所以会觉得他这个爱好花钱太多,如果变成王鹏喜欢旅行,为旅行而花费很多钱,我可能就不会反对了。

  我们这一代人,大概是独生子女的第一拨,从小就被娇生惯养,很多人都是比较自私的,都是自我为大,自己的需要摆在第一位。

  矛盾越积越多,甜蜜、缠绵越来越少。感情很快就破裂了。到最后,我也不愿意去店里,他也不想去店里,一个人去了,另一个人就找借口躲出去,生意也不如以前好了。那段时间非常尴尬,后来,我就决定离开了。

  已经积累了一些服装生意上的经验,我们虽然分手了,但还没有到撕破脸的地步,很平和地分手,分手了还是朋友。

  我自己单干还是挺辛苦的,进货、卖货,都要一个人打理,想一想还是以前那个状态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刚开始一个人做生意,确实有手忙脚乱的感觉,其他什么事都顾不上,大概过了半年时间,我才开始觉得不那么乱了,有了自己的秩序。

  后来,我也交过几个男朋友,大部分都是跟服装有关系的人,算是同行,在一起的时间都不长,虽然都比较谈得来,他们都很会玩,很懂得逗我开心,可是哪一个都不像要跟我结婚似的。

  我对婚姻的概念其实挺保守的,受父母的影响比较大,两个人在一起谈恋爱,就要为了结婚这个目标,要是结了婚,就要相互厮守一辈子。

  我从24岁到26岁这两年,一直没有谈恋爱,专心做服装生意,还利用业余时间去学习服装设计,因为我不甘心一辈子只做个小老板,很想在这方面有一些提高,反正学了就比不学强。

  在我27岁那年,有一天,我在店里遇到了一位顾客,看上去应该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面相憨厚,他来我店里是想买一件黑色的皮质小外套,他说是给妹妹买的,他妹妹出车祸了,之前,他陪妹妹逛街的时候,曾在我的店里试过那件衣服,但觉得价钱有些贵,当时就没买。他妹妹出车祸后,精神很差,他想买这件衣服送给妹妹,好让妹妹高兴。

  可是我店里的那件外套已经卖了,但我听了他的话,觉得他这个人非常好,对待自己的妹妹这么有心,就答应帮他再上一件。那件衣服我上货的时候就剩一件了,是一个大品牌的甩单货,很难再找到同样的,但我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想帮他这个忙。

  大概过了两三个星期,我才帮他找到那件衣服,问了好多进货的地方,也亲自去过好几次,才从另一个老板手里抢来了这件衣服。他知道我那么不容易才找到这件衣服,也非常感动,就此我们成了好朋友。

  他是高中教政治的老师,叫吴昊,比我大五岁,妹妹跟我同岁,他未婚。

  妹妹出车祸后,就没再站起来,她知道我帮她找衣服的事后,就非要来我的店里看看我,吴昊就把她给推来了。妹妹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心里还是挺美的,有种自豪感。

  我跟他妹妹很聊得来,他妹妹也是个爱美的姑娘,只可惜站不起来了。她妹妹问我,店里需不需要帮忙,如果不嫌弃的话,她愿意来陪我卖衣服,不要工钱。其实那会儿我还真是缺个帮手,但他妹妹行动不方便,也不好让她做什么辛苦的事,就算好人做到底吧,就答应了他妹妹。

  可没想到,这个决定竟给我带来了一份姻缘。

  吴昊的妹妹来到我店里以后,还真给我帮了不少忙,别看她行动不方便,招呼客人、挑衣服的眼光都相当到位,我还真请了一个好帮手。她妈妈怕给我添麻烦,每天都会来店里好几趟照顾她的女儿,还给我们送饭。吴昊每天来一趟,晚上来接妹妹回家,顺便帮我做卫生、关门。

  我的生活好像一下子变得丰富了,不仅有自己的家人疼我,又多了一个好心的家庭来关心我。我起初就是认为,他们家人对我好,完全是因为吴昊的妹妹在我这,他们觉得一个残疾人不好找工作,但那么年轻又不能整天在家里待着,在我的店里帮忙,又不辛苦,又是她喜欢的,何乐而不为呢?他们辛苦点不算什么。

  可是后来,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妹妹总在我面前说她哥哥的好话,吴昊来我店里的时候,也是能干什么就干什么,恨不得所有的活他都帮着干了;跟我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从来都不直视我,好像特别怕看到我的眼神,很腼腆的样子。

  吴昊妈妈来我店里时,也是越待时间越长,一个劲地夸我好,夸我漂亮。最后,还是吴昊的妈妈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赶上有一天下雪,客人很少,吴昊妈妈来我店里,她问我:“你觉得吴昊怎么样啊?”当时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就知道他们是这么想的,但没想到这个事是他妈妈先跟我说的。我说:“挺好的,人老实。”他妈妈听了特别高兴,然后又跟我说了一堆话,说吴昊没有什么坏毛病,就是太老实,见到女孩子就脸红,所以都那么大了还没结婚。

  那天晚上,吴昊来接妹妹回家,他显然是知道了他妈妈跟我提过的事,进屋后就一直跟妹妹说话,也不理我,一边说话,一边整理衣服、擦地,临走的时候,还往我的手里塞了一包栗子,他知道我爱吃栗子。

  我回家后仔细想了想,既然都那么大了,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以前遇到的那些人都觉得不能依靠,现在这个吴昊倒是个好男人,工作上也很优秀,也没有什么恶习,还知道疼人,嫁给他应该会过上很安静、很幸福的日子,再说他的家里人我都熟悉了,以后也不会有陌生感。

  我跟吴昊在一起,好像直接迈过了恋爱的阶段,迈过了情侣这层关系,直接变成了亲人。他好像变成了我店里的男主人,店里的一切事情,只要他能做的,一概帮我做。每天晚上他来接妹妹,我跟他一起把妹妹送到家,然后他再送我回家。

  我在经历了几次玩闹式恋爱后,觉得眼前这个人异常亲切,像哥哥,也像父亲,给我安全感,让我感觉不再孤单。

  我们很快就确定了关系,开始准备结婚了。我们从认识到去登记,差不多只有三个多月时间。

  他们家已经在半年前买了一套房子,一直空着,也没装修,我们登完记,就开始装修、照婚纱照、订酒席……我的店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妹妹和我婆婆看着,我上完货就不管了,腾出来时间去装修、采购。

  遇到事情,才能真正了解一个人。从装修开始,我跟吴昊之间就开始有分歧,他是个没主意的人,问他什么,他都说不知道、不清楚,没有一样东西他可以做出决定的。他就有一个优点,就是听话,你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真是老实得过了头。他对生活上的事情一窍不通,我都开始怀疑登记前到我店里干活,都是他妈提前教他的。

  用了两个多月时间,一切为结婚做的准备都完成了,离我们定的那个日子还有三个多月时间。我跟吴昊一起住进了我们的新房,开始了我们的新婚生活。

  事实证明试婚是很有必要的,了解一个人,不能只看表面,衣食住行、言谈举止都要了解才行。跟吴昊住在一起之后,才发现他的生活无聊之极,规律之极,也许他的生活被很多人视为健康的,但我真的受不了。

  他每天按时起床、上班、去我店里接妹妹、把妹妹送回家,这些都很好,可是,他回家后还要按时看报纸,按时看他的书,这些就让我很受不了了,每天必须要做这些事情,而且只做这些事情,对改变他生活习惯的事,能不做就不做,而且很排斥新鲜事物,很固执。我猜想,他的心理年龄大概都已经过了50岁了。

  我真的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在还没有举行婚礼的时候,我就提出了离婚。

  【记者手记】

  对待婚姻千万不能赌气

  赵然从登记到办理离婚手续前后也就四个月时间,在采访中她一再强调,对待婚姻千万不能赌气,不能比较,要一步一步、一点一点地进行,按部就班的,一切不好的事情也许就会避免了。

  赵然是个很直爽的人,这可能跟她的职业有关系,要跟很多人打交道,要应付那些跟她讨价还价的顾客,面对不讲理的人也得敢于破口大骂。赵然说,自己就是在这个社会中,把自己给锻炼出来了。现在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遇到事情马上就会想该怎么解决,不会抱怨,也不会束手无策。

  如今,吴昊的妹妹也不来赵然的店里帮忙了,赵然跟吴昊家彻底断了联系。

  记者问赵然,以后再遇到合适的人,会不会对婚姻有恐惧心理,或者有什么阴影?

  “当然不会,我调整自己的能力很强,以前的事情都是自己人生的经验,以后尽量避免同类的事情发生就行了。”

  赵然的回答非常爽快,真的希望当她再次遇到爱情的时候,她还能拥有这样的心态。

文章选编:北京助理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您可能还对以下课程感兴趣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