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学院案例分析 → 内容
 阅读

一例抑郁症的认知治疗报告

文章来源: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文章作者:卢丽卿译  发布时间:2006-10-22
一、背景资料

玛丽是一个33岁的已婚白人妇女,天主教徒。是家庭医生建议她来看病的,她说自己抑郁得很,事实上,她形容自己是多年的“麻痹”。她说她的抑郁影响了工作、婚姻和性生活以及社交活动。现在她不像几个月之前那么抑郁,但是精神状态也不是非常好。她说自己的婚姻问题主要是因为工作需要和她丈夫生活方式之间的冲突。玛丽害怕对她的职业和婚姻状况作改变,因为她担心失去丈夫,担心自己不被爱,不能和任何人共同生活。

她同丈夫一起住在一个大城市的北郊,工作的地方却远在城市的西南效区,每天得花两个小时往返。而她丈夫就在家附近上班。为了解决路远的问题,她在单位附近找了一套小公寓。玛丽因为来回140英里的路程,只有在周末才能见到丈夫,他们分居两年了。玛丽是一家大公司的经理助理,她认为别人对她的工作不满意,而且有解雇的危险;尽管她并没有证据认为经理在考虑解雇她。另一个大的冲突是她的婚姻生活不和谐而她又想要维持婚姻。她结婚七年了,但是在后三年的婚姻生活或婚外关系中,玛丽没有过性生活。因为性交对于玛丽来说是痛苦的,所以就避免进行。

玛丽在家里的四个孩子中,排行老三,有两个哥哥(36岁,35岁),一个妹妹(28岁)。她母亲是教师,父亲是退休药剂师;父母身体都还好。玛丽说她的童年不快乐,从12岁起就有抑郁的经历,她还是二哥攻击和嘲弄的对象,二哥一直叫她“橡皮肿”,说她体型太胖,而且很晚才长粉刺。

玛丽说她是一个社交技能极差,不受欢迎的孩子。她不参与童年和青春期同伴们的社交活动。她整个青春期都没有过约会,直到大学才开始第一次约会。24岁的时候遇见现在的丈夫,他们交往了两年后结婚了。她说她几乎没有朋友,除了几个没有社交关系的同事朋友。玛丽的学习一直都很好。她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进入一所不大但很有名的私立大学读书,大学期间也得到极高的荣誉。后来她在一所更大的学校继续读研究生,获得历史学硕士、博士学位。过去三年里,她负责公司机会发展的执行和事业工程。

玛丽的最近一次体检,除了超重15---20磅外,其他健康状况均良好。治疗史包括,在她就读研究生期间的四年,每周一次或两次去见一个社会工作者,玛丽说那次治疗是有效的,但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她觉得治疗师给予她很好的支持,用心的倾听。最近,玛丽还做了一次再评估咨询。两年前,她和丈夫为了解决缺乏性活动的问题,接受过性治疗,但结果是还没有等到开始性生活,他们就中止了治疗。


二、印象、问题及治疗概述

初诊的时候,玛丽穿戴梳理整洁,整个会谈都很合作。她情绪低沉,表现得悲伤,会谈中哭了几次,然而她能够适宜地微笑和大笑,言谈思维清晰得体。没有幻觉,但有些轻微的麻木。总的来说,她在各方面是适应的。
识别出的主要问题是:a) 抑郁;b) 低自尊;c) 婚姻障碍;d)性生活问题;e)职业问题。玛丽初步诊断是:精神抑郁、强迫性精神障碍、婚姻困难、工作困难(中度)。
初诊测验结果:玛丽的Beck抑郁问卷得分是42分,属于重度抑郁,她认同最高水平项目21条中的10条。
用自杀观念量表(Beck, kovacs & Weissman,1979)评估她的自杀念头,得分为6,支持轻微的自杀倾向,对于她来说,生和死的理由是相等的。她对于自杀的一般态度又是矛盾的,她有理由打算自杀,通过中止当前经历的抑郁和困难来逃避,但也有阻止她自杀企图的因素,主要是她的丈夫和“会好起来的”这样的想法。
玛丽从初次会晤到结束治疗的8个月中,总共是28次会谈。治疗的前两周是每周两次,后来大约是每周一次。
问题概述。病人是如下几个独立的问题:a) 带有自杀观念的对于绝望感的过度摆脱。b)婚姻问题(如关于她的丈夫和维持婚姻关系)。c) 由于生理上的疼痛和不舒服而拒绝性交的问题。d) 职业困难--特别是按照她是否能有效地去做她需要做的工作,这样的想法来说,她有对当前职位的不满足感。e) 缺少社会支持网络。

从概念上说,病人是一个用“全或无”方式解决问题的专家。治疗的主要目标是改变二分式思维,让她自己经历和接受成功的感觉。因为有自杀观念,为了缓解自杀企图,减少发生的可能性,针对玛丽绝望感的直接干涉对她来说会是一种危险。治疗协议的第二部分是针对性生活的问题,将探查婚姻/性困难作为治疗部分。
治疗结束之后的 2年半的追踪调查中,病人有如下的改变:a) 人改换工作,她现在的工作同样体面,薪金又高,而且离家只有四英里;b)消除了绝望感和自杀的问题;c) 变得更关注她的健康和容貌,减掉体重,且保持减肥后的体重;d) 她说婚姻生活非常好,她和丈夫保持着活跃又满足的性关系。
通过直接讨论她的的认知歪曲和潜在的不合理信念体系,玛丽的思维更清晰,行为更加适应,能更合理地处理事情。

三、会谈摘录
最开始的会谈选录是摘自第六次会谈。
T:好,你想从哪开始?今天你手头有什么话题可以作为主题?
M:嗯,第一条该是录音的目的,我想谈谈它。
T:当然可以。
M:录音能被用来做什么等等。然后,我想讨论的话题是体型,容貌,所有和自尊有关的,肥胖,我觉得自己又胖又丑。衣服,买衣服,当我将问题分类的时候,那些东西就作为自我形象的一部分冒出来。
T:它和你正做的家庭作业有关吗?
M:是的。
T:好,我们来看看家庭作业,回顾上次会谈之后,事情怎么样?
M:好的。
T:我们有什么呢?我们有三件事情,录音的目的,身体形象以及它和你的家庭作业的关系,还有一些其他家庭作业,上次会谈之后事情进行得怎么样?
M:既然你提出来了。我们为什么不把它放在第二位的顺序呢?
T:好,先是录音的事,我该怎么说呢?我猜身体形象是家庭作业的一部分,或者就是家庭作业?
M:我们为什么不把家庭作业放在第三位,然后从那儿开始谈身体形象。
T:我们把大部分会谈时间留给它。
M:好。
这些互动是为了商定会谈的基本问题,然后安排会谈中优先考虑的事,应注意的是要医患合作建立会谈目标。
T:录音的目的--它的意思是什么呢?对此你有什么想法?
M:我不知道。可能我对听到这种声音感兴趣。
T:对,通常是这样的。
M:对我来说,它是有意思的证据。我害怕看到这样的证据。因为我讨论听到自己的录音。我也讨厌看见自己的录像。
T:(玛丽突然显出很悲伤的样子)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M:我又丑又笨。
T:这想法实在没有好处。(她讲话的声音颤抖了)
M:(开始哭),我够不到纸巾。
T:我们能够改变,它并不难处理。给你(递给她纸巾)。
M:我做事的格调既怪异,又惹人烦恼,让人觉得麻烦。如果我看到自己,会认为自己这么平庸,不论是外表还是行为。
T: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我又丑又笨,如果我看到自己会非常难过。
M:是的,不止是我,别人也会觉得我平庸,看不起我。
T:我也会吗?
M:是。
T:我会对自己说什么?
M:她是一个失败者,还这么古怪。我不想和她交往。
T:她古怪、失败,不想和她交往,你所有的这些自动思维流,都不是“流了”听起来更像瀑布。
M:对,瀑布。(玛丽又开始哭)
T:瀑布真的开始落下来了,是吗?
M:是这样。
T:当你开始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有什么感受?
M:为自己难过,可怜自己,我这么可怕。
T:那肯定是伤心了。
M:对,非常伤心,是这样。
T:因为我刚才问你的时候,你的声音已开始颤抖了。你有什么证据说这些是真实的呢?你长得丑、笨?或有什么证据证明它们不是真实的。
治疗师帮助玛丽看到那些就发生在会谈过程中的“hot
cognition”治疗师和病人共同讨论的不是病人昨晚或上周出现的悲伤情绪,而是会谈中出现的负性情绪,而且要利用情绪找出会谈中产生新的负性情绪的想法。接下来就要检验玛丽支持她的功能失调想法的证据。
M:(回答上面的问题)和我认为非常有魅力的人相比较我就会发现自己的缺点。
T:所以如果你看到这个或那个漂亮的人,你就感到自卑是吗?
M:是。
T:或者说如果我看见一个完美的人,我就感到自卑?那是你对自己说的话吗?
M:是。
治疗师提出一个此问题的示意性主题。前次会谈中讨论了玛丽的完美主义思维
T:(继续)他们是完美的,而你……
M:对。当然我通常选择最有魅力的人,可能是一个每天花三个小时梳妆打扮买衣服的人;我只拿自己跟他们比。我不会跟一般的人比,我开始试图抵制这些事情,那也是我知道自己的原因。
T:我想听听其中的一些。
M:好。我们说体型的事。一周来我都做得很好。抑郁也减轻了许多。我分析了几个顽固功能失调想法,分析的过程中,我觉得自己有很大的进步。我发现是因为思维的问题,自动思维又出现了,我发现自己在对抗负性想法,通常是我写出来的,自动出现的那些特别的自动思维。我很满意这周自己的表现。这周也没有往返太多路程。这也很有帮助。但我不认为它是唯一的原因,因为也有好多天我没有乘车往返,但也呆在那儿很抑郁,整天躺在床上。
T:这么说,你是说你有更多愉快的体验。
M:是。
T:你觉得自己工作胜任吗?
M:对。
T:处理事情更好了?
M:是。
T:抑郁减轻了?
M:是,都有。
T:唷!(惊讶!)
M:是,很多进步。
T:相当多,是吗?
M:好像和我做过的功能失调想法分析有关系。
T:你能简单说一个给我吗?
M:实际上我回忆的是上次告诉你的两个问题。
P:哪两个?
M:15和16,15号和16号。我记不清楚它们是关于什么的,但我知道它们很重要。啊哈,15是手术后我因为觉得很痛,不想家庭作业,并且取消治疗约会。因为那件事,我真觉得自己恶心。16号是我们决定我应该针对更具体的问题来治疗,我以低自尊水平开始做,还有那天早晨我在床上沉思,3个小时就有250个自动思维。然后,用整个下午做作业,并且反驳那些自动思维

表1 有关诸多功能失调性想法的问题
主次顺序   问题
  8    和艾伦的关系
  1    低自尊的感受
  5    对做工作有抵抗
  5    对做任何工作(通信、洗衣服等)都有抵抗
  12  和艾伦做爱
  9    食物特别是巧克力
  6    职业--一般目标,现在我特别应该换工作
  2    生活没有意义
  11  体形锻炼
  10   外貌,梳洗化妆 ,买衣服
  14  房屋维护
  13  钱--花钱和赚钱的感受
  7    浪费时间--耗费生命,没有完成任何重要的事
  21   衰老
  20  孩子--没有
  18  和一般男人的关系
  19  和一般女人的关系
  15   和工作秘书的关系
  16  和老板职员的关系
  17   友谊--在生命的位置作用
  3    工作--生命中的位置作用
  23   操作能力
  24   体力
  22  美感和精神陶治
  4    后悔冒然作决定
T:结果如何?
M:结果是虽然我没有立即停止抑郁,但逐渐地在晚上我情绪好多了,周末我的抑郁更轻了,到周一我感觉非常好,而且从周一到周五都很好。
T:你有一种控制感。
M:是的
会谈的后继部分,讨论了录音的目的。录音带的让玛丽带回家听,接下来主要讨论买衣服和正确化妆的问题。
T:一定得要精确的尺寸、颜色、合适程度吗?
M:是,如果不这样,就意味着我有问题?而不是说商店没有足够的尺寸,颜色等等。
P:可能这里存在什么可以讨论的问题。
M:对,它是一个功能失调分析的好的侯补项目。
完美主义的问题又一次出现了。“如果商店没有我想要的,那是我的错”,玛丽有这样的思想。会谈的下一部分是布置家庭作业。布置作业的目的是收集能用来检验负性想法的证据和对她的一些活跃的功能失调想法进行辩论。
T:我认为真正地对着镜子看看自己,是有好处的。
M:啊哈,好主意。
T:好好地坐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写下你看到的,然后进行应对,我认为会有帮助……,你有一面够高的镜子吗?
M:有。
T:裸体来做。穿衣服照,再裸体照镜子,写下关于你身体的感受和想法。然后坐下来敲地狱之门,不是指你的身体而是指负性想法。
M:行。
T:就在那儿让自己看着镜子真正脱敏,直到不再有那种感觉。因为感受是来自想法的。然后你就可以摆脱买衣服时的焦虑。
M:好主意。
T:问题是可以解决的。然后,我想该处理“丑、笨”的说法。它通常也是一个观点问题。正如你向往那些收藏的雕像,不知道有多少雕像的形象有你这样的卷发呢?
M:现在有好多。他们都越来越耐久。
T:我猜这才是他们的观点和想说的话“但愿我能有自然的卷发。”
M:这真让人高兴。我们都想成为自己所不一样的。社会告诉我们,我们做得不够好。我们已经变得不一样了。理发师们--每一个理发师都会被女士告知她应该这样做那样做,都要把她的头发弄得和原来不一样,不管她原来是什么样的发型。
T:但是,假定社会说的就是我们说的。
M:是我们把这些东西内化了。
T:我们看看进度。我们讨论了录音的问题,复习了家庭作业。上次会谈后你提出让我安排治疗时间。我们用大部分时间讨论了身体形象的问题,讨论了你对自己的看法,特别是化妆和服装,你用“我做这些为了社会还是为了我自己呢”这样的想法应付这些问题,但是要改变你在外面的表现,因为你本身并没有这么糟糕。这可能得和改变自我形象一起进行。特别家庭作业中的一条是关于一些功能失调性想法,特别是关于你的体形和你的身体。家庭作业会帮助你解决几个问题。如外貌、梳洗化妆、体形,我们讨论了关于钱和花钱的几个问题。如果你买衣服,会花掉你一大笔。
会谈的最后部分是对会谈内容的回顾和总结。
M:对。
T:它的意思是,我想是我要花钱,但在于你是要去买尽量多的便宜衣服还是去买你真正看上的,可能贵一些的衣服。好,我们快到结束的时间了。对会谈有什么想说的?
M:唔,我认为不是这样。
T:今天我说的话让你不安,惹你烦恼了?(玛丽摇头)好,还有什么结束语?下周四再见。
M:好,会谈之前我要完成六周的评价。
T:就这样。
下面的会谈摘录是上次会谈之后的紧跟的一次会谈。玛丽来的时候非常难过
T:今天谈什么?
M:这周还好。但是,但是我做的这件事,你知道照镜子真是让我难过。
T:它是怎么困扰你的?
M:它证实了我所有的对于自己的负性评价。它没有帮我。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让我做这件事。
T:我们进入会谈之前,你想主要谈什么?是为什么今天你的绝望分数这么高吗?
M:这分数和我一样难过,是这样。
T:我们直接讨论吗?什么叫你这么烦恼?
M:(开始哭)自从上周四会谈之后,我这样做了,我就开始难过。照镜子是我们商定的,我裸体站在镜子前面。我拿了一张纸板和一支笔,列出所有我不喜欢的身本部分。这是单子。(递给治疗师单子)
T:(看着它)真是一张列表。
M:当然是。这就是我绝望的原因。我根本没想,家庭作业会有什么影响。我写这些的时候,越来越难过。所有的都不对劲。这就是我一直害怕的。我真的讨厌自己的样子,现在我不仅有了证据。我更加讨厌自己了。
T:这单子够长的,你讨厌的27个部分。
表2 我讨厌的身体的部分
  我的头发理得差
  我的头发是鼠皮颜色
  灰头发让我看起来老
  我的头发太卷
  我头发太细
  我的前额太长
  我的眼镜让眼睛无神
  视力差让我戴厚镜片
  眼睛旁边有斜形的皱纹
  我的鼻子太宽
  我的嘴唇太厚
  我的脸太大
  我的肩太宽
  我的乳房太小
  我的肚子出来了
  我的臀部太阔
  我的大腿粗
  我的屁股巨大
  我的膝盖太骨感
  我的小腿太粗
  我的脚踝很难看
  我的脚趾又长又丑
  我的肤色大黄
  我的皮肤粗糙不平
  我的个子太矮
  我的腰粗
  我的髋部有囊包
M:是,从头顶到脚趾尖。
T:你在想……让我想想,你照镜子的时候在想什么?
M:我真丑,一直都丑,不会有改变的。
T:刚才你看单子时,在想什么?
M:我觉得很糟糕。
T:脑子里有什么想法?
M:就是这样,我觉得很糟。
T:你在对自己说什么?
M:我一直就是这样,永远都会这样。我被欺骗了。别人有漂亮的容貌,他们都在看我的列表。
T:嗯,所以这张单子真的惹了你,你上当了,你觉得没有什么,绝对没有什么可以做的。
M:当然,我一直都可以自杀。
T:别的还有吗?
M:想不出来了。
T:我不知道如果我们从别的角度看这张表会怎么样?
M:怎么讲?
T:我们把这张表分成三部分。表1是那些你可能很容易改变的事,表2是你有困难改变的,最后是表3那些你不可能改变的事。
M:为什么这么做呢?项目不一样长吗?
T:总项目是一样长,但是我们可能会发现一些你能影响的事情,你同意试一试吗?
M:当然。
T:我来读这些项目,你把每一个归入三类的一个,怎么样?试试。
M:行,我的头发理得不好,我可以重剪。但是现在这么短,什么时候才能剪呢?看上去真糟,我都快秃了……
T:哦,你讲得太快了。我们分开这些事情,你能重新理头发吗?
M:我想能够。
T:剪头发是容易的,困难的还是不可能的?
M:容易,但是……
T:停在“但是”这一会儿,等我把第一项头发的事写在容易这一栏。(写下来)现在,你有什么想法?
M:这没用,不会有什么用。我的头发糟糕极了,这不会让它变好的。
T:这么多想法,我们可以做两件不同的事,我们首先分栏,然后再看这些想法好吗?我把它们写下来,这样就不会漏掉。
M:行,但这看起来真是浪费时间。
T:我也把它作另一个负性想法记下。
M:头发很容易就可以处理,其实我一直都可以找另一位理发师的。
T:理发师?
M:是的,是那个离我住的地方最近的,而且关门较晚的理发店。我总是避免去美容店,因为我觉得那些地方会增加人们的自恋感,所有的修饰和妇女用品都是糟糕的。
T:除了男士理发店和美容厅外,一定还有别的选择。可能有一些地方不是很方便但能较好地满足你的需要。
M:我想是有的。

玛丽的全或无思维又一次控制了她的选择。她要不就得去剪头发差的理发店,要么就去只会弄出她讨厌形象的美容店。跟身体部分有关的每一件事,要放在三栏中的哪一个,贯穿了整个会谈。下面的摘录是会谈的结束部分。
T:我们的时间差不多了,但还有几个要做。你想如何处理它们?
M:我可以当成家庭作业,我感觉好多了。很显然我能很容易解决的事情是在最长的列表里。列在表二的事情少多了。
T:最后的表(不可能解决的事)如何?
M:我知道,它是最短的,我有点领悟了。
T:你立即得做所有的事吗?它是“全”还是“无”?
M:(笑了)不。你的“全”或“无”已经够了。我可以做点什么。
T:你来的时候,对家庭作业和我都感觉不太好,现在感觉怎么样?
M:好一些。我相信可以做点什么。但我不清楚,什么时候做,做什么……
T:所有的事都要呢?
M:行了,就到这儿吧
T:好运吧,下周再见。

第十四次至十九次会谈中探讨了玛丽的性生活问题。玛丽的丈夫拒绝参与任何治疗性会谈。他的态度是治疗不会帮助他们的性生活,所以他认为没有理由进行治疗,因为玛丽很想改变性生活的状况,所以性问题成为她个体治疗的焦点。关于玛丽性生活历史的评估包括当前性问题的探讨和她早期对性知识的学习和性经验。

出现的问题是玛丽经历疼痛的性交,她不能产生阴道润滑液,当性交时阴茎企图进入阴道,会让她非常疼。口交是可以获得愉快的,但这不是她乐意选择的性活动。当问及为什么她不喜欢口交,既然这种方法能令她满足、愉悦,玛丽回答说“这不是正确的方法。”她的认知图式又一次体现在她的性生活当中。问及能否在性交前使用阴道润滑剂的问题,认知问题又出现了。玛丽回答:“我想用正确的方法,那些胶状物不是自然的东西。我应该能用大家做爱的方法。”
 
问玛丽的的性幻想时,她说她没有任何性幻想。既然性欲的激起,大部分是由于认知关系,没有性幻想是有违正常性欲的。当要求玛丽在治疗室里进行性幻想时,她看起有些兴奋。最后她说“我在和一个男人做爱。”按照她的智力水平,这反应实在太少了。让她详细地描述性幻想时,她说“我在和两个男人做爱。”

 关于玛丽的性问题,同意进行六次会谈的治疗计划。第一次家庭作业,要求她读《我和私秘乐园》一本由南希·弗雷德写的关于女性的性幻想的书。下面的会谈摘录是来自以性为主题的几次会谈。
M:(评论家庭作业)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幻想。我一直把这种故事或幻想当成色情作品而排斥。但现在我得说,我发现他们太刺激了。你让我读这本书,令兴奋容易起来,我注意到有某种痒感。
T:一种痒的感觉?
M:我必须讲吗?
T:是。
M:我觉得兴奋,这很有趣。
T:有什么特别的故事比其他的更让你有这种感觉。
M:我还没有看完,但有一个故事,让我尤其兴奋,但也有些我一点也不喜欢。
T:和艾伦(她丈夫)一起看这本书吗?
M:没有,这周我是在自己公寓里看的。
T:有一些你特别喜欢的情景。
M:是,有一个故事是说一个女人,你要我告诉你我觉得性感的那个故事吗?
T:这么做会让你舒服吗?
M:你的意思是什么?
T:你读的是别人的性幻想,你能置自己于幻想中吗?你知道的,试试这么做,玛丽。

关于这一点,玛丽描述了自己的幻想并尝试置身于情景中。治疗的后半部分是让玛丽想象性兴奋的情景,然后跟着想象进行手淫。第二次会谈,兴奋练习改为先想像性兴奋的情景,接着用一种对抗性欲的形象来减低性欲,布置这个家庭作业是因为会谈中玛丽谈到她不能保持兴奋状态的问题。她说她的兴奋状态如此脆弱以致任何干扰都会让她失去兴奋。一旦兴奋感失去,就不能重新唤起,玛丽然后练习激起兴奋,手淫,想象干扰形象,接着尝试重新兴奋起来。在第三次会谈中玛丽报告说她在失去兴奋感后,又重新成功地激起了性兴奋。

第四次会谈的家庭作业是来自上次会谈的内容。玛丽报告说如果她兴奋起来,她能够达到一次高潮,但是兴奋只能有一次高潮。家庭作业就是从心理上刺激她,然后通过手淫,达到高潮。很短的一段时期之后,她就能够试着再次兴奋起来,达到第二次高潮。第五次会谈,玛丽报告她能达到好几次高潮,她对自己这么容易就做到,简直惊叹不已。
M:我达到一次高潮,然后又一次——又一次。
T:你看来挺吃惊的。
M:我从未一回有几次高潮。我终于体会到这种感觉,但是,嗯……
T:这方法管用了。你怎么理解呢?
M:我简直无法相信这么多年来,失去那么多次的高潮。
T:你刚才做什么呢?
M:我不清楚。
T:我们看看高潮的事。开始你对高潮又惊又喜,但接下来要对自己做点什么呢?
M:我在意的是我过去没有过的,这么多年失去的高潮。
T:确实如此。


交谈中,“全或无”的认知又成为主题,玛丽谈了她的对抗性欲的形象和想法;当她能关注激发性欲的形象时,她很容易就兴奋了。最后一次行为检验是周末她回家进行的。她把《我和私秘乐园》放在厨房柜台上。他丈夫发现了那本书而且非常感兴趣。他们把书拿到卧室,互相读给对方性幻想的段子。最后,他们的性交没有困难了。

四、总结

和玛丽的治疗过程中解决了几个问题。治疗的目标并不是要达到治愈她长期以来的抑郁。在短期的认知治疗模式中,玛丽学会了几个基本技术。通过关注负性想法,识别认知歪曲,然后用功能失调性想法日记(DRDT)检验负性想法,玛丽明白了她可以通过控制抑郁来掌握自己的生活。指出她主要的几个生活信念的认知问题,能帮助她把某一方面的获益扩展到生活的其他方面。玛丽通过学会控制提高了自尊。她的抑郁消失了,而且随访中也保持较好的状态。关于性行为的问题卓有成效,玛丽和她丈夫的性生活活跃起来。

因为玛丽的感觉良好,她开始寻找离家近的工作机会。最后她找到一个和她的教育程度,经历相称,工资也比较满意的职位。家庭作业作为终生的知识,是玛丽的重点,玛丽懂得了它的重要性。治疗师还强调:会谈治疗可以比作生活历程的理论部分,而家庭作业则是它的实验室部分。如果没有机会在现实生活中,尝试实践各种想法和行为,对玛丽来说,从会谈中得来的知识会一直都是抽象的。


一、背景资料

玛丽是一个33岁的已婚白人妇女,天主教徒。是家庭医生建议她来看病的,她说自己抑郁得很,事实上,她形容自己是多年的“麻痹”。她说她的抑郁影响了工作、婚姻和性生活以及社交活动。现在她不像几个月之前那么抑郁,但是精神状态也不是非常好。她说自己的婚姻问题主要是因为工作需要和她丈夫生活方式之间的冲突。玛丽害怕对她的职业和婚姻状况作改变,因为她担心失去丈夫,担心自己不被爱,不能和任何人共同生活。

她同丈夫一起住在一个大城市的北郊,工作的地方却远在城市的西南效区,每天得花两个小时往返。而她丈夫就在家附近上班。为了解决路远的问题,她在单位附近找了一套小公寓。玛丽因为来回140英里的路程,只有在周末才能见到丈夫,他们分居两年了。玛丽是一家大公司的经理助理,她认为别人对她的工作不满意,而且有解雇的危险;尽管她并没有证据认为经理在考虑解雇她。另一个大的冲突是她的婚姻生活不和谐而她又想要维持婚姻。她结婚七年了,但是在后三年的婚姻生活或婚外关系中,玛丽没有过性生活。因为性交对于玛丽来说是痛苦的,所以就避免进行。

玛丽在家里的四个孩子中,排行老三,有两个哥哥(36岁,35岁),一个妹妹(28岁)。她母亲是教师,父亲是退休药剂师;父母身体都还好。玛丽说她的童年不快乐,从12岁起就有抑郁的经历,她还是二哥攻击和嘲弄的对象,二哥一直叫她“橡皮肿”,说她体型太胖,而且很晚才长粉刺。

玛丽说她是一个社交技能极差,不受欢迎的孩子。她不参与童年和青春期同伴们的社交活动。她整个青春期都没有过约会,直到大学才开始第一次约会。24岁的时候遇见现在的丈夫,他们交往了两年后结婚了。她说她几乎没有朋友,除了几个没有社交关系的同事朋友。玛丽的学习一直都很好。她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进入一所不大但很有名的私立大学读书,大学期间也得到极高的荣誉。后来她在一所更大的学校继续读研究生,获得历史学硕士、博士学位。过去三年里,她负责公司机会发展的执行和事业工程。

玛丽的最近一次体检,除了超重15---20磅外,其他健康状况均良好。治疗史包括,在她就读研究生期间的四年,每周一次或两次去见一个社会工作者,玛丽说那次治疗是有效的,但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她觉得治疗师给予她很好的支持,用心的倾听。最近,玛丽还做了一次再评估咨询。两年前,她和丈夫为了解决缺乏性活动的问题,接受过性治疗,但结果是还没有等到开始性生活,他们就中止了治疗。

二、印象、问题及治疗概述

初诊的时候,玛丽穿戴梳理整洁,整个会谈都很合作。她情绪低沉,表现得悲伤,会谈中哭了几次,然而她能够适宜地微笑和大笑,言谈思维清晰得体。没有幻觉,但有些轻微的麻木。总的来说,她在各方面是适应的。
识别出的主要问题是:a) 抑郁;b) 低自尊;c) 婚姻障碍;d)
性生活问题;e)职业问题。玛丽初步诊断是:精神抑郁、强迫性精神障碍、婚姻困难、工作困难(中度)。
初诊测验结果:玛丽的Beck抑郁问卷得分是42分,属于重度抑郁,她认同最高水平项目21条中的10条。
用自杀观念量表(Beck, kovacs & Weissman,
1979)评估她的自杀念头,得分为6,支持轻微的自杀倾向,对于她来说,生和死的理由是相等的。她对于自杀的一般态度又是矛盾的,她有理由打算自杀,通过中止当前经历的抑郁和困难来逃避,但也有阻止她自杀企图的因素,主要是她的丈夫和“会好起来的”这样的想法。
玛丽从初次会晤到结束治疗的8个月中,总共是28次会谈。治疗的前两周是每周两次,后来大约是每周一次。
问题概述。病人是如下几个独立的问题:a) 带有自杀观念的对于绝望感的过度摆脱。b)婚姻问题(如关于她的丈夫和维持婚姻关系)。c)
由于生理上的疼痛和不舒服而拒绝性交的问题。d)
职业困难--特别是按照她是否能有效地去做她需要做的工作,这样的想法来说,她有对当前职位的不满足感。e) 缺少社会支持网络。

从概念上说,病人是一个用“全或无”方式解决问题的专家。治疗的主要目标是改变二分式思维,让她自己经历和接受成功的感觉。因为有自杀观念,为了缓解自杀企图,减少发生的可能性,针对玛丽绝望感的直接干涉对她来说会是一种危险。治疗协议的第二部分是针对性生活的问题,将探查婚姻/性困难作为治疗部分。
治疗结束之后的 2年半的追踪调查中,病人有如下的改变:a)
病人改换工作,她现在的工作同样体面,薪金又高,而且离家只有四英里;b)消除了绝望感和自杀的问题;c)
变得更关注她的健康和容貌,减掉体重,且保持减肥后的体重;d) 她说婚姻生活非常好,她和丈夫保持着活跃又满足的性关系。
通过直接讨论她的的认知歪曲和潜在的不合理信念体系,玛丽的思维更清晰,行为更加适应,能更合理地处理事情。

三、会谈摘录
  最开始的会谈选录是摘自第六次会谈。
T:好,你想从哪开始?今天你手头有什么话题可以作为主题?
M:嗯,第一条该是录音的目的,我想谈谈它。
T:当然可以。
M:录音能被用来做什么等等。然后,我想讨论的话题是体型,容貌,所有和自尊有关的,肥胖,我觉得自己又胖又丑。衣服,买衣服,当我将问题分类的时候,那些东西就作为自我形象的一部分冒出来。
T:它和你正做的家庭作业有关吗?
M:是的。
T:好,我们来看看家庭作业,回顾上次会谈之后,事情怎么样?
M:好的。
T:我们有什么呢?我们有三件事情,录音的目的,身体形象以及它和你的家庭作业的关系,还有一些其他家庭作业,上次会谈之后事情进行得怎么样?
M:既然你提出来了。我们为什么不把它放在第二位的顺序呢?
T:好,先是录音的事,我该怎么说呢?我猜身体形象是家庭作业的一部分,或者就是家庭作业?
M:我们为什么不把家庭作业放在第三位,然后从那儿开始谈身体形象。
T:我们把大部分会谈时间留给它。
M:好。
这些互动是为了商定会谈的基本问题,然后安排会谈中优先考虑的事,应注意的是要医患合作建立会谈目标。
T:录音的目的--它的意思是什么呢?对此你有什么想法?
M:我不知道。可能我对听到这种声音感兴趣。
T:对,通常是这样的。
M:对我来说,它是有意思的证据。我害怕看到这样的证据。因为我讨论听到自己的录音。我也讨厌看见自己的录像。
T:(玛丽突然显出很悲伤的样子)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M:我又丑又笨。
T:这想法实在没有好处。(她讲话的声音颤抖了)
M:(开始哭),我够不到纸巾。
T:我们能够改变,它并不难处理。给你(递给她纸巾)。
M:我做事的格调既怪异,又惹人烦恼,让人觉得麻烦。如果我看到自己,会认为自己这么平庸,不论是外表还是行为。
T: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我又丑又笨,如果我看到自己会非常难过。
M:是的,不止是我,别人也会觉得我平庸,看不起我。
T:我也会吗?
M:是。
T:我会对自己说什么?
M:她是一个失败者,还这么古怪。我不想和她交往。
T:她古怪、失败,不想和她交往,你所有的这些自动思维流,都不是“流了”听起来更像瀑布。
M:对,瀑布。(玛丽又开始哭)
T:瀑布真的开始落下来了,是吗?
M:是这样。
T:当你开始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有什么感受?
M:为自己难过,可怜自己,我这么可怕。
T:那肯定是伤心了。
M:对,非常伤心,是这样。
T:因为我刚才问你的时候,你的声音已开始颤抖了。你有什么证据说这些是真实的呢?你长得丑、笨?或有什么证据证明它们不是真实的。
治疗师帮助玛丽看到那些就发生在会谈过程中的“hot
cognition”治疗师和病人共同讨论的不是病人昨晚或上周出现的悲伤情绪,而是会谈中出现的负性情绪,而且要利用情绪找出会谈中产生新的负性情绪的想法。接下来就要检验玛丽支持她的功能失调想法的证据。
M:(回答上面的问题)和我认为非常有魅力的人相比较我就会发现自己的缺点。
T:所以如果你看到这个或那个漂亮的人,你就感到自卑是吗?
M:是。
T:或者说如果我看见一个完美的人,我就感到自卑?那是你对自己说的话吗?
M:是。
治疗师提出一个此问题的示意性主题。前次会谈中讨论了玛丽的完美主义思维
T:(继续)他们是完美的,而你……
M:对。当然我通常选择最有魅力的人,可能是一个每天花三个小时梳妆打扮买衣服的人;我只拿自己跟他们比。我不会跟一般的人比,我开始试图抵制这些事情,那也是我知道自己的原因。
T:我想听听其中的一些。
M:好。我们说体型的事。一周来我都做得很好。抑郁也减轻了许多。我分析了几个顽固功能失调想法,分析的过程中,我觉得自己有很大的进步。我发现是因为思维的问题,自动思维又出现了,我发现自己在对抗负性想法,通常是我写出来的,自动出现的那些特别的自动思维。我很满意这周自己的表现。这周也没有往返太多路程。这也很有帮助。但我不认为它是唯一的原因,因为也有好多天我没有乘车往返,但也呆在那儿很抑郁,整天躺在床上。
T:这么说,你是说你有更多愉快的体验。
M:是。
T:你觉得自己工作胜任吗?
M:对。
T:处理事情更好了?
M:是。
T:抑郁减轻了?
M:是,都有。
T:唷!(惊讶!)
M:是,很多进步。
T:相当多,是吗?
M:好像和我做过的功能失调想法分析有关系。
T:你能简单说一个给我吗?
M:实际上我回忆的是上次告诉你的两个问题。
P:哪两个?
M:15和16,15号和16号。我记不清楚它们是关于什么的,但我知道它们很重要。啊哈,15是手术后我因为觉得很痛,不想家庭作业,并且取消治疗约会。因为那件事,我真觉得自己恶心。16号是我们决定我应该针对更具体的问题来治疗,我以低自尊水平开始做,还有那天早晨我在床上沉思,3个小时就有250个自动思维。然后,用整个下午做作业,并且反驳那些自动思维

表1 有关诸多功能失调性想法的问题
主次顺序   问题
  8    和艾伦的关系
  1    低自尊的感受
  5    对做工作有抵抗
  5    对做任何工作(通信、洗衣服等)都有抵抗
  12  和艾伦做爱
  9    食物特别是巧克力
  6    职业--一般目标,现在我特别应该换工作
  2    生活没有意义
  11  体形锻炼
  10   外貌,梳洗化妆 ,买衣服
  14  房屋维护
  13  钱--花钱和赚钱的感受
  7    浪费时间--耗费生命,没有完成任何重要的事
  21   衰老
  20  孩子--没有
  18  和一般男人的关系
  19  和一般女人的关系
  15   和工作秘书的关系
  16  和老板职员的关系
  17   友谊--在生命的位置作用
  3    工作--生命中的位置作用
  23   操作能力
  24   体力
  22  美感和精神陶治
  4    后悔冒然作决定
T:结果如何?
M:结果是虽然我没有立即停止抑郁,但逐渐地在晚上我情绪好多了,周末我的抑郁更轻了,到周一我感觉非常好,而且从周一到周五都很好。
T:你有一种控制感。
M:是的
会谈的后继部分,讨论了录音的目的。录音带的让玛丽带回家听,接下来主要讨论买衣服和正确化妆的问题。
T:一定得要精确的尺寸、颜色、合适程度吗?
M:是,如果不这样,就意味着我有问题?而不是说商店没有足够的尺寸,颜色等等。
P:可能这里存在什么可以讨论的问题。
M:对,它是一个功能失调分析的好的侯补项目。
完美主义的问题又一次出现了。“如果商店没有我想要的,那是我的错”,玛丽有这样的思想。会谈的下一部分是布置家庭作业。布置作业的目的是收集能用来检验负性想法的证据和对她的一些活跃的功能失调想法进行辩论。
T:我认为真正地对着镜子看看自己,是有好处的。
M:啊哈,好主意。
T:好好地坐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写下你看到的,然后进行应对,我认为会有帮助……,你有一面够高的镜子吗?
M:有。
T:裸体来做。穿衣服照,再裸体照镜子,写下关于你身体的感受和想法。然后坐下来敲地狱之门,不是指你的身体而是指负性想法。
M:行。
T:就在那儿让自己看着镜子真正脱敏,直到不再有那种感觉。因为感受是来自想法的。然后你就可以摆脱买衣服时的焦虑。
M:好主意。
T:问题是可以解决的。然后,我想该处理“丑、笨”的说法。它通常也是一个观点问题。正如你向往那些收藏的雕像,不知道有多少雕像的形象有你这样的卷发呢?
M:现在有好多。他们都越来越耐久。
T:我猜这才是他们的观点和想说的话“但愿我能有自然的卷发。”
M:这真让人高兴。我们都想成为自己所不一样的。社会告诉我们,我们做得不够好。我们已经变得不一样了。理发师们--每一个理发师都会被女士告知她应该这样做那样做,都要把她的头发弄得和原来不一样,不管她原来是什么样的发型。
T:但是,假定社会说的就是我们说的。
M:是我们把这些东西内化了。
T:我们看看进度。我们讨论了录音的问题,复习了家庭作业。上次会谈后你提出让我安排治疗时间。我们用大部分时间讨论了身体形象的问题,讨论了你对自己的看法,特别是化妆和服装,你用“我做这些为了社会还是为了我自己呢”这样的想法应付这些问题,但是要改变你在外面的表现,因为你本身并没有这么糟糕。这可能得和改变自我形象一起进行。特别家庭作业中的一条是关于一些功能失调性想法,特别是关于你的体形和你的身体。家庭作业会帮助你解决几个问题。如外貌、梳洗化妆、体形,我们讨论了关于钱和花钱的几个问题。如果你买衣服,会花掉你一大笔。
会谈的最后部分是对会谈内容的回顾和总结。
M:对。
T:它的意思是,我想是我要花钱,但在于你是要去买尽量多的便宜衣服还是去买你真正看上的,可能贵一些的衣服。好,我们快到结束的时间了。对会谈有什么想说的?
M:唔,我认为不是这样。
T:今天我说的话让你不安,惹你烦恼了?(玛丽摇头)好,还有什么结束语?下周四再见。
M:好,会谈之前我要完成六周的评价。
T:就这样。
下面的会谈摘录是上次会谈之后的紧跟的一次会谈。玛丽来的时候非常难过
T:今天谈什么?
M:这周还好。但是,但是我做的这件事,你知道照镜子真是让我难过。
T:它是怎么困扰你的?
M:它证实了我所有的对于自己的负性评价。它没有帮我。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让我做这件事。
T:我们进入会谈之前,你想主要谈什么?是为什么今天你的绝望分数这么高吗?
M:这分数和我一样难过,是这样。
T:我们直接讨论吗?什么叫你这么烦恼?
M:(开始哭)自从上周四会谈之后,我这样做了,我就开始难过。照镜子是我们商定的,我裸体站在镜子前面。我拿了一张纸板和一支笔,列出所有我不喜欢的身本部分。这是单子。(递给治疗师单子)
T:(看着它)真是一张列表。
M:当然是。这就是我绝望的原因。我根本没想,家庭作业会有什么影响。我写这些的时候,越来越难过。所有的都不对劲。这就是我一直害怕的。我真的讨厌自己的样子,现在我不仅有了证据。我更加讨厌自己了。
T:这单子够长的,你讨厌的27个部分。
表2 我讨厌的身体的部分
  我的头发理得差
  我的头发是鼠皮颜色
  灰头发让我看起来老
  我的头发太卷
  我头发太细
  我的前额太长
  我的眼镜让眼睛无神
  视力差让我戴厚镜片
  眼睛旁边有斜形的皱纹
  我的鼻子太宽
  我的嘴唇太厚
  我的脸太大
  我的肩太宽
  我的乳房太小
  我的肚子出来了
  我的臀部太阔
  我的大腿粗
  我的屁股巨大
  我的膝盖太骨感
  我的小腿太粗
  我的脚踝很难看
  我的脚趾又长又丑
  我的肤色大黄
  我的皮肤粗糙不平
  我的个子太矮
  我的腰粗
  我的髋部有囊包
M:是,从头顶到脚趾尖。
T:你在想……让我想想,你照镜子的时候在想什么?
M:我真丑,一直都丑,不会有改变的。
T:刚才你看单子时,在想什么?
M:我觉得很糟糕。
T:脑子里有什么想法?
M:就是这样,我觉得很糟。
T:你在对自己说什么?
M:我一直就是这样,永远都会这样。我被欺骗了。别人有漂亮的容貌,他们都在看我的列表。
T:嗯,所以这张单子真的惹了你,你上当了,你觉得没有什么,绝对没有什么可以做的。
M:当然,我一直都可以自杀。
T:别的还有吗?
M:想不出来了。
T:我不知道如果我们从别的角度看这张表会怎么样?
M:怎么讲?
T:我们把这张表分成三部分。表1是那些你可能很容易改变的事,表2是你有困难改变的,最后是表3那些你不可能改变的事。
M:为什么这么做呢?项目不一样长吗?
T:总项目是一样长,但是我们可能会发现一些你能影响的事情,你同意试一试吗?
M:当然。
T:我来读这些项目,你把每一个归入三类的一个,怎么样?试试。
M:行,我的头发理得不好,我可以重剪。但是现在这么短,什么时候才能剪呢?看上去真糟,我都快秃了……
T:哦,你讲得太快了。我们分开这些事情,你能重新理头发吗?
M:我想能够。
T:剪头发是容易的,困难的还是不可能的?
M:容易,但是……
T:停在“但是”这一会儿,等我把第一项头发的事写在容易这一栏。(写下来)现在,你有什么想法?
M:这没用,不会有什么用。我的头发糟糕极了,这不会让它变好的。
T:这么多想法,我们可以做两件不同的事,我们首先分栏,然后再看这些想法好吗?我把它们写下来,这样就不会漏掉。
M:行,但这看起来真是浪费时间。
T:我也把它作另一个负性想法记下。
M:头发很容易就可以处理,其实我一直都可以找另一位理发师的。
T:理发师?
M:是的,是那个离我住的地方最近的,而且关门较晚的理发店。我总是避免去美容店,因为我觉得那些地方会增加人们的自恋感,所有的修饰和妇女用品都是糟糕的。
T:除了男士理发店和美容厅外,一定还有别的选择。可能有一些地方不是很方便但能较好地满足你的需要。
M:我想是有的。

玛丽的全或无思维又一次控制了她的选择。她要不就得去剪头发差的理发店,要么就去只会弄出她讨厌形象的美容店。跟身体部分有关的每一件事,要放在三栏中的哪一个,贯穿了整个会谈。下面的摘录是会谈的结束部分。
T:我们的时间差不多了,但还有几个要做。你想如何处理它们?
M:我可以当成家庭作业,我感觉好多了。很显然我能很容易解决的事情是在最长的列表里。列在表二的事情少多了。
T:最后的表(不可能解决的事)如何?
M:我知道,它是最短的,我有点领悟了。
T:你立即得做所有的事吗?它是“全”还是“无”?
M:(笑了)不。你的“全”或“无”已经够了。我可以做点什么。
T:你来的时候,对家庭作业和我都感觉不太好,现在感觉怎么样?
M:好一些。我相信可以做点什么。但我不清楚,什么时候做,做什么……
T:所有的事都要呢?
M:行了,就到这儿吧
T:好运吧,下周再见。

第十四次至十九次会谈中探讨了玛丽的性生活问题。玛丽的丈夫拒绝参与任何治疗性会谈。他的态度是治疗不会帮助他们的性生活,所以他认为没有理由进行治疗,因为玛丽很想改变性生活的状况,所以性问题成为她个体治疗的焦点。关于玛丽性生活历史的评估包括当前性问题的探讨和她早期对性知识的学习和性经验。

出现的问题是玛丽经历疼痛的性交,她不能产生阴道润滑液,当性交时阴茎企图进入阴道,会让她非常疼。口交是可以获得愉快的,但这不是她乐意选择的性活动。当问及为什么她不喜欢口交,既然这种方法能令她满足、愉悦,玛丽回答说“这不是正确的方法。”她的认知图式又一次体现在她的性生活当中。问及能否在性交前使用阴道润滑剂的问题,认知问题又出现了。玛丽回答:“我想用正确的方法,那些胶状物不是自然的东西。我应该能用大家做爱的方法。”
 
问玛丽的的性幻想时,她说她没有任何性幻想。既然性欲的激起,大部分是由于认知关系,没有性幻想是有违正常性欲的。当要求玛丽在治疗室里进行性幻想时,她看起有些兴奋。最后她说“我在和一个男人做爱。”按照她的智力水平,这反应实在太少了。让她详细地描述性幻想时,她说“我在和两个男人做爱。”

 关于玛丽的性问题,同意进行六次会谈的治疗计划。第一次家庭作业,要求她读《我和私秘乐园》一本由南希·弗雷德写的关于女性的性幻想的书。下面的会谈摘录是来自以性为主题的几次会谈。
M:(评论家庭作业)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幻想。我一直把这种故事或幻想当成色情作品而排斥。但现在我得说,我发现他们太刺激了。你让我读这本书,令兴奋容易起来,我注意到有某种痒感。
T:一种痒的感觉?
M:我必须讲吗?
T:是。
M:我觉得兴奋,这很有趣。
T:有什么特别的故事比其他的更让你有这种感觉。
M:我还没有看完,但有一个故事,让我尤其兴奋,但也有些我一点也不喜欢。
T:和艾伦(她丈夫)一起看这本书吗?
M:没有,这周我是在自己公寓里看的。
T:有一些你特别喜欢的情景。
M:是,有一个故事是说一个女人,你要我告诉你我觉得性感的那个故事吗?
T:这么做会让你舒服吗?
M:你的意思是什么?
T:你读的是别人的性幻想,你能置自己于幻想中吗?你知道的,试试这么做,玛丽。

关于这一点,玛丽描述了自己的幻想并尝试置身于情景中。治疗的后半部分是让玛丽想象性兴奋的情景,然后跟着想象进行手淫。第二次会谈,兴奋练习改为先想像性兴奋的情景,接着用一种对抗性欲的形象来减低性欲,布置这个家庭作业是因为会谈中玛丽谈到她不能保持兴奋状态的问题。她说她的兴奋状态如此脆弱以致任何干扰都会让她失去兴奋。一旦兴奋感失去,就不能重新唤起,玛丽然后练习激起兴奋,手淫,想象干扰形象,接着尝试重新兴奋起来。在第三次会谈中玛丽报告说她在失去兴奋感后,又重新成功地激起了性兴奋。

第四次会谈的家庭作业是来自上次会谈的内容。玛丽报告说如果她兴奋起来,她能够达到一次高潮,但是兴奋只能有一次高潮。家庭作业就是从心理上刺激她,然后通过手淫,达到高潮。很短的一段时期之后,她就能够试着再次兴奋起来,达到第二次高潮。第五次会谈,玛丽报告她能达到好几次高潮,她对自己这么容易就做到,简直惊叹不已。
M:我达到一次高潮,然后又一次——又一次。
T:你看来挺吃惊的。
M:我从未一回有几次高潮。我终于体会到这种感觉,但是,嗯……
T:这方法管用了。你怎么理解呢?
M:我简直无法相信这么多年来,失去那么多次的高潮。
T:你刚才做什么呢?
M:我不清楚。
T:我们看看高潮的事。开始你对高潮又惊又喜,但接下来要对自己做点什么呢?
M:我在意的是我过去没有过的,这么多年失去的高潮。
T:确实如此。


交谈中,“全或无”的认知又成为主题,玛丽谈了她的对抗性欲的形象和想法;当她能关注激发性欲的形象时,她很容易就兴奋了。最后一次行为检验是周末她回家进行的。她把《我和私秘乐园》放在厨房柜台上。他丈夫发现了那本书而且非常感兴趣。他们把书拿到卧室,互相读给对方性幻想的段子。最后,他们的性交没有困难了。

四、总结

和玛丽的治疗过程中解决了几个问题。治疗的目标并不是要达到治愈她长期以来的抑郁。在短期的认知治疗模式中,玛丽学会了几个基本技术。通过关注负性想法,识别认知歪曲,然后用功能失调性想法日记(DRDT)检验负性想法,玛丽明白了她可以通过控制抑郁来掌握自己的生活。指出她主要的几个生活信念的认知问题,能帮助她把某一方面的获益扩展到生活的其他方面。玛丽通过学会控制提高了自尊。她的抑郁消失了,而且随访中也保持较好的状态。关于性行为的问题卓有成效,玛丽和她丈夫的性生活活跃起来。

因为玛丽的感觉良好,她开始寻找离家近的工作机会。最后她找到一个和她的教育程度,经历相称,工资也比较满意的职位。家庭作业作为终生的知识,是玛丽的重点,玛丽懂得了它的重要性。治疗师还强调:会谈治疗可以比作生活历程的理论部分,而家庭作业则是它的实验室部分。如果没有机会在现实生活中,尝试实践各种想法和行为,对玛丽来说,从会谈中得来的知识会一直都是抽象的。

林紫心理咨询,让每一个生命如花开放。
咨询电话:021-64333183
文章选编:王怀齐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相关内容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 / 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