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学院叙事治疗研究叙事治疗介绍 → 内容
 阅读

叙事治疗实践---发现另类的辅导对话形式

文章来源:叙事治疗实践  文章作者:家杰  发布时间:2007-05-24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叙事治疗实践(Narrative Practice) *注一成为在社福界一股风潮,不少从事青少年工作、家庭服务朋友趋之若鹜地赶着学习,坊间也有不同机构主办性质类似的甚么「故事为本心理治疗」、「重写生命工作坊」或「叙述式生命故事辅导技巧课程」等等标榜是叙事实践治疗的专业培训*注二,着实是又踏上过去各传统个人辅导、家庭辅导学派在香港发展的专家化、辅导知识专有化的路程,而叙事治疗实践由八十年代末由澳、纽发展时,却是向辅导界提出开放和谦逊地与寻求辅导者分享解释问题的权力的世界观,也挑战辅导员和从事家庭治疗人士的专家心态,此外,到见前为止,叙事治疗实践的发展仍是一个开放的知识和实践手法系统,也未有路线像传统学派一样蜕变成完整一套辅导取向*注三。本文不着重复述已有中文著作中,已有对叙事治疗实践的主要概念及手法的介绍,而是集中分享在叙事治疗实践历程里,与寻求辅导者的对话别不同的特色,引发参与辅导服务的同工多些思考、更深地意识自己与他人在诠释以致解决问题过程中的权力差距。

而叙事治疗实践的思想基石--- 后结构主义(Post-structuralism)正是针对结构主义思维的一系列提问,其哲学基础与传统以精神分析或社会心理学为根本的不同,可追溯至福柯(Foucault, M.)及德理达(Derrida, J.)等法国思想家的学说。这种思维对人生活多样化(diversity)的担忧正是那些渐渐萎缩的个人及文化的自由变得单一化,如高斯基(Chomsky)所言「被制造出来的允许」*注四 正不知不觉地压制了人生活的选择、个别特殊、另类知识(specific & alternative knowledges)的实践,这更提醒了参与辅导工作的人应更注意自己是否已接受不少放诸四海的评估和治疗方式,甚至是大部份人以为是必然接受的标准,令辅导过程的对话实质只由辅导员、家庭治疗师和有关专业人士主导,而寻求辅导者*注五在整个对话过程里仍是「被指点迷津者」、「适应者」或「受害者」,终把问题内化与个人效能、品德尤关,而问题本身与社会文化、政治脉络及权力关系的关联性却被忽视。叙事治疗实践正是扭转这种单向、平面式的辅导对话,不再导向只把问题对寻求辅导者的困扰作个人调适的处理,却是以鼓励辅导员、家庭治疗师和有关专业人士放下主要诠释当事人的问题身段,以「未知」(Not-knowing)的态度成为寻求辅导者的同行者(Co-therapist),透过「外置对话」(Externalising Conversation)让寻求辅导者从不曾尝试过的手法去消解问题对人的影响,并由此解构(Deconstruct)和重建自己与问题的关系,从个人历史中重拾对解难的能力,担当自已生命故事的主角和编导,而非膺服在似乎看来没有问题的社会论述(Social discourse)指导下去生活。

「外置对话」正是为辅导员、家庭治疗师等人士指出了对问题、处理自己与寻求辅导者的关系、对文化和政治因素的影响可以有下列崭新的观点及手法:
(一)问题不是人的内蕴:指出人生活中各样问题的衍生,原因并不只是个人生理或心理上的毛病或不适应,也可以因为其不良生活环境、小区政策不完善、所面对文化对生活指涉的僵化;辅导历程中应注意是否只把问题归因于寻求辅导者本身,而疏忽了问题与其社群生活状况的关系。
(二)把问题置于自我的处境之外:不少辅导者落在传统的评估、治疗和评鉴的格局内,只集中关心人的本我、自我和超我的整合,「外置对话」却提出问题的存在不一定是甚么「我」的毛病,而是人对问题的诠释,以致处理自己与问题的关系,被文化、政治和经济气候有怎样的影响。
(三)寻求辅导者才是面对问题的终极专家:不少辅导员、家庭治疗师等人士自视为专业人士,即对某类知识的专利者,从而对此职业去解决社会问题应有较精辟的分析和献议,「外置对话」却是推动这些专业人士,去再认识辅导是去让寻求辅导者实践诠释人生故事的权力,并能指出自身所面对制造问题的社会文化的弊端,也提醒「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是辅导者有时忽视了的大问题。
(四)让寻求辅导者阐释行动/事件背后的意义:辅导员、家庭治疗师等人士不是寻求辅导者的代言人或经理人,要尝试去相信在问题及有关一连串的事件中,最能够解释背后意义、困惑和喜悦的是寻求辅导者本身,运用「外置对话」正是去协助人不单从某一角度看问题和有关事件,当中辅导者要作的便是透过拟人或暗喻(Metaphor)说及问题的方式,协助人发掘自己与问题多角度的关系,但这关系对她/他的意义、日后生活的重要性却主要是留待她/他去阐释出来。
(五)推动寻求辅导者、辅导员/家庭治疗师等识别问题持续存在的社会脉络:不少时候辅导者花了很多心思、时间为人去面对问题却起色不明显,进入「外置对话」便可以推动辅导者和寻求辅导者以拟人或暗喻(Metaphor)说及问题的方式,发掘人与该问题多角度的关系,在这过程中,她/他会谈及许多与他人有关的言词,如「父母不欣赏我….」、「同事轻视我…」等等,可见问题的存在也其人际互动因素,而这些因素往往有其文化脉络,如男尊女卑、奉承习惯等等。
(六)促进辅导者、辅导员/家庭治疗师等对差异的接纳,并挑战既定的规范,令社群中的歧视浮现出来:相对于「内向对话」把问题责任大多归于个人功能失效,「外置对话」在发现人与问题可以有多角度的关系同时,令辅导者和寻求辅导者共同肯定对问题的诠释是多元化的,当中更洞见问题究竟是问题与否,可以是某些传统的制约和教化带来的后果,转化(不一定是消除)这些制约是消退问题对人的影响的方法。

(七)让寻求辅导者不只说及问题,也同时关心由问题引起对生活中不同身份的描述:「外置对话」过程中,辅导者不断提醒寻求辅导者在谈论问题时,言词的转变正是反映出她/他面对问题时是无能为力,或是契机不断,又抑或是运筹帷幄,其中更影响了她/他对生活中不同情景中的不同身份的理解和实践,「外置对话」鼓励她/他说问题的形式从「我就是那么不济….」,渐变为「那”不济”的东西在…..时候会消失/出现….」,言语就是权力,言语可以鼓励寻求辅导者更有勇气面对问题,在其中她/他可能发掘不曾用过的技能、不曾采取的姿态去面对人生其它难关,从而明白自己可以是「一位令父母自豪的儿女…」、「一位总可以找到合适工作、自力更新的人」等让生命更精彩的身份。

 叙事治疗实践中的「外置对话」不光是一套辅导言语技巧,学了不保证人会必然成功、必然充满力量(那不是坊间涂说的自我提升奇迹!),更是提醒辅导员、家庭治疗师对言语运用带来的权力彰显、个人对生命意义的揣摩与社会文化、政治和经济密不可分的关系,辅导若不关注当下的文化气候也不过是另一种操纵而已,不能令人独立成长。

*注一 笔者较多用「叙事辅导实践」或「叙事治疗实践」(Narrative Practice)一词,而少用「叙事治疗」(Narrative Therapy),尽量免引起对受辅导者的病态化(即需要被”医治”)
*注二 在叙事治疗实践的发展中,对「专业」等有权力意味的言词正是一向被挑战的,也提醒从事叙事辅导实践的人由强调个人专业地位,而带来剥削寻求辅导者对问题诠释的权力。
*注三 笔者曾在南澳洲德维曲中心(Dulwich Centre)参与培训时,向叙事辅导实践主要创始人米高‧维(Michael White)请教其为何在近年的训练工作坊里总有新的论点时,他回应:「I always keep changing in my ideas. This is a kind of narration!」这种说法着实提醒笔者在辅导工作历程中,常抱有开放、更新自己的重要性。
*注四 举例如学校的校规便是被成年人刻意制造出来的允许,并常以叙述有关某些行为带来的惩罚后果,可能让青少年以过份活在权力下的方式学习尊重法律,但又削弱了他们学习和衷地运用权力的机会。
*注五 笔者较倾向以「寻求辅导者」代替「当事人」,从事叙事治疗实践者相信困扰人的问题之所以形成,不只是因为个人缺损也有其社会性因由,而「寻求辅导者」正好点出被问题困扰人士的积极性,对问题形成的责任也非只是个人的,也因为社会政策、文化差异甚至是歧视所形成的。

 

文章选编:王怀齐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推荐文章

您可能还对以下课程感兴趣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 / 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