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学院叙事治疗研究叙事治疗应用 → 内容
 阅读

叙事疗法的理论及童年生活片断解析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07-06-23
  叙事心理治疗理论及方法阐述:

  所谓叙事心理治疗,是心理咨询师运用适当的方法,帮助求助者找出遗漏片段,以唤起求助者改变内在力量的过程,它是目前受到广泛关注的后现代心理治疗方式,摆脱了传统意义上将人看作为问题的治疗观念。

  叙事疗法认为,人类活动和经历更多地是充满了“意义”和故事,而不是逻辑论点和法律条文,它是交流意义的工具。在叙事心理治疗中咨询师只负责引导来访者说出另一段他自己不曾察觉的部分,进而帮助他自行找出问题的解决之道,而不是咨询师直接给予建议,也就是在咨询过程中唤起来访者生命中曾经活动过的、积极的东西,以增加其改变的内在能量。 

  叙事心理治疗的重点就是要帮助当事人如何重新检视自身的生活,重新定义生活的意义,进而回到正常的生活。

  叙事疗法与过去心理治疗最大的不同就是,叙事疗法相信当事人才是自己的专家,咨询师只是陪伴的角色,当事人应该对自己充满自信,相信自己有能力并且更清楚解决自己困难的方法。

  叙事心理治疗的创始人和代表人物为澳大利亚临床心理学家麦克·怀特及新西兰的大卫·爱普斯顿。麦克·怀特认为,人的生活之所以产生适应上的问题,其原因在于个人意义的实践与主流叙事间的矛盾,但在一般的状况下,个体并没有能力发现这些压制他们的“真理论述”,于是必须用“问题外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叙事心理治疗的主要方法:

  1.故事叙说——重新编排和诠释故事。叙事心理治疗主要是让当事人先讲出自己的生命故事,以此为主轴,再透过治疗者的重写,丰富故事内容。

  2.问题外化——将问题与人分开。也就是将问题与人分开,把贴上标签的人还原,让问题是问题,人是人。

  3.由薄到厚——形成积极有力的自己观念。叙事心理治疗的辅导方法,是在消极的自我认同中,寻找隐藏在其中的积极的自我认同。其实他就有点像中国古老的太极图:在黑色的区域里隐藏着一个白点,这个白点不仔细看还看不到。其实白点和黑面是共生的。如果在人的内心,当白点由点被扩大到一个面的程度,整个情形就会由量变到质变。找到白点之后,如何让白点扩大呢?叙事心理辅导采用的是“由单薄到丰厚”的策略。

  以上述的理论方法作参照可以发现在我们的身边有许多师生与亲子间的矛盾冲突存在,究其根源就在于长辈以优势的真理地位要求青少年接受教导,在多数情况下,这样的方式带有很大的强制性,大多只能强行接受,但接踵而来的问题是:有些透过主流真理压制个体意义的方式达成的生活,学生能否心悦诚服地接受?进而他们能否快乐地成长?家庭与师生基于亲密的生活接触,让其在青少年生命中常扮演具有决定性影响力的角色,教师与父母的责任重大,谨慎使用这样的影响力变得尤为重要,不能盲目地用强权的指导方式培育学生。在对待学生或子女的教育中,尝试找出他们看待人生的方式,远比精确地指出一种适合他们发展的道路来得重要,如果方法失当,有时效果会适得其反。在咨询者和来访者处于“叙事心理治疗”时,他们所面对的不是一种可以置身事外的“工具”或“技术”,而是来访者的生命故事,反映的是来访者的生命态度、生命要求和生命抉择。在这里,对待生命的积极态度很重要,要善于发掘积极的一面,避免消极的因素影响学生以后的心理健康发展,由此可见发现生命的意义远比解决问题本身来得重要的多。

  叙事心理治疗原本就是要让我们每个人成为自己的心理捕手。

  童年生活解析:

  上课的时候老师让我回忆一段童年的生活片断,当时在我的脑海中一跃而出的便是有关于水的童年趣事,虽然水曾给我带来很多的危险,但在我童年生活里却是一段不可或缺的记忆,课堂上我写下的一段是我和叔叔家的妹妹去河边玩水的故事,一不小心妹妹滑入河中,我当时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有点发傻,突然又一种本能式的反应快速地跑去把正在午睡中的妈妈叫醒,当时我还小怎么会说话妈妈一时也没听明白我到底说了些什么,但看到我那焦急的表情便随着我手指的方向赶过去了,幸好妈妈的及时赶到才得以把妹妹给救了上来...

  为什么水有如此的危险性,却能成为我童年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呢,却也同时是我童年记忆里非常快乐的一段呢。再次进入童年的记忆库里进行搜索,我发现在很小的时候,好奇心是每个儿童都会表现出的心理特征,记得在那个时候,家里没有人陪我玩,更没有属于儿时的我的任何玩具,。农忙时父母都要下田干活,闲时母亲也要在家里家外忙来忙去的,父亲则要外出打工养家糊口,家里爷爷奶奶又去世的早,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几乎是很“孤独”的,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乐,于是每逢下雨天我就会跑到雨中去淋雨和泥巴玩,无论家里人怎么反对,我都会始终坚持,后来家里渐渐的也就不再阻拦我了,也许是他们发现了这是我的一种独特的兴趣爱好吧。于是我也就和雨水结下了这样的不解之缘,好像再难分开似的。就这样我一直保持着与水的良好“友谊”,直到那一次,就如我在成长报告四中所描述的那一次我差点没了小命...后来差不多也开始要上学了,就没有很特别的“水”故事发生了,好像后来开始渐渐的与水产生了疏远陌生的感觉,因为毕竟开始上学读书了,在学校里会很多很多好玩有趣的事情发生,而不一定是有关于水的。

  但是还好水并没有因此而成为我后来人格发展中的一个障碍、阴影,我没有对它形成丝毫的恐惧或者害怕的心理,而且我现在游泳也很好,只不过没有童年时那般钟爱了。

                                                                      黄老师
文章选编:王怀齐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推荐文章

您可能还对以下课程感兴趣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 / 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