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学院叙事治疗研究书籍连载 → 内容
 阅读

人类对意义的追寻 连载5

文章来源:翻译  文章作者:维克多·弗兰科 著 蔡丹妮 翻译  发布时间:2007-07-12

我们终于进站了。最初的寂静,被指挥官的咆哮所打断。从此以后,在集中营里,我们就要一次次被迫听这样粗暴尖利的声音了。他们的声音,在某种程度上,就象是死者最后的那声呼喊,当然其中又有所不同。它有一种尖刻的沙哑,就象是发自于一个一直呼喊不停的声带,一个不停被杀了又杀的死者。车厢的门,一下子被冲开了,一小队当地的囚犯涌了进来。他们穿着褴褛的制服,剃着光头,但是看起来还吃得饱。他们说话带着各式各样的欧洲口音,其中也有一定的幽默成分,这在当前看来无疑是怪异的。就象是一个遇溺的人抓住了一根草管,我天生的乐观主义(即使在最严苛的环境下,它也还能左右我的行动)一直在注意这个事情:这些囚犯看起来,也还很好;他们似乎有很好的精神状态,有的还面带笑容。谁知道呢?也许我也能让自己象他们这样。


精神病学里有一种被称为“缓刑错觉”的情形。被判处极刑的犯人,在被行刑前的那一刻,会产生自己会在最后几秒得到缓刑的错觉。我们,也是这样,紧紧纠缠着菲薄的希望,相信不到最后一刻,事情还不会无可救药。只是看着这些犯人红润的脸颊,圆圆的脸,就已经是莫大的鼓励了。那时我们还不知道,这些犯人是被精选出来的骨干分子,接收每天刚到车站的新囚犯,就是他们几年来固定的工作。他们收管新来者和他们的行李,包括珍稀物品和私带的珠宝。在过去这几年的战争时代,奥斯威辛一定成为了欧洲最奇异的场所。那里肯定有稀世的金珠银宝、铂金钻石。并不见得都在广厦巨囤中,纳粹手里就私藏了不少。


一千五百个俘虏被硬塞进最多只能容纳两百个人的棚子里。我们冷,又饿。光秃秃的地上,连足够大家蹲着的地方也没有,更不用说躺下休息。一片五盎司重的面包,就是我们四天以来的所有食物。但是我听到一个管事的高等囚犯,和接管部队里的某成员,用一枚铂金钻的领带夹商量着交易。大多数的利润最后被用来买醉——杜松子酒。我已经记不得几千马克才能换来可以带来“逍遥一夜”的杜松子酒,我只知道这些被长期关押的囚犯确实是需要杜松子酒。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指责他们麻醉自己的行为呢?也有另外一类囚犯,可以从纳粹那里获得货源充足的杜松子酒:他们就是那些受雇在瓦斯室和焚化炉工作的人,他们非常清楚,有一天,他们会被新人所取代,离开被迫的刽子手岗位,自己成为受害者。

文章选编: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推荐文章

您可能还对以下课程感兴趣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 / 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