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学院学术论文 → 内容
 阅读

从心理学的观点看愤怒

文章来源: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文章作者:转载  发布时间:2003-12-13
  关于愤怒(Anger),有一个大家都熟知的小故事:有一天爸爸在公司被主管责骂一顿,心里甚觉委屈,回到家吃晚餐的时候,就狠狠的批评了妈妈所煮的菜色以泄心中的怨气,妈妈当然觉得莫名奇妙,转身看到孩子正在看卡通,一股愤怒涌上,便打了孩子一巴掌,命令他回房间写作业,孩子更觉无辜,情绪无处可发,看见家中的小狗,只好用力踹了它二脚……。
  不晓得从这个几乎每天都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中,我们看到了什么?无形的愤怒透过人虚弱的认知思考能力和膨胀的情绪力量迅速的汇集为外在的攻击行为,而攻击的对象经常是那些比我们拥有较少社会资源的人,也就是所谓的弱势团体。
  正确而合理的表现愤怒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愤怒的心理历程包括:认知思考、情绪、外在行为表现,以及对象的正确与否。不健康的愤怒表现出于不经大脑的理智思考,(包括了虚弱的认知能力或缺乏对知识真理的认识);激动的感情(亦即过度膨胀,无可控制的情绪爆发);外在攻击行为(Aggressive Behavior),包括了从轻微的语言攻击、辱骂,到严重的肢体攻击,甚至使用武器;而对象的正确与否则更形重要,如同上面的小故事所说,错误的愤怒对象将使愤怒如同无形的传染病,使一群无辜者受害,正确的愤怒对象,则将引导我们朝向问题解决(Problem-Solving)的方向去面对。
  当然,这牵涉到社会心理学所说的「回馈控制」(feedback control),当我们将愤怒表达给当事者所知,这样的回馈将能使当事者知道其处理方式是否有修正的必要,在整个大的社会系统(system)之下,回馈控制式的愤怒表达能促使系统朝向正面的转变,例如在教育上,老师将成绩分数回馈给学生,使学生在学业上努力;而父母在管教孩子的过程中,适时地将愤怒表达,让孩子了解到父母对自己的期待;在社会运动上,弱势团体透过走上街头的愤怒诉求,向拥有权力(power)的相关单位表达其需要;这些透过认知思考,适当的情绪诉求,正确而合理的表达愤怒方式以及对象,才能真实传递愤怒(Anger)的本质,而达到它的目的。
  愤怒有其存在的必要
  愤怒的确有其存在的必要,而愤怒究竟从何而来?从深层的心理分析(psychoanalysis)角度来看,弗洛依德(Freud)的理论最强调人的一切情绪经验都植基于潜意识的内容,而形成潜意识的最原始资料则来自于婴儿的早期生活经验,与此早期生活经验最有意义的人物就是其照顾者(通常是母亲),心理分析的学者认为婴儿从出生开始就面对两种冲突矛盾的经验,同时也内化了这两种经验:坽「好的」(goodness)经验,婴儿因为母亲的哺育,温暖的身体接触,而有了满足的好感觉。
  「不好的」感觉,婴儿经验到母亲的不在场(分离、被遗弃)、饥饿、尿湿和冰冷的不好感觉,这二种早期经验形成婴儿爱与愤怒的基础,早期的自我(Ego)为了保持心理平衡,只好将「好」与「坏」的经验分开来,婴儿内化并认同一个「好的」我,同时将不好的「非我」(not me)分裂掉,再将之投射到(project)外在世界,这是一种为了保护自我而采取的防卫机转(defense mechanism),若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过份固着(fix)于这个阶段,他将无法接纳「愤怒」其实是合理的存在,而不断地想将愤怒的情绪分裂而致离开他的核心自我,也就是说他排斥愤怒的存在,不承认愤怒的本质存在于人格之中,每当遇到愤怒的情境之时,他会从外在世界去寻找「代罪羔羊」,说明愤怒来自别人,而不是自己,这就是一种投射的过程,例如文章开头的小故事中,爸爸不愿意承认愤怒来自于被主管的责骂(这表示自己要负起一些责任),而在回家后宣称是妈妈煮的菜不好吃(将愤怒诉诸于别人,而找到代罪羔羊)引起自己的不满情绪。
在一些轰动社会的重大刑案里,犯罪者往往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而宣称是社会环境造成的结果,这些例子在心理分析的眼里,都是早期婴儿生活经验中,未能将「不好」的经验内化至自我(Ego)以至于不愿意承认在人格中有愤怒的情绪。
  健康的抗议
  心理分析认为,只要父母亲能正常的反应婴儿的需求,婴儿便有能力以「健康地抗议」来面对一些不好的经验,如延迟的食物,冰冷的婴儿床等,有反应的母亲如果接受孩子的抗议,相对地,婴儿也会将好的父母影像留在心中足够地久、因而可以忍受生活中不可避免因遇挫折而产生的愤怒,因此,健康的「攻击抗议(aggressive protest)」经由代谢作用,协助婴儿度过失落,而存活下来,婴儿因而有了在最佳状态中的「幻灭感」(optimal disillusssionment),这种最佳情境的幻灭感,使婴儿接受现实情境中的失落,并能持续感受到「平凡中的特殊」。
  简单地说,愤怒虽然是不好的经验,但是若能遇到一个好的包容者(在童年时期,可能是父母,成长时期是老师、权威者,到了成年期就是自己),将此种负面经验接纳起来,而允许它的存在以及表达,我们将能从成长教育的过程,学习到人生的圆融,而协调了矛盾存在的本质。
  有人批评心理分析的观点过份强调人生的早期经验而忽略了人类经由学习知识而修正后的人格发展,但心理分析的确提供了相当好的架构去了解人类的情绪处理机制,而提醒我们去正视婴儿、儿童的成长环境,甚至在教育的过程中,我们是否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环境,让孩子可以自由地表达他们的愤怒,而确知孩子本身不会受到伤害,使他们透过师长的接纳,也接纳自己。
  从心理分析之后,有更多的学派兴起,其中的「认知心理学」(cognitive psychology),强调人的意识层面有其运作的力量,而非心理分析理论中强调潜意识的支配过程,在众多的研究议题里,有人提出了「挫折——攻击」(frustration—aggressive)的理论,亦即人的愤怒攻击行为来自于生活中遇到的挫折,它的实验依据是这样的:
  在一笼白老鼠里,以实验控制法随机地给予老鼠电击(施以挫折经验),之后详细观察并记录老鼠的行为表现,发现原先老鼠的生态行为有了极大的转变,老鼠性情变得急躁、睡眠时间减少、抢食物吃、活动量变大、老鼠们彼此互咬的机率大幅提高;因此学者推论人类的行为也遵循类似的原理,在遇到挫折、期望落空、生活变故、失败的处境下,人的性情亦会变得较为急躁、容易愤怒,以至攻击错误对象。
  当然,我们可以不同意人类的行为与白老鼠的表现相同,然而这样的研究的确提醒我们注意到,人的愤怒大部份来自于对生活中的不满及挫折,只是我们是否能理智地找出原因,并采取合理的解决 方法,在面对愤怒汹涌而上时,我们期望人类的智慧或许能真正征服它。
  愤怒维护个人自尊
  在临床心理上,我们这一群医疗人员绝对鼓励前来就诊的心理困扰病人好好宣泄他们的情绪,不论他们的不满、挫折以及愤怒听起来合不合理,我们永远接纳他们的控诉以及生气,因为愤怒的存在从某个角度来说,维护了一个人的自尊,使他在自认为不合理的情境中,找到了情绪表达的自由,然而在情绪宣泄之后,心理治疗的工作才真正开始,我们会要求对方再次思考整个事件的过程,以认知的力量去修正下次可能再发生的情境。
  这就好象外科手术一样,开肠剖腹总是会流血,流血之中要迅速的修补好身体内的缺损;愤怒就像流血一样,它是一个警讯,却不一定是事实的真相,警讯在提醒我们采取行动去作修补的工作,却不必在面对愤怒时,大惊失色。
  一个更积极的态度或许是将Aggressive(攻击、愤怒),转化为Assertive(果断、自信),清楚自己愤怒的原因,也勇敢表达愤怒的情绪,在一片不合理的声浪中,告诉别人:「我生气了」,而且「我要去改变它!」
文章选编:王怀齐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相关内容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 / 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