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心理咨询网心理学院学术论文 → 内容
 阅读

婚前与再婚咨询的发展

文章来源: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文章作者:转载  发布时间:2004-07-16
  离婚率节节上升(简春安,1991;彭怀真,1996;Stahmann & Hiebert,1997) 是普世的现象,即使在保守的中国社会也不例外。如何保持恩爱稳定的婚姻是当前重要的课题,也是婚姻与家族治疗师以及教牧人员所面临的挑战。根据美国人口统计局的统计资料(1995),每一百对的婚礼中有54%的新婚夫妇是第一次婚姻,有46%的新婚夫妇有一人至少结过一次婚。这也就是为什么婚前和再婚咨询越来越受重视的原因。认为与其婚后治疗,不如婚前防治。
  依据美国人口统计局的统计,第一次结婚的中间年龄,女性是24岁,男性是26岁。而离婚的中间年龄,女性是34岁,男性是37岁。对于再婚的中间年龄,女性是54岁,男性是33岁。
  根据最近的一些调查(Stahmann & Hiebert,1997),美国约有30-40%的伴侣接受婚前咨询和辅导,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婚前准备课程和婚前评估与评量工具来了解自己和配偶。因此,婚前咨询或教育逐渐成为广受接纳的观念。大部份接受调查之已婚的人认为,如果在婚前有人能够提供他(她)们婚前咨询或教育,他(她)们会欣然接受。大部份接受过婚前咨询或教育的人也都觉得他(她)们的婚前准备课程是值得推荐的。
  本文主要的目的是说明婚前和再婚咨询的发展。因此,我们将讨论婚前咨询的背景和历史。提供读者对婚前和再婚咨询的一些基本认识。有关婚前和再婚咨询的理论和历程将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之内。同时,由于在本国有关婚前咨询尚在启蒙的阶段,虽然笔者在20多年前已开始从事于婚姻与家族治疗的工作(于1975年获得美国婚姻与家族治疗师证书)。但由于相关文献缺乏,因此本文将就可获得的数据为主,加以分析整理。
婚前咨询的历史
  今天,就如以前一样,提供婚前咨询的三大主流是︰牧师(宗教工作者)、心理卫生工作者、和医生。牧师(传道人)提供大部份的婚前咨询工作,因为婚前准备往往是牧师证婚之前的一项必然或可选择的服务。一般来讲,大部份的第一次婚礼和再婚都是由牧师(传道人)所主持的。心理卫生咨询者也作一些婚前咨询,他(她)们主要的对象是那些离婚和再婚的人。医生也执行一些婚前咨询的任务,但是他(她)们的工作大部份是提供有关避孕和性方面的信息。
根据Nichols (1992),最早有记载的婚前准备课程是Ernest Groves于1924年在Boston University(波士顿大学)所开的家庭生活科目中讲授。于1928年的美国妇产科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中详载了婚前咨询的历程以及它的杰出贡献。从那时候起一直到1950年代,有关婚前咨询的主要文献都集中于医生和婚前的身体检查。在1950年代,牧师(传道人)开始在婚前咨询的文献上有了一些发展。虽然有关婚前咨询的历史发展之文献不多,我们仍然可以把它分为两个阶段: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婚前咨询
据Stahmann和Hiebert(1997),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提供婚前服务的专业,包括两大类︰咨询专业人员和牧师(传道人)。我们要简要地来探讨这两种专业人员对婚前咨询的态度。
  (1)咨询专业人员
  自从1900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心理学的领域和专业逐渐的形成。在弗罗伊德(Freud)和其同时期的人发展了不同学派对人性的了解。为了建立其领域和专业,心理学必需自医学的领域中分别出来。由于心理学在起初原被认为是医学的领域,因此它们互相争夺对心理学的领导地位。长久以来,医学一向就注重于修复病理和失能,这种架构深深地影响了心理学及其取向。
  因这种病理的取向,心理学很自然地在其治疗中注重个人和内心的冲突。这也就是为什么在20世纪的前半叶重视个人治疗甚于家族治疗,以及人际互动模式到20世纪中叶以后才进入心理学的世界之明显理由。
  由于心理学对个人和内心世界的重视,我们可以想象得到今日所谓的婚前咨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是不受重视,甚至是不存在的。即使当时有人从事于婚前咨询,也会由于他(她)的内心取向以及心理咨询场所的限制,只采用个人咨询,而不会采取联合咨询的模式,更不会注重两人之间的人际关系。在当时,婚姻关系中的任何问题被视为是个人内在问题的副产品。如果没有结婚,就不会有那些问题。在这种了解之下,在心理咨询中心的咨询者,很自然地就不会执行今日所谓的婚前咨询。
  (2)牧师(传道人)
虽然早期的基督徒结婚只需得到父母的许可,不必受到教会传道人和政府的约束。然而在早期基督教会的发展历史中,牧师或多或少都会参与婚前配偶的一些事务。由于西欧基督化的影响,教会成为政治生活的一部份,改变了整个政治生态,婚姻关系需得到教会和国家的认可。原来婚礼没有传道人的参与,直到公元398年,婚礼才开始在传道人的祝福之下结束。
  由于教会与国家对婚姻的约束,新婚夫妇必需在父母的许可下才可以结婚。传统下,儿女的婚姻是父母安排的。父母有权力控制未婚的子女。由于当时的子女在法律之下没有什么权利可言,一切需听从父母的命令。后来,教会也要求,结婚的青年男女除了需得到父母的许可外,也需得到教会(传道人)的许可。
  后来政府也开始关心人民的婚姻。婚姻不只需要家庭和教会的结构,同时也需要政府的结构。当欧洲变为封建制度之后,地主开始要求对下属的人们有表达意见的权利,下属的婚姻需得到他们的认可。到了中世纪,这种婚姻需得到父母、传道人、和地主的许可之观念得到了明确的建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婚姻制度的建立。虽然早期的教会对婚姻采取否定的态度,认为单身是最理想的选择,但是后来逐渐关心婚姻的本质以及婚姻与基督徒生活的关系。由于神学对婚姻的思考越来越具成熟结构,相对的教会对婚礼和婚姻关系的参与也就越来越多。到公元1164年,教会正式宣布婚礼为圣礼典。由于这个运动,使传道人对信徒婚前的咨询或教育有更多的参与。传道人开始教导圣礼典的意义,包括基督徒婚姻的本质、宗教在家庭中的地位、和婚礼的排演。
有了这个简短的历史回顾,我们可知道虽然传道人对于人们婚前的参与,要比世俗的咨询专业人员早的多,但其咨询的内容与今日所知的婚前咨询有很大的不同。
  (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婚前咨询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心理学的发展对人格理论和人际互动以及宣教(神学)的模式有很大影响。我们将就咨询专业和传道人分别加以探讨。
  (1)咨询专业人员
在公元1940年代到1950年代,心理学有了急速的进步,特别在临床方面更是突飞猛进。就像我们在前面所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心理学所关心的主要是个人和内在的问题。但是在1940年代和1950年代心理学的研究就注重于亲子的关系。这个改变,导致了美国的儿童辅导运动和儿童辅导中心普遍的设置。这种新的异像,让咨询的取向由个人的内在问题转向亲子之间的关系,使咨询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公元1950年代到1960年代,心理咨询(治疗)又有了新的取向︰对精神分裂症的热衷。那是一个心理学没有解决的问题,同时对精神分裂的本质和治疗也没有清楚的答案。在本世纪的早期,精神分裂被视为是一种个人的心理病态。于1950年代,研究者研究精神分裂者与其父亲的关系。研究的结果,心理学家发现精神分裂者不只与家庭成员的互动有密切的关系,而且与夫妇之间的互动也密不可分。
  虽然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心理学的视野有快速的扩充,但是我们必需记住这些发展是与传统的各人和内在问题同时并进的。虽然在人际关系的研究上有令人兴奋的成就,然而其主要的重点还是在于各人和内心的因素。医疗模式仍然主导大部份的人格理论和人际互动的学派;无论是一般的研究和临床上的操作,治疗甚于预防仍然主导心理学的领域。
  我们可以说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心理学的发展仍然保持个人和内心动力的取向,婚姻与家族治疗的发展也倾向于个人心理动力甚于人际的互动。更重要的,婚姻与家族治疗的研究,婚姻关系及其它的健康问题之关系并不是个人心理动力所可以解释的。它清楚的指出,两个健康的个人,也可能产生不健康的婚姻关系。
  更明显的,现在的理论架构特别强调家庭中的互动以及婚姻关系。他不只强调关系本身,更近一步说明婚姻关系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目的的,有某种的联结在保持那特殊的关系。因此,婚姻与家族治疗师开始在寻求结婚前的关系,这也就是婚前咨询逐渐备受注视的理由。
  无论如何,在1960年代婚前咨询并不普遍,因为互动理论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仍然在萌芽阶段,临床工作者仍然认为婚姻问题是属于个人的因素。因此,我们现在所了解的婚前咨询并不是当时专业临床工作的一部份。根据1966年的调查报告,美国婚姻与家族咨询者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Marriage and Family Counselors)的专业会员从事婚前咨询的仍然是少数。
  (2)牧师(传道人)
由于受到1940年代和1950年代心理学的影响,神学的领域里也出现了一些变化。有一些传道人开始对心理学有极大的兴趣,以心理学的新知来扩充和了解来看宣教的本质。这些人,由于他们对心理学和神学的兴趣而策动了所谓的教牧咨询运动,台湾早期称为教牧协谈运动。
  这些早期从事于教牧咨询的先驱,深受心理分析思想的影响。就像我们先前所说的,心理分析思想是源自于医疗模式和病理的架构,教牧咨询的发展因此也就有了病理取向和医疗模式的偏见。这种偏见很明显地在1948年精神科医生Robert Laidlow有关教牧婚前咨询的演说中表露无疑,Laidlow指出了教牧咨询者的任务是过滤和评估欲结婚者的健康状态 (Johnson, 1953)。
  我们曾强调教牧咨询运动是牧者对宣教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特别是对咨询的情境或品质有了不同的诠释。这种转变使牧者从给予教育和咨询为主的教导模式变为寻求心理的病态。
在1950年代到1960年代,牧师的心理过滤的角色在教牧咨询,特别是婚前咨询的文献里得到相当的肯定。于1953年,教牧咨询的先驱者Paul E. Johnson认为牧者有责任促进信徒婚姻的持续成长;Charles Steward也强调牧者对信徒婚前成熟度的检验扮演重要的角色;Aaron Rutledge,是Merrill Palmer Institute的第一位婚姻咨询中心主任,也认为传道人和一般咨询者对夫妇婚前情绪的成熟之检验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神学教育的转变以及对教牧咨询的重视,牧者的角色有了新的诠释。牧者的主要任务不再只限于婚礼的排演和教导基督教婚姻的本质,同时还需要检验配偶的婚前准备。在此同时,由于离婚率的不断上升,更显示了牧者婚前咨询的重大责任,也显示了牧者婚前咨询的缺失。
这个发展,可能与牧者经常展现对婚前咨询的不确定之态度和幻想有关。在一方面,人们期待牧师能够对人们作无条件的接纳,按照人们的程度来帮助他(她)们。但在另一方面,人们又期待牧者能够给予配偶检查心理的状态,并为心理的违和施予处置。此外,他(她)也同时代表教会与国家,在法律的授权之下执行婚礼。由于三种角色的混合,若传道人要认真的执行,难免会面临困境、顾此失彼。
  教育与咨询的重点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办婚姻与家庭准备的课程。它们通常是在大学里的课程,后来也逐渐在高中开办类似的科目。如先前所说的,第一个课程是于1924年由Ernest Groves在Boston University所开办的,课程的名称叫做「婚姻与家庭生活的准备」。于1929年,哥伦比亚大学的教育学院(Teachers College, Columbia University)也开类似的课程。今天,在大部份的大专院校也都开类似的课程﹒
  早期的作者视婚前咨询基本上是一种教育和咨询的服务。Butterfield(1956)指出,就像人们发展社交的技巧,他(她)们也必须发展家庭的技巧以建立良好的婚姻关系。他认为许多年轻人对婚姻失望或产生问题,是因为他(她)们拥有很少的技巧或是对婚姻抱不正确的态度。
Albert Ellis(1961)在其『创造性的婚姻』(Creative Marriage)一书里认为婚姻的失败是由于对婚姻本质的忽略。他强调许多人在进入婚姻时对婚姻的要求没有作任何的准备。Ellis谈到有许多人抱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态度,但是事实上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后来,类似同样的观点,Rutledge(1966)说明婚姻本身虽然是一种成熟的过程,然而结婚者需要有相当程度的成熟才能有能力分享婚姻所带来的责任。Rutledge指陈婚姻准备的三个基本要素︰发掘自我、个人的持续成长、和拥有沟通和解决问题的技巧。他谈到在婚前咨询的过程中,咨询者需帮助人来讨论这些问题,同时引导他们能看到婚姻所带来的许多问题和和挑战。Rutledge强调如果咨询专业工作者能以四分之一的时间来作婚前咨询,将可以减少许多社会的问题。David Mace(1972)挑战婚姻咨询者要走出修补(治疗)的模式,并把他们的精力投入于婚前准备和婚姻增长里。
  笔者非常赞同上述一些专家的看法,强力支持防治的婚前教育以及相关的教育和增长的课程。然而,要那些婚姻与家族治疗专家走出传统的治疗模式似乎不是那么容易,因为由于婚姻与家庭问题所造成的心理失能也有强大的需求等待着他(她)们的治疗。同时,我们也发现有许多婚姻与家族治疗专家及心理卫生专业人员很难从纯粹的治疗架构转变成为融合教育和治疗的婚前和再婚咨询架构。
健康的婚前和再婚配偶
婚前和再婚咨询是针对在功能上和心理上健康的人,是以增强健康成长的关系为主,以治疗病态的关系为辅。就再婚咨询来说,无论配偶中的一人或两人曾否结过婚,须进一步注意他(她)们过去的经验对现在婚前关系的影响。然而,再婚咨询的目标与第一次婚姻的婚前咨询并没有什么差别。也就是说,要加强婚前的关系,使它继续的成长并建立稳定的婚姻关系。
根据这个理念,Robert Lewis和Graham Spanier(1979)指出了两个重要的婚姻向度的婚前预测︰品质和稳定性。婚姻的品质是指婚姻关系的主观评价(例如:满足和快乐)。婚姻的稳定性是指婚姻是否合法的结合(例如:配偶没有分居或离婚)。经过多方的研究,Lewis和Spani er把影响婚姻的品质和稳定性之婚前变量分为四个种类。
第一类是同类结合。配偶之间越多的类似,婚姻的品质就越高。婚姻的稳定性在包括下列的类似因素︰种族背景、经济能力、宗教归属、智力程度、年龄、和社会地位。
  第二类是个人和情绪的婚前资源与生活经验。婚前的资源包括高度的人际技巧、情绪的健康、正向的自我概念、高度的教育程度、第一次婚姻有较大的年龄、高度的社会地位、婚前有深度的互相认识、以及健康的身体。
  第三类是正向的亲职模式。婚姻的品质和稳定性与原生家庭的婚姻品质、儿童时期的快乐、与亲子之间的美好关系有密切的关系。
  第四类的变量是亲友的支持。父母对未婚配偶的认同、配偶对姻亲(特别是父母)的喜爱、以及朋友对将来婚姻的支持。
除了这四大类外,Lewis和Spanier又提出了四个影响婚姻品质和稳定性的因素。第一,越遵守惯例,稳定性越高。第二,婚前性行为与价值观越一致,婚姻的品质会越高;婚前性行为与价值观越多冲突,婚姻的品质会越低。第三,未婚伴侣经验婚前怀孕,其婚姻品质会比没经验婚前怀孕的伴侣的低。最后,最普遍的一种,结婚越少外来的压力,其婚姻品质就越高。
  笔者作了上面的回顾,主要是认为那些简要提供婚前和再婚咨询者提供一些可行的架构。因为那些理念是根据多方面之研究的结果,婚前和再婚咨询者可以放心地加以运用。
  新近的研究对Lewis和Spanier的发现加以印证、澄清、和扩充。于1994年,Jeffry Larson和Thomas Holman查验过去五十年的研究文献,他们对婚姻的品质和稳定性之婚前预测作了三点的结论︰
文章选编:王怀齐 
林紫咨询,让每一个生命都如花开放。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上海:021-64333183     北京:010-51288370
     深圳:0755-83864331      成都:028-85291405
网友评论:
添加评论:
上海市林紫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21-64333183 / 64333512 E-mail:zixun@counseling.com.cn
Copyright 1998-2010 www.xlz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SP许可证编号:沪05017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