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心理咨询中文网 作者:周涵 发布时间:2014-03-10 | 浏览:1782 我要评论

  13年前的某天,在从东京飞往加州的航班上,一名瘦小的日本男人,疲惫极了,他忍不住闭上双眼。他睡得那么沉,乘务员花了很长时间,才将他叫醒。醒来的霎那,他突然心生恐惧:我是不是差点醒不来了?当然,他醒来了,并成为日后著名的EAP顾问。而他的工作同伴,却陷入了彻底长眠。

  这是因为劳累。

  公司正值爆发期,他身处高位,事业和公司一起,如日升天。每月,他都必须往返于日本东京和美国硅谷。与此同时,他却感到自己的身体,如同一缕残阳,斜挂在事业的波涛上。

  不能再这样下去!他果断改变航向。开了日本首家“生活工作平衡”研究所,专门应对身心与工作事业的平衡问题。生活与工作双平衡,如今成为完美口令,然而当初,却鲜有人具备这种意识。

  他就是日本著名的心理学家和EAP专家顾问渡部卓,当多年的企业高管经验,遇上深厚的心理学知识,将他造就成独特而丰富的EAP顾问。

  3月1日,对话渡部卓,了解他自己的心路历程,并解析中日员工的职业心态。

  他一上来,就用带着口音的中文介绍自己,渡部左(卓),今年57岁,我很喜欢中国……头发黑而浓密,面容清晰干净,丝毫看不出57岁的痕迹。讲了一天的课,他声称“我不累,我的身体很好”。——看得出,他丝毫没有倦意。


渡部卓,EAP专家


  CHINA.PSY 周涵:在您的经历中,您提到和中国很有渊源,30年前曾作为首批赴中国的文化交流少年,其后又往返中、日近30次,请问您对中国人的心理状态,有什么印象?是否感觉到这些年的变化?

  渡部卓:人的心理状态,会和一个国家的文化、性格有关。我记得30年前来中国时,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中国人很直爽。大多数人心里有什么话,能讲出来,不太憋在心里。不像日本,比较内向,讲求忍耐,不太喜欢表达自己。走在街头,你会感觉到处都安安静静的。

  现在呢,明显感觉到中国人内心的压力大多了。

  关于压力,哪里都有。我感觉到中国人面临的压力很清晰,很具体,就是现实和理想的差距,比如说买不起房、受不起教育等这些具体问题。大多数人的目标很明确,但又很遥远,似乎很难达到,于是拼命努力,是真正的被“累”出的压力;(说着,他做了个头趴在桌上,累倒了的姿势)

  而日本呢,现在进入富裕阶段,不愁吃穿,教育也免费,反倒不知道如何是好,感觉到没有方向,没有新的目标和动力,也不知道人生的终极意义在哪儿,是这种压力,甚至还有很多为此自杀。

  CHINA.PSY 周涵:您有否参与过中国的企业咨询,对员工们的职业心态有所体会?

  渡部卓:没有直接参与,但有些间接的体会和了解。中国和日本的劳工差距很不同。比如说在日本,上下级几乎是平等的,员工和总经理很接近,收入相差不大,有时甚至住同一幢楼。但中国就不同,工种之间差别很大。员工和老板可能一年也难得见上一次,相互之间距离很远,收入也是天差地别,更不会住同一幢楼。这都会影响到职业心态。

  我听说过富士康事件,这在劳动密集型的制造型企业中,很有代表性。这种情况,不可能在日本发生,如果出现一例就会全面问责找查原因,因此不可能发生连续性事件。我们听了都很震惊,而事实是在中国,可能大多数企业都会有这种事件,只是被掩盖住了。

  CHINA.PSY 周涵:提起富士康,我们会条件反射到“忧郁症”和“过劳死”,这似乎是企业里的疑难杂症。

  渡部卓:它曾经发生在战后的日本。那时经济高速发展。而且也和日本的文化有关。日本人工作起来就像工蜂一样,将工作视为使命,可以没日没夜,工作太累,为了缓解压力,就会晚上喝酒到凌晨2、3点,这样的工作和生活节奏,使“过劳死”和”忧郁症“现象非常普遍。直到80年末,房产泡沫破裂,使日本经济进入下滑轨道。人们不用再加班了,过劳死的数据很快就下来了。据我了解,中国现在也面临这个问题。

  现在,日本社会非常注重健康管理。但新的问题又出来了:社会人口老龄化。老年人越来越多,身体问题多,职业上的忧郁症减少,老年忧郁症却多起来。另外,日本的人伦结构也发生了改变,由于父母们经济独立,和子女间不必相互依靠,关系淡薄,无法相互支持,这也会带来一些问题。而这些社会问题,都会影响到人们的工作心态。

  CHINA.PSY 周涵:这么说来,日本的EAP经验到中国,需要做很大的调整?

  渡部卓:确实。两个国情,政治、经济、文化不同,一定要相应地做些变化,中国人之间的贫富差距太大,这带来很大的发展空间,有动力,但也会造成压力和不安;日本人呢,大家都差不多,相对富裕,为什么烦恼?自己也不清楚,无法厘清烦恼的根源,大多为这个焦虑。这两种对治是不一样的。

1 2 3
本文章对我有帮助
文章编辑:Hannah
网友评论/Gue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