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心理咨询中文网 作者:周涵 发布时间:2013-08-07 | 浏览:804 我要评论



艰难上路,全力以赴


  CHINA.PSY 周涵:听下来,感觉您在心理学路上喜欢“剑走偏峰”,有很多自己的特点,能谈谈个人的心理转化吗?

  韦志中:我喜欢颠覆,经常不走寻常路。因为没有上过大学,可能受到的循规蹈矩的教育就少一些,学习上也就更能够不分派别,兼收并蓄;我又受到在社会需求的刺激,总想“让更多的人因为心理学而受益”,所以更注重实用和使用,更善于创新和转换。

  比如同是上山,走大路的人多一些,因为平坦,做伴的也多。但我会想到走小路,可能难走,可能会迷路,还有可能被人看笑话,但大路上能看到灵芝吗?能看到好风景吗?

  我走社会实践路线,看到很多人性中的真、善、美,发现心理学中有很多没有人“照顾”的事情,捡了很多“宝贝”,当然也有很多危险,但这条路是惊喜和危险相互交织的过程,更确切地说是惊喜更多,危险或挫折成了过程中的调味品,激励我更加完善自己,更加顽强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韦志中


  CHINA.PSY 周涵:确实!这使您有很多新的发现,比如创办本会团体,成立研究院等,现在您给自己制订的任务是?

  韦志中:搭建起一座桥梁。现在,心理学理论研究与社会需求之间,仿佛隔着一条河,河这边是理论,河那边是社会需要;河的这边是门派诸多的心理学研究大师,河的那边是在社会各领域服务的众多心理咨询师。

  现在双方都意识到结合和交流的重要性,所以,我给自己的任务,是搭一座桥,一座沟通河岸两边合作共赢的桥。现在我们与广州大学的合作就非常成功,应该说我们的尝试很成功。归根到底,这还是源于我做心理学的初衷:让心理学和大众面对面,让更多的人因心理学而受益。

  CHINA.PSY 周涵:这确实是份重任!而且由您来主动挑起来,这个过程应该很艰难!因为您自己也说您来自民间,属“非主流”。

  韦志中:确实。我做心理学有点误打误撞。开始我做过很多事,都不是自己所爱,也不成功,要找理由解释,就是没有文化,什么都搞不清。偶尔对心理学产生了兴趣,想去学,但大学的起点要求高,我没有高中毕业证。找了一下,当时唯一能报考的就是中科院心理所大专。我记得当时花了760元,报了心理与治疗专业,那还是1999年,心理学在我国还比较稀罕。我问他们想做心理医生怎么办?他们回复说,你毕业拿到大专证书,再接受三个月面授就可以了。

  2001年我拿到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证书,成了广东省第一批心理咨询师。之后十年,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不断学习,不断去实践、去创造……2009年,我带着自己原创的心理学技术“石头的故事”,参加全国第十二届心理学术大会并作大会报告时,我哭了。十年前我发誓不再兜兜转转,要将心理学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事实上我做到了,十年磨一剑,那时我就知道自己能沉住气了,踏实了。这个成长过程对我的意义和价值,比我在心理学上取得的成绩可能更重要。

  CHINA.PSY 周涵:即使现在,心理学一直是条艰难的路。如今还有好多心理咨询师养不活自己。

  韦志中:我一直认为“全力以付”和“全力应付”决然不同。从决定做心理学起,我就将其他的杂念都放下了。开始工作的时候也很艰难,出去咨询或学习,有空调的公交2元,没空调的1元,为了节省,我一定要等没空调的车来坐。即使在那样艰难的处境中,广州市的心理学沙龙总会有我的身影,有时我还做组织者。

  这个过程中,生活的压力,身边的人的不理解,还有自身的一些不足,都不断考验着我。甚至有朋友直接跟我说:“韦志中,你当什么心理咨询师,我看你就像个来访者。”即便这样,我也没有想过放弃。 我觉得心理学是我的理想和事业,我发自内心地喜欢心理学,你看我现在,讲起心理学来都是两眼放光的,我觉得自己正是靠着这种坚持和对心理学的热情才走到今天的。

1 2 3 4 5
本文章对我有帮助
文章编辑:Hannah
新浪微博评论/Weib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