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心理咨询中文网 作者:周涵 发布时间:2013-08-07 | 浏览:1266 我要评论



桥梁需要大家一起来完成


  CHINA.PSY 周涵:搭建“桥梁”有一定的过程,您感觉到什么压力吗?要进入一个“圈子”,一定不是件容易的事。

  韦志中:压力肯定有,因为社会世俗的判断标准放在那儿。我曾无数次地想,我如何才能被那些心理学者、大师们认同?我没有博士头衔,没有更深的教育背景,甚至连“中德班”都没上过。既然这样,我得想办法证明自己能行,学院里会的,我会,学院里没有的,我也会,而且能够有自己的创造。

  这个过程,也是互相理解的过程。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代表的不是自己,我代表的是社会上几十万心理咨询师。这样一想,我就不再有那些愤懑的情结了。你觉得学院派的人看不中你,可人家不是冲着你个人来的,他们是冲着有些混乱的心理咨询市场来的,他们也是为了要保护心理学的纯粹性,要保持心理学的理想高度。


韦志中


  其实,社会实践永远要感谢理论研究的人,感谢他们理论高度的指导和实证的支持;反之,理论研究也要重视社会实践,因为从事社会实践的人提供了实证素材,知道社会对心理学的需求。那做“桥梁”这件事,舍我其谁?当然,一个人的力量是极为有限的,这个桥梁需要大家齐心合力,一起来完成。

  我现在就游走于河的两岸,我有时候就是那座桥。将心理知识源源不断地运送到民众中间,再将社会实践和需要,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学院研究室中去,而且,我还要在这座桥的中间,营造一个房间,让河两岸的心理学人在其中会晤,分享各自的观点和理想,增强相互的理解和信任。

  那种“用者为王”,只重实用不重理论的狭隘思想指导下的心理学工作者,是很难走得长远的,搞不好,心理学就像是算命的一样。去年我在洪洞县看到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心理咨询、算命、看相……这就是现状,难怪心理学者们会看不下去。

  另一方面,大学里的心理学者也要更多地深入社会实践,以社会需要,作为学术的主要研究方向,通过大学的国家资源,来帮助心理咨询师提高理论和技术素养。

  CHINA.PSY 周涵:这意味着,您得适应两种话语体系,要调动两边的人的合作激情,要做的事情似乎特别多,您何以应对?

  韦志中:确实这样。不过人生来就有很多功课要做的。入了这行后,我完成的功课很多,个人成长、社会实践、教学生、当咨询师、还有管理这都得学习;生活中还要学会做儿子、丈夫、父亲。这个过程中有八九门课是必修课,而且每门课都得及格甚至优秀。

  所以我得付出更多才行。当然,这也幸亏家庭的支持。我爱人20岁就和我一起打拼,相互间形成我要做什么,都能得到她的支持和互动的相处模式。如果没有这点,恐怕我的路会走得更难。

  记得我有个朋友,曾经山盟海誓要做最好的心理咨询师。但后来妻子说:“你再不赚钱回来,我就不过了。”他只能带着满腹的无奈放弃了。我比较幸运,得到家庭的支持,我才有力量走得更远。

  还有父母给我的良好基因:勤劳。父母在农村,我印象中他们从没有闲过,今年种生姜明年种萝卜,总在地里忙着。现在我母亲60多岁了,还种着十几亩地,很辛劳,但人却精神得很。

  我不怕事情多,我怕的是没事可干;我不怕困难,我有越挫越勇的品质。勤劳是一天,懒惰也是一天,我想人生在世,总要想办法对社会有所贡献,才不枉来这个世界走一趟。更何况,我还有幸遇到心理学,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得到家人和老师的支持,这个过程中的幸福和感动,是远远多过艰难的体验的。



韦志中韦志中  全国心理技术应用高峰论坛理事;武汉大学现代心理学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山西省团体心理治疗学会会长;广州幸福心理研究所所长。本会团体心理咨询模式创始人、 “心丝带”温暖心灵公益行动发起人,“心旅伴” 心灵成长之旅品牌的创立人……出版书籍有《本会团体心理咨询实践》、《谁在掌控你的人生》、《团体心理学:本会团体心理咨询模式理论与实践》以及最近的新书《向西游记取育儿经》,还有《26个积极干预技术》等14本书待出。



1 2 3 4 5
本文章对我有帮助
文章编辑:Hannah
新浪微博评论/Weib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