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心理咨询中文网 作者:周涵 发布时间:2013-08-07 | 浏览:1782 我要评论

  2001年,他拿到心理师资格证书,成为广东省首批心理咨询师。之后十年,他每天工作十几小时,边学边练,且练且学……2009年,他带着原创的心理学技术“石头的故事”,参加全国第12届心理学术大会并作报告时,他哭了。

  “十年前我发誓不再兜兜转转,要将心理学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事实上我做到了,十年磨一剑,那时我就知道自己能沉住气了,踏实了。这个成长过程对我的意义和价值,比我在心理学上取得的成绩可能更重要。”

  蓝格衬衣,白色瘦腿裤,发型时尚,语速飞快,他刷新了我对心理师的固有形象。我们坐在广州国际青旅外的咖啡桌边,微风徐徐,身后的珠江在月光下泛着银光。


韦志中


积极干预,启动积极认知


  CHINA.PSY 周涵:刚才我们谈到积极心理学,能介绍一下其核心理念吗?

  韦志中:与人本主义、精神分析一样,积极心理学是一种思潮。相对于其他心理流派,积极心理学更关注人性的积极潜能,就是生命向上、人性向善的那部分,并通过心理学技术激发和挖掘人的这部分“正性能量”。因为人来到世上是为了更幸福地生活,而非一味解决问题。

  有一次,我给心理技术应用研究生班上课,我问学生,请你们在5秒内,想出有谁伤害过你?哗啦啦很多人举手;然后我又问,请在5秒内,想出谁是你想感激的人?结果举手的人很少。很多学心理学的人,都习惯于消极思维,不停地挖创伤,惯性思维下,我们大多人也都是记住了自己受过谁的伤害,却忽略了别人曾经对自己的好。

  心理治疗中当然要找问题,挖创伤,这样才能“对症下药”,但我们也可以改变一下思维,我们更需要看到人性中的正能量,更需要在咨询和治疗中,导入积极心态,提高人们感受美好、幸福的能力。积极心理学就是起这个作用。

  CHINA.PSY 周涵:其作用是如何发挥的?

  韦志中:通过一些积极性的干预行为。

  为什么有些人始终都觉得对困境无力?心理学家们曾做过研究。鲨鱼在追逐猎物时,非常勇猛有力。但如果你给他做一个档板,横在他和猎物之间,每次鲨鱼用力,就会撞得头昏脑胀,反复几次,它就会得出认知:无力,即我不可能吃到猎物,这事我做不到。即使这时候将挡板拿开,鲨鱼也只是蜷缩在原来的领域里,看着猎物在它眼前游来游去而无动于衷,而习得性无助、内心的沮丧,阻碍它再尝试。

  有些人只关注自己的无助和沮丧,积极心理学就是通过积极干预,使他的积极认知能再度启动起来。比如鲨鱼,你拿掉挡板,让它再做尝试,它就能成功,这就是干预。现实中,当一个小孩被别人否定多了,就不太能相信自己行。这时候如果一味地分析小孩受到的创伤,分析得再透彻,再精准,孩子可能依然不自信。不如做些积极干预,让他从点滴小事尝试,用不断成功的体验,让他意识到他行,他可以。

  CHINA.PSY 周涵:但据我所知,精分也好,人本也好,都主张人们直面这种无力感、沮丧感,而不是仅仅去分析背后的原因。

  韦志中:这种“直面”,也是积极心理学的一部分。刚才说过,它是思潮,是大背景,不再关注问题,而是关注幸福,这种思潮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住的,是道。人本、行为、格式塔都在思考这问题,是否受积极心理学的影响也难说。

  CHINA.PSY 周涵:这么说来,积极心理学的涵盖面很广?它发展的优势和弊端是什么?

  韦志中:很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要是注重人的积极面,都可以认为是积极心理学。作为一种思潮,人本主义因为,没有发展出更多具体可操作的技巧和方法,很难把握,所以无法延续。如今,积极心理学作为一种思潮,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大批实证科学家,他们研究证明幸福的相关因素、具身认知、测试的完善等等,这就不仅是一股思潮而是成为一种体系,非常有利于积极心理学的发展。

  任何一种流派发展,只有高度是不够的,还要接地气,要将科学的理论转化为方法和流程,让更多人受益,而非少数人能使用。如果不落地,就像人本主义,听起来好听,是好东西,但可操作性差,因为它要和研究者或咨询师个人的人格挂钩。只有像罗杰斯那样人格相对健全的人,才能真正做到以当事人为中心。我相信这对大多数普通的心理咨询师还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这也是我目前要做的事情,开发一些技术和工具,将积极心理学理论转化成具体可行的方法。

  CHINA.PSY 周涵:您开发过哪些具体技术?

  韦志中:我即将出版一本书,叫《26个积极干预技术》。其中有一个技术叫“小道消息A计划”,我曾将它在研究生班上展开。我对学生们说,现在我们八个人,大家可以相互之间说些秘密话,什么秘密话呢?就是张三报告听到的李四的好话。当他们开始实施时,其中一个张三就给一个李四说:“你知道吗?韦老师开会时说,我们这几个加起来,也不如你聪明。”这个李四当即说:“是吗?韦老师怎么可能说这话?”李四同学比较内向,平时见了我的面也不太敢打招呼,离我远远的。但她听了这个小道消息后,第二天见了我就抬头挺胸和我打招呼:“韦老师好!”当整个计划做完,我发现全班的“动力”发生了巨大改变,大家亲如一家,都知道自己是受欢迎的。

  后来我将这个技术应用到学校心理教育中。不是总有老师反应学生爱打小报告吗?小报告是免不了的,问题要看什么样的小报告。如果老师收到的总是负面消息,那么老师本人也是消极者,因为他总是等着听坏消息;如果推门进来的同学说的是“老师,今天张三帮助了我”,而老师对这样的消息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那么好消息就会越来越多,因为老师鼓励了好消息。

  CHINA.PSY 周涵:我也曾看到一些积极心理学如沙哈尔博士的书籍,里面也不乏方法,比如有人称为幸福处方等,具体一个个计划,每个都很好,但做时都遇到困难,而且很难坚持。

  韦志中:以前的研究,更倾向于对能力的解释,将积极与感受幸福的能力结合起来,比较粗糙,而且没处理到跨文化原因、以及人的懒惰性等等,而且,即使都考虑到了,也要实事求是地说,不是所有人都会付诸行动,个人心理走到什么阶段很关键,个人的心理没有准备好,是很难要求他按照给予的计划去成长的。

  比如在我的书中,有个“我和太阳有个约会”计划,是有关重建父性关系的。太阳就是指你的父亲,现在不论客体理论、萨提亚雕塑都在讲,实际上就是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大家都无法避开这层关系。很多不快乐的人,只要改变了与父亲的关系,就会好很多。这类干预,个体心理没有到一定程度,他会做吗?他看书时也许会流泪,但他无法鼓起勇气按照书中的建议去做,但我相信时候到了,总有人决定要去做的……

  CHINA.PSY 周涵:“我和太阳有个约会”,听上去很有趣!

  韦志中:书里会讲,现在不透露。不过可以举个例子,我2010年带领30人去西藏,进行心灵成长之旅。在一个湖边,我让大家每人捡块石头,大家一起做“玛尼堆”,我说:“今天就完成一项仪式,这个玛尼堆代表家族父性。”仪式做完后,我发现多数人都趴在“玛尼堆”上面哭,场面很感人。身边的藏族牧羊女都被大家感动了,说我们和别人不一样,借他的羊羔合影照相不要钱。

  这就是父性关系的处理。在恰当的时间和空间,利用外在力量,采用象征手法,就能起作用。积极干预里有很多东西,考虑到方方面面,包括关系、自我、人与环境等,力图使每一个干预都有针对性、可操作性。

1 2 3 4 5
本文章对我有帮助
文章编辑:Hannah
新浪微博评论/Weib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