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心理咨询中文网 作者:周涵 发布时间:2013-04-18 | 浏览:1554 我要评论



文化阴影下,我也曾自卑过


  CHINA.PSY:作为一名上海人,上海文化对您个人的心理影响?比如我从农村来,文化差异体会就很深。

  薛伟:其实我也是在上海农村长大的。这边的乡下和外来农村没有什么特别不同。同宗同族住在一起,大家相互照顾,紧密联系。一碗馄饨都会送来送去,相互活在对方眼皮底下。这种情况下,不太允许特立独行的方式。
  但我幼儿园就去镇上了。那时虽然是小镇,但城乡差别还是很大的。那时我其实有种自卑感,觉得不如人,具体哪里不如人,又说不出来。比如你的口音不同,就会自觉低人一等。但又很想融入——那种感觉,可能像现在的农民工想融入上海——当时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小孩子的感觉不会骗人——这其实就是文化的影响。
  这可能促使了我对文化的兴趣。这种差异给了我羞耻感,它一直跟着你,没有人告诉你和别人不一样,但你总能感觉到,你不是这里一分子。你的举手投足都显得很笨拙。在河里,你能很快捞条鱼上来,可走在马路上,面对红绿灯,你就会显得笨手笨脚。这就是潜在的影响,是文化塑造出来的,和生存环境息息相关。
  后来我一直想搞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当时我的解释是,因为说话口音不对。可这(改变口音)很艰难,因为对你来说,这意味着一种背叛,背叛了自己。那不是你的根基。这些都导致内在很大的困扰和冲突。 甚至这一直都困扰着我,在最深的地方,还会有类似问题,比如我不太擅长去学习外语,可能这也是那时候留下的印记。

  CHINA.PSY:说到羞愧,听说您治疗强迫症状得心应手,和这有关吗?因为强迫症往往因为羞愧感堆积,而您曾有过,比较容易共情?

  薛伟:不能这么说。强迫症状有很多原因导致,除了羞愧感堆积,更多强迫症状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你是否看过《雨人》?里面的孤独症,就有非常明显的强迫性症状,因为不知道自己是谁,无法确定自己在哪里,所以一定要将周围的东西固定起来,以确定自己的位置。当然,这是比较严重的。
  一般的神经症,只是不接受他是这样的人,想把这部分去掉,不太接受自己,换句话来说,也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CHINA.PSY:您是如何走出这种羞愧感的?

  薛伟:在自己感兴趣的地方,付出更多的努力吧。通过不断努力,来证明自己是好的。获得一些改变,就像阿德勒所说,自卑情结会使一个人不断努力超越。

  CHINA.PSY:是呀,您努力的成果大家都看到了。中国最早的督导师之一!那么,您是否有专业“洁癖”?看到业界的鱼龙混杂,有什么感觉?

  薛伟:洁癖谈不上,感觉有些遗憾吧,这不利于行业的发展与被公众所接受,但我本人也没有太大情绪。因为他们也是被文化所牺牲的,不知道自己在代表什么。这和来访者其实是一样,只不过站在不同的位置,各自以各自的方式,来呈现自己的困难。本身来讲是件很遗憾的事。
  当然,从文化角度来说,也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如果受众没有这种需要,这些人是没法出现的。如果罪责全放在他们身上,也很不公正。大家都想急功近利,无所付出地快速解决自己的困难。如果每个人都能认识到,并负责任说,我的问题,必须付出努力,付出时间才能解决,也不会有这种现象。

  CHINA.PSY:这么说来,您觉得心理咨询师应具备什么操守?

  薛伟:心理咨询师要真诚,要愿意探索,勇于探索自我。不能有太强的获利愿望,养活自己可以,但如果太强烈,这个行业不是可以赚钱的地方。这不是高回报的地方,每个咨询师应该能看到。而且,相对于常规行业来说,它可能更艰辛,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有些人做不了别的,就想到来做咨询师,这很荒谬。



薛伟


心理师要做文化觉察的先行者


  CHINA.PSY:说起艰辛的行业,对于您来说,最艰辛的部分?

  薛伟:你会发现,有时虽然你付出很多,但无论怎么想帮助别人,却无能为力。因为你无法理解,很多问题是出于自身——你自己就深陷入系统的作用下。
  我原来在机构中,感觉到很多约束,不自在。开始归因于制度不合理,人际纠纷太复杂等。但其实影响你的,不是这些外在制度,而是你无法面对自身的一些需要。这些阻碍,是自己内心所制造出来的。如果你一直归因外在,你就会陷入无力状态,这种情况下,其实是无法帮到来访者的。

  CHINA.PSY:那么您其实想要的是什么?曾经为此困惑过?

  薛伟:比如说在那种系统中,我想成为专家,因为成为专家,我就会被别人信任,能更好地帮助别人。当我这样想时,我就会责备机构,为什么不提供更多支持,让我更快地成为专家?即所谓名利。但后来你看清了,你会发现,真正制约的不是这些。想当专家,其实是源于对自己的不确定。如果你需要靠专家这些名头,来建立确定感,这种方式会永无止尽,一级二级特级……这个空乏很难被真正填补。
  当你看到自身的不确定,接受它,就不再会去追随这些东西。看到这点,你就会很坦然,不再关心别人怎么去看你。以前,你以为只有成为专家,别人才会觉得你重要;其实你是否确定的状态,才会对别人真正产生影响。

  CHINA.PSY:这种分享真好。那么再谈谈您和母亲的关系,母亲对您的影响大吗?

  薛伟:母亲是很传统的女性,她比较忍耐,很会照顾别人,不太为自己争取什么。也很节俭。她对我很温和,甚至有溺爱的成分。不过我去镇上后,每周见她一次,交流会减少很多。但她对我的影响还是有的,比如说我比较能忍,虽然那时心里有些自卑,也很孤独,但不会去对别人说,更多是选择一个人去观察,去承受。这使我不太喜欢表达,而是更多地去体会别人。这种体会别人的特质,对我的专业也很有好处,比较能理解别人。但我整个基调不是很兴奋,很热情的那种。

  CHINA.PSY:那么父亲呢?

  薛伟:小时感觉父亲的形象还是蛮高大的。我到镇上后,就是他照顾我。他对我学习上有期待,但不是太严厉的那种。他的智力很好,但因为家里太穷,没有读太多的书,觉得特别遗憾。而且那时城乡差别太大,希望我能好好读书,能离开农村。所以虽然他有期望,但我觉得是很自然的事。现在对孩子期望,会觉得是压力源,但那时整个环境的要求就是这样,这也是一种文化影响。

  CHINA.PSY:您对文化的体会和洞见,真的很深呢,处处都能看到文化的影响!那么您觉得心理咨询师对文化建设应该做些什么贡献呢?

  薛伟:不能说是贡献。心理咨询师要成为觉察的先行者,要看到文化对人内心的影响。如果对文化始终视而不见,就太狭隘了。如果只关注情绪,只关注内在,就是只对一个人做咨询。但如果你看到文化的影响,虽然面对的还是一个人,但你是透过这个人,和整个系统进行对话。关注心理咨询中文网微博

1 2 3
本文章对我有帮助
文章编辑:Hannah
新浪微博评论/Weib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