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心理咨询中文网 作者:周涵 发布时间:2013-05-31 | 浏览:1187 我要评论



词语精准,恰如闪电


  CHINA.PSY:那么,学习完形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叶斌:完形其实很不好学。经常有人问我要看什么书,我说现在市面上不太有写得够好的完形书,而事实上关于完形的核心理论,差不多几页就可以说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在实际咨询过程中的变化。如何将这些原则玩得出神入化,不枯躁不重样,很难。现在完形中的很多技术,如空椅子,梦境处理等被各派广泛使用。但它其实更强调的是咨询师根据现场的具体情况随机应变,灵动、变化、创造性的运用,而非简单的几种技术。

  CHINA.PSY:玩转理论、原则,这肯定很难,需要很多的突破,您的体会是?

  叶斌:这也分阶段。首先是发现自己有很多盲点。比如急于助人的背后,其实很可能是自负,开始会事后反省,啊,我今天又无意识地帮助了,其实没必要;到后来,你会越来越敏感,念头刚起,你就会想“又想出手了”,而把蠢蠢欲动的行为停止在萌芽状态。这时就有质的变化,甚至你可以做到把觉察发生在念起之前。当你真正成为一个很完形的人,你就可以尝试信任自己的临场发挥,相信自己能有恰当的反应。比如说我第一次开完形体验工作坊,为期两天的工作坊来了250多人,当时自己很焦虑,开场20分钟就遭到挑战:当时想,是按流程来,还是即兴发挥?想了一秒钟,决定即兴,后来反响很不错;去年第二次开工作坊增加到三天,大家在现场体验的框架下玩得很开心,但觉得意犹未尽。到了今年工作坊时间定为4天。

  CHINA.PSY:您说玩得很开心,是现场很生动?形式很丰富?

  叶斌:完形是国内引进得最晚的培训。在接受的很多培训中,我的老师,应该说是表现得最鲜活、最有能量的一个。他的肢体语言很丰富,很有戏剧性和冲击力。完形创始人皮尔斯也是这种类型。皮尔斯夫人(也是一位出色的完形治疗师)曾说,一百个完形治疗师,有一百种风格。我可能永远做不到老师那样,他对身体的觉察极其敏锐。但我有自己的特长,我对于语言会比较敏感,会觉察到当事人用词造句的细微之处。


叶斌,完形疗法


  CHINA.PSY:用字精准!好想体会!

  叶斌:我记得受训时向老师报导模拟个案,我说:我的当事人一直遇到不好的男友。老师追问,你用的是遇到吗?我马上觉察,不是遇到——如果遇到,怎么会三番五次——是吸引。老师说,我也不知道是遇到,还是吸引,但完形里叫选择。
  一个人用什么词对自己讲话,是很不一样的。说遇到,责任在命运,你会无能为力;说吸引,就是挖过去,给出解释认定,啊怪不得,原来这样;但说选择,你到底要什么?你为什么会做这个选择,有没有其它的选择?
  印象深刻的还有位当事人,他总觉得父母很严厉,从不表扬他,后来事业虽然很成功,但内心不痛快。在萨提亚训练做模拟体验,面对父母时他哭了,内心很委屈,但感觉还是没完全处理好,觉得自己很自卑,很不好。我问,你刚才说到委屈,照我理解,一个人完全觉得没价值,通常是无力感,感到绝望悲伤;但委屈,是并没完全接纳爸妈的说法,觉得自己某些部分还不错,你说父母完全影响你,将你变成某种人,会不会在某一处,你其实保留自己的看法?沉默很久,他说,叶老师,从来没人这么说过。我感觉就像心头全是乌云,突然出现一道亮光,穿透进来。
  后来他反馈说,他觉得好多了,和父母能如实交流自己的想法,看到了自己的力量。

  CHINA.PSY:“看到了自己的力量”,我其实也疑惑这个问题,看到了自己有选择,就一定有力量面对或者穿越当前处境吗?

  叶斌:完形不替你做任何选择,不做好坏对错判断,它不参与作战,只是让你清晰就好。
  如果你没有力量去做选择,一定是有很多困难的地方,但只要觉察到就好,也许就是保持原样。如果你看到不努力对自己的好处,你也许会接纳自己的不努力。而当你接纳自己后,力量反而有可能因此出现,来推动你产生变化。完形看到有许多人是活在“应该”、“必须”、“不得不”里的。这些来自外部的“力量”,和来自自己内部的阻抗力量,常常彼此抵消,让自己变得无力,让自己无法活得真实。
  我理解的完形常常是灵动的,不那么用力。它是关于自在的。消除的是各种各样的限制,帮助人更自由,减少心理和行为上的枷锁。

  CHINA.PSY:这是否意味着,它实现的是成人间的对话,而非父母对孩子?

  叶斌:不一定,它讲的是自在。你想做孩子就做孩子,想做父母就做父母。只要你有觉察,是自己的选择。而不是觉得我应该做成人或者应该做孩子。没有那么多应该,没有应该做到最好的,没有应该让别人满意,束缚少了后,自己就出来了。

  CHINA.PSY:这种分享真好!如果有咨询师也有语言精准的特质,您会有什么好的建议?

  叶斌:做督导时,有时听上去咨询师的策略都是对的,为什么无效?后来看过录像才知道,原来是语音、语调、身体姿态错了,同样一句话,讲得不好就是傲慢。
  有位咨询师反映,她的儿子不要读书,问他要做什么,他说我要扫地。我建议说,那你就让他扫好了,体验一下扫地。咨询师说,我也是让他扫地一个小时,没想到他扫个不停。这就是误区。我让他谈要做什么,是想知道他的梦想是什么?让他通过体验来核实,想扫地的梦想,是胡思乱想还是值得去追求的。我不预设结果,我接纳一切可能性,让对方体验,把责任还给当事人。但对于这位咨询师来说,扫地是惩罚,不读书就得去扫地。这其实是命令,他儿子处于表达对抗就会刻意去扫个不停。

1 2 3
本文章对我有帮助
文章编辑:Hannah
新浪微博评论/Weib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