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心理咨询中文网 作者:周涵 发布时间:2013-12-23 | 浏览:822 我要评论



从业动机很重要


  CHINA.PSY 周涵:您经验丰富,病例复杂广泛。那么在临床上,您最常见到哪些病例,在您个人看来,导致这些病症的普遍因素是什么?和如今的文化背景、社会现状有什么样的关联?

  赵旭东:这得写部教科书了。

  遇到最多的,还是焦虑障碍,心境障碍。说到焦虑,大家都在议论,但并没加以分别。其实它有很多亚型。比如焦虑就有很多,社交、场所焦虑,还有疑病症、慢性疼痛、神经症性等障碍……

  你问的第二个问题,总的原因是有很多种,主要有两大类。

  主观方面,大家认识社会的态度、标准、求助方式和渠道都发生了改变。这些病症如焦虑、抑郁早就有,以前没当它是疾病,也没有觉得需要帮助:你就熬吧,熬不过就死吧,实在不行,就找组织去找妈去。现在有医生、有网络,求助方式改变了,好像一下子毛病就多了,其实咱们父辈不见得心理就健康,只是他们不呻吟不叫唤。

  第二个原因,是实实在在的。空气污染、有毒食品、水污染,这些会伤脑袋的,比如喝酒会喝成脑病。今天来的一位企业家,就是因为喝成脑病,他不爱讲话,对什么都不耐烦,没有一个医生问他喝酒的情况。我受过神经科的训练,知道这是器质性的,慢性酒精中毒,但不知道呢,就难下诊断了。

  当环境有害因素增加,增加压力,长期慢性持续,就会导致身心问题。还有比如家庭独生子女结构,一个孩子也会增加父母的焦虑;社会老龄化,老年抑郁就增加了,这都是实在的。

  CHINA.PSY 周涵:“我们上辈有毛病,只是不叫唤”,而我们如今动不动就喊“病”,号称“人人都有病”,这是否意味着他们以接受的态度,而我们现在以对治的方式?到底哪种方式更有利于身心呢?

  赵旭东:在心理健康问题上,没有统一的科学标准。

  人类苦难有史以来就没少过,现在是以心理学、医学病理学的模式,以前是由宗教、哲学价值观来解说。不同的文化解说,直接影响了对待痛苦的态度和做法。有人求宗教解脱,有人吃药,有人跳大绳……问题五花八门,方法五花八门,解释和总结标签也五花八门。现在总的趋势是先警醒起见,再通过流行病学、变态心理学等提供数据,来知道问题有多严重,但基本形式没有改变。

  CHINA.PSY 周涵:这种阐释,会否因为贴上“病”的标签而加重内心的不安甚至恐慌呢?

  赵旭东:从群体讲,不一定有恶性后果,具体来说对那些精神科滥用标签诊断,使病人产生标签等待效应,从而慢性中毒会有负作用。但整体来讲,重视心理卫生,从总体效果还是比较积极。反倒是你们媒体要注意,避免将心理疾病妖魔化,造成“人类疯狂”的心理错觉。


赵旭东


  CHINA.PSY 周涵:焦虑有史以来就有,是因为最根本还是来自于“死亡”和“自由”的存在焦虑吗?

  赵旭东:这是个抽象的哲学问题,大家都在讨论。临床来看,焦虑的最急性表现如惊恐发作,其实来源就是最大的两个“怕”,也就是终极的怕:一个是怕死,一个是怕发疯——虽然他可能表现在怕心堵,怕脑袋中风——这是人类几百万年进化而来的,恐惧的基本情感模式,也是机体存在所必要的生理心理反应。

  CHINA.PSY 周涵:如果单从现象,不从终极来说,比较普遍的是怕什么?

  赵旭东:广泛的焦虑,就是不知道自己怕什么,浮游性,像热窝蚂蚁,感觉焦躁,具有期待性,等着麻烦。如果知道怕的对象,那就不是焦虑,是恐惧,怕幽闭空间,怕坐地铁,怕坐电梯,怕坐飞机、怕黑……所有东西都有可能成为怕的对象:怕鬼,怕毛毛虫,怕和人面对面会交流……

  CHINA.PSY 周涵:如果长期和这些意识状态相交流,心理医生自身如何能不被传染到,不被干扰到?您有没有个人的见解?

  赵旭东:我发现很多咨询师没学过精神病学,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心理咨询师必须知道变态心理学,如果不知道精神科医生干什么,就不会知道来访者干什么?不该他治的,他拿来治,这会比较麻烦。

  CHINA.PSY 周涵:这现象普遍吗?

  赵旭东:非常普遍。而且很多咨询师还看不起精神科医生。以为考个证,就可以帮助别人排忧解难。补充一下前问题:心理卫生工作人员,从选择这个专业开始就要经常问自己:是否合适做这个?动机是什么?

  如果图好玩,一点不好玩。因为你遇到的,都是大家认为扭曲、痛苦、沉重、变态的事情;轻松?肯定不轻松,心理障碍有时要人命。所以要不停觉察自己的动机。

  第二,要权衡、评估自己的个性特征、长处短处。比如中德班的培训,要求学员进行自我体检,自身有没有问题和毛病,有很多人从事这行,是带着麻烦来的。他们想自我解脱,有献身精神,这些动机无可厚非,但如果没有觉察,没有适当的修正和规范,这些动机太强大,就会让人崩溃。

  第三,是你的专业水平,你必须能觉察到自己能趟多深的水,能游多远,评估自己的掌控力,知道病人和自己的界限在哪里,这样才能充分评估风险。

  第四,要有兴趣,有热情。把它当成探索,当成创造性的劳动、分享的乐趣,这样一来,情绪上容易保持情绪上的积极、饱满。

  第五,要有私人生活,不能当工作狂,生活、工作一定要分开。

  CHINA.PSY 周涵:您这是分享了心理师需要具备的一些素质,非常好,相信也能给大家很多启发。能否结合您个人来具体谈谈呢?您是如何做到的呢?

  赵旭东:我十八岁时决定当精神科医生。听上去是偶然,其实是必然。大三时上哲学课,中间有二小时的医学心理学,听后觉得有意思。后来就问哲学老师,他说中国还没有心理学,如果你想从事这行,应该当精神科医生。

  后来了解才吓了一跳,那时根本没人主动当精神科医生,认为很可怕,但我自己的助人动机很强,当时就想,其他科都发展不错,惟独这精神科,这么欠缺,但里面的病人肯定很需要帮助。——我喜欢干不时髦的事。毕业后医院里没有精神科,我选择了最接近的神经科。就这么几经周折,我才当上精神科医生的。

  告诉你这段经历,我说的是就动机。当时导师问我,你为什么要选精神科?我说:’文化大革命’人整人,大家都不高兴,我要做些让人高兴的事。现在我也经常对病人说,我非常高兴,你来时愁眉苦脸,50分钟后你笑着出去,我非常满足。

1 2 3 4
本文章对我有帮助
文章编辑:Hannah
网友评论/Gue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