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心理咨询中文网 作者:周涵 发布时间:2013-12-23 | 浏览:917 我要评论

  他看上去有些疲惫,连续接诊五个病人。每个病人维持五十分钟。但倦意无法遮掩笑意,他的嘴角似乎总是向上弯着。专业术语夹杂着云南地方话,很复杂的事儿,他说着说着,就简单了。

  “我的导师当初问我,你为什么会选择做这行?我说,这世界上,不开心的人太多了,我就是要做些事,让人觉得开心,觉得好玩。”一晃三十年,他不改初衷。经常对病人说的话也是:你来时愁眉苦脸,五十分钟过去,你现在满脸笑容。我很满足。

  这位中国精神医学界的开拓者之一,选择这项职业时,偌大的医院里,甚至还没有精神科。他将首届中德班引入中国,因为这传播的功绩,荣获奥地利“弗洛依德奖”。


赵旭东


像绣花一样看病


  CHINA.PSY 周涵:您刚才说看了五个病人,医院里和咨询室有什么不一样吗?

  赵旭东:我是精神科的心理医生。看的范围非常广,从酒精中毒性脑病,到儿童恐学焦虑都有,有咨询有治疗,但多数可以下诊断。大半不在这儿开处方药,像今天的两个病人,就不需要吃药,坚持用心理治疗就可以了;有的人不想吃药,以为通过咨询就能好,但我会劝他必须吃药或住院治疗。

  CHINA.PSY 周涵:这肯定要依凭一些治疗指征,在这方面,您有没有属于个人的经验分享?

  赵旭东:这需要非常丰富的精神病理知识的临床经验,如果没有,再重要的病例到跟前他也不知道,还在咨询,那就是胡来。但有的病人以为是灭顶之灾,不治之症,反而并不严重,只需要心理治疗就可以。

  CHINA.PSY 周涵:但人们往往会觉得,到医院就得开药。我有个朋友失眠了,一到精神科就给他开安眠药,这会不会有其他综合医院里滥用抗生素的感觉?

  赵旭东:在这儿,我是50分钟一个病人。在国内,这是很奢侈的事情。我会问得很仔细,知道他大概处在哪个阶梯。很遗憾的是,国内医疗机构精神科大多没有这样的条件,可以预约病人。大多还是老的模式,来多少看多少,一天四、五十个,没有太多时间问病史,无法探讨到细致的内心体验和生活历程,也没办法全面判断人的人格特点、并发症及社会功能关系等,当这些没法展开时,最简便的方式,就是使用药物。

  这种模式很多病人不喜欢,医生也不满意。

  CHINA.PSY 周涵:这一现状是否在改善?

  赵旭东:一时半会改不了。医生在比赛看多少病人,这是荒谬的,精神科医生不应该多看病。在这儿,我是故意的,我要做给他们看:精神科医生,就是要像绣花一样看病,这是我的老师曾教导过的。我不习惯,也不安心3分钟看一个病人,我觉得这会伤害到他们。当然,有个补救办法,就是另外可以预约再做心理治疗。

1 2 3 4
本文章对我有帮助
文章编辑:Hannah
网友评论/Gue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