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人物

与你分享生命的智慧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人物 >

全国统一服务电话:400-098-0708 在线预约咨询
【字体:

苏三:探索源于止痛

来源:心理咨询中文网 作者:周涵 发布时间:2012-10-15 | 浏览:1633 我要评论 这种文化(中西)冲突在我的一生中是不可或缺的,最初表现是不能克制的痛苦与压抑,但后来成为我思考社会的一个起点,我甚至也可以说,我是为了解决这些夹缝中的痛苦而进行研究的,最终当我解脱出来后,我回望过去看到的是坚硬的疤痕。所以,你由此也可以理解我为何会那么狂热了,因为我为了解脱在两种文化之中,那种无法言说的钻心疼痛。

  那一年,她正式做起了“坐家”——她一直这么称呼自己——一度还剃了光头,窝在家里看书、写字。在别人眼里是离经叛道,在家人眼里简直是“发疯”:放着外企高薪不要,跑回家里做一枚“失业中年”。对,失业青年尚可圈点,失业中年,未免就不太检点了。

  但这只是开始,就连苏三自己,也丝毫没有意识到,十年过去,她会走得这么远。

  从《三星堆文化大猜想》开始,她发布了惊人发现:全球文明同源,源于中东子宫,而中国文明当然也在其列,从而打破了中国文明“独立起源说”。这一发现,激发她更深的兴趣同时,也挑战更多人的神经,直道《历史也疯狂》。文化名人朱大可说:“苏三观点,新奇大胆,占尽风流。尽管那些简介遭到了正统学术界的鄙夷,但却获得了普通读者的支持,从而引发出新的疑古风潮。”而在质疑成癖的方舟子看来,则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对于苏三来说,“猜想”和“真理”只差一步,不管结果如何,她都乐在其中,虽然体系庞大,但“从来没有无法驾驭之感,因为我就当作是在探案,整天沉浸在探索与发现的乐趣当中。” 因此,虽然“坐家”,但她没假没节,每天至少工作10小时。以每年一本书的速度,以飨读者,并刷新她的发现。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苏三

  CHINA.PSY 周涵:从十年前的研究开始,你的主体思路未变,“西来说”的灵感来自于哪?有什么样的创作源起?

  苏三:所谓灵感与起源,要说广义的我得给你写个详细的自传。但是狭义的却很简单,我当时想写一篇书评,在书店偶然碰到一本“三星堆”的介绍性书籍,我开始在论坛里谈起这个事情,并且觉得这牵涉到整个的中国文明起源问题,所以,逐渐几千字就打不住了,干脆就有了写一本书的冲动,结果就写了。根本没经验,从哪个方面讲都是很稚嫩的,但是下定决心:有条件上无条件也要上。

  CHINA.PSY 周涵:从《向东向东再向东》开始,你似乎就在织一匹宏观大锦,当中有无法驾驶之感吗?宏观容易令人迷失,在这几年的探究过程中,有过迷失、彷徨与退缩吗?你是如何走过这些阶段的呢?是什么支撑着你的勇气?

  苏三:其实最初的研究,是2003年即开始进入出版程序的《三星堆文化大猜想》,《向东》是第二本,“西来说”的体系共写了8本。从来没有无法驾驭之感,因为我就当作是在探案,整天沉浸在探索与发现的乐趣当众。
  对于我来说,猜想与失误是很正常的。但问题是读者把我的研究当作一般的常规学术,所以对我说三道四的人特别多,很多是从观念出发的攻击,你知道这个研究是很挑战中国人的神经的,因为它将整体改变中国人对于自己民族起源与文明起源的重大问题。不过,后来分子人类学普及之后,由于“中国人独立起源说”倒塌了,所以我的研究相对就开始得到了宽容。人类起源与文明起源问题是相互配套的两个理论体系。

  CHINA.PSY 周涵:从时间的向度上,你从古到今,从空间的向度上,你从外向内,这似乎在证明那句话“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你现在讨论的重点越来越落到当前(电子书《落后》),这是你开始的初衷吗?立足当前而展开的,并且最终回到现实?

  苏三:从研究中国的史前文明起源,到研究中国近现代落后问题,确实并不是我计划好的。不过我确实从年轻时起,就注重中国社会问题,后来研究了中国史前社会后,眼光从深度上打开后再来看中国问题,似乎突然间一切就豁然开朗。所以写《落后》对我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但就学术形式方面而言,就你所看到的其实并不好,这本书是几篇随笔随便搭在一起而已。
  前面的8本史前文明研究与现在的《落后》之间的关系,实际上他们之间存在着隐蔽的内在关系:都在研究文明传播,都属于文明研究的范畴。所以他们实际上都是一回事,只是具有更深的穿透力,而且,都是从一个中国人的出发点去看。

  CHINA.PSY 周涵:你并非学术研究出生,更非传统意义上的社会学或历史学者,有独特的研究方法和大家分享吗?从早期的略显粗糙到现在的越发精微,什么对你的帮助最大,受到哪些方法的影响?

  苏三:我常跟人开玩笑说,我主要受益于我是外语系出身的。尽管我没有受到严格的相关学科的学术训练,甚至对于历史、考古等基本上等同门外汉,至今我甚至也不去弥补那些在行业内看来属于经典的东西,但是我认为我与国内学者相比,受到的最好教育依然来自我的大学期间。
  尽管我的本科学校很一般(河南师大),但由于我大学时直接面对的老师来自于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那在封闭的80年代对于中国学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他们打开了我的眼界,使我在许多方面可以接触到国际第一手资料,让我先于普通中国人站在国际平台来反思中国社会。
  同时,从教育角度而言,由于这些外教来源于国际一流大学,从《落后》中有关教育的排名你会知道,中国的大学远远落后于西方大学,所以尽管我在中国河南,但实际上接受的可能是比一般中国名牌大学都好的教育,我直接从这些外教那里接受了国际广泛认同的人文学科的思维训练,比如价值无涉、客观中立、理性分析,这些在一般中国的院校里至今也不太可能接触到。我所缺乏的仅只是一些专门行业的学术训练,比如历史与考古等。但是假如中国在某些行业里与国际学术差距过大,或者过分传统,或者因为国情而出现的重大问题而不愿修正,那么我的学术价值就会出现。或者说,学术培训是分两个方面的,学术精神与学术技术,我接受了良好的学术精神,而没有受到学术技术专业的培训,而大多数中国学者是接受了后者但缺乏前者。
  我从一个完全的外行,到完全自我培训成长,自然而然就会有一个从“粗糙”到“精微”的过程。一般而言,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一个外行领域里培训四年就可以达到专业水平,那么可以说到2007年之后我就基本成熟了,那之后的作品就基本上问题不大了。

  CHINA.PSY 周涵:但影响读者的,肯定不是你的研究方法,而是你的宏大视野。还有你独特的思考方式和角度。很想了解,是什么样的土壤,激发和培养了你这种思考方式,并无限拓宽你的视野呢?也就是说,为什么你会有这种独立的思考态度和思考方式?哪些人或事给你的影响最深?

  苏三:影响我的人就是当初大学里的外教,其中影响最深的是一位来自英国的教师,这个人很可能今天很多时候就在你所在的城市上海,我们现在没有联系。他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在他离开中国后的十几年里,尽管我们之间没有联系,但我依然觉得他一直就在我的身后站着,他是我真正意义上的思想与精神导师。由于我作为学生当时与他没有交流过,所以他甚至不知道他对我的影响有多大。我自己也做过老师,我相信我也曾经如此深刻地影响过一两位我的学生。
  我的出身,我这种思想与人,实际上与我所处的时代紧密相连。中国在20世纪是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人人的生活都像是坐过山车,我也一样;而且这中间还存在着动荡不安,所以这个大环境让每个中国知识分子都会急迫地思考中国问题与中国命运,我仅只是这个群体中普通而特殊的一员。

  CHINA.PSY 周涵:历史到底能告诉人们什么?我想从开始研究到现在,你的答案肯定是不一样的。请问你的思考是?

  苏三:历史很有趣,我有对于知识无比的好奇心,历史由于是一门特殊的,有关过去的人类整体记忆的学术,它的神秘性本身就很吸引我。除了神秘性之外,历史还有作为借鉴经验的严肃价值,所以研究者就必须有责任感。从严格的学术意义上讲,最开始我研究的是历史,现在我觉得我研究的是文明,乃至文明发展规律,当然也有人说历史就是文明史,但总体还是有差别。


探索是源于止痛

苏三

  CHINA.PSY 周涵:这十年来,你几乎每年都出一本书(已出八本),是什么动力使你如此勤奋,似乎和时间赛跑一样?读书和写作想必已占满你生活的很大部分,请问你具体是如何安排自己的时间的?这是否会影响到妈妈和妻子的生活角色?家人如何看待你这种生活方式?

  苏三:说到“勤奋”这个词汇很惭愧,我只能用“任性”来解释,不仅从小我妈妈就说我懒,而且今天还有人在家里埋怨我是个“不干活的懒汉”,因为除了研究的勤奋我在其他事情上都是很懒的。这大概与从小体弱多病有关,从小我就只喜欢捧一本书看而不喜欢一般性的劳动。近10年来没有假期、没有周末,没有兼职过其他事情,就是读书与写作,每天起码工作10个小时以上,我不知道除了读书写字我还会做什么以及能做什么。好在,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份生活。家人不太高兴我如此,好在所有亲人朋友也都容忍了我。

  CHINA.PSY 周涵:我想你的解说,无疑是为我们的思维松绑,这种探索的价值,甚至会远远大于对作品精细度的考量。从几千年“大国中心”式话语表述的影响中走出来,会使人产生强大的阵痛,就像经过一场思想的洗礼一样。对于读者来说,这都会有难以接受的过程和复杂的感受,那么作为作者,其中的情感会更复杂吧?
  在研究过程中,你经历过怎样的思想和情感上的阵痛?而且,从情感上可能会很复杂,但研究时又必须保持克制和理性,其中有矛盾和冲突吗?如何将自己的情感克制到最低?

  苏三:你是在说《落后》的写作吧,对于我这根本不算什么。我前面说过了,在大学里我应该已经过了这一关,无情解剖事实,这是知识分子责无旁贷的,所需要的只是精准的技术而已。其实我常常想,我这样的研究者与外科医生一样,一个成熟的外科医生在手术过程中只在意自己的技术是否精湛,完全不会考虑病人的疼痛问题,假如思虑过多,实际上就是不成熟的表现。

  CHINA.PSY 周涵:以前从英语教师到外企员工,怎么会突然就放弃优越稳定的生活,而钻进“故纸堆”里的呢?这种突然和巨大的转折,往往有些奇妙的信号,在你身上有发生过吗?毕竟“西来说”是正式由你提出来的,这是历史学上的“突变”,而且由一个“非专家”产生。

  苏三:我从外企辞职时就是从严肃的生命角度去考虑的。我知道我的兴趣在人文方面,与商业活动格格不入,也就是说钱对于我的吸引力不足,这是从小受红色教育的结果,忽视钱而重精神价值。并且社会的巨变,使我周围的社会也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的朋友们有许多困惑,他们经常给我打电话探讨,这使我即便在外企上班,也抽出时间大量读书,试图从书本中寻找到答案。应该说部分答案是有了,但更多的精神需求无法满足,所以就在公司搬家的当口上我决意辞职,因为我不愿意过一种,从那时就能看到安然死去时的简单生活。
  或者换句话说,我有话要对社会说,我任何的基础都没有,但我知道我就是要回家当“坐家”了。然后就开始了最上面我说的写书评的事情。我认为我本来还是比较“有思想”的,也就是说,我本来就能看到我与一般普通中国人思想间的差距,这是作为外语系学生的一个意外产物,这个差距中我看到了我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我抓住了这个机会,尽管很冒险,但看来我的直觉还不错。

  CHINA.PSY 周涵:从你的作品可以看出,这十年的研究生活,你近乎“狂热”,因为所有的研究都是自发产生,没有任何支持和赞助,甚至引发不少攻击和诽谤。你是如何面对这些内、外的压力的?你觉得是什么性格特质,支持并坚定了你这种生活方式的选择?是一直以来都这样吗,比如说早期读书、任职期间?

  苏三:你说的“疯狂”没错。这个行为本身就不是一般中国人会有的,所以上面我就说,我是外语系人才会如此。当然不是每个外语系人都如此,但起码我是。
  我即便在大学期间都不是为考试而存在的,我一直在思考问题。
  在整个研究过程中间,我所受到的攻击与诽谤可谓丰富多彩,甚至可谓五花八门,从考古研究所的人说要与我决斗,到人们说我抄袭古人,再到网络与媒体的攻击,但我的心理似乎比较强大,因为这本身就是西方人文学科里很重要的一课:如宗教信仰一般坚持真理,所以可以无所畏惧,而且压力越大可以检验真理的价值越大,所以我从来都没有害怕过什么。

  CHINA.PSY 周涵:你的成长背景中,似乎已显示了很多不同。你从小生长在农耕文化的中心,后来却接受的完全西式教育,这两种文化冲击,对你心灵成长有哪些影响?使你对人对事的看法,经历过哪些巨大的转变?

  苏三:你的观察很细致。这种文化冲突在我的一生中是不可或缺的,最初表现是不能克制的痛苦与压抑,但后来成为我思考社会的一个起点,我甚至也可以说,我是为了解决这些夹缝中的痛苦而进行研究的,最终当我解脱出来以后我回望过去看到的是坚硬的疤痕。
  所以,你由此也可以理解一点我为何会那么狂热了,因为我为了解脱在两种文化之中那种无法言说的钻心疼痛。庆幸的是,最终我成功摆脱了那些痛苦,当幸福逐渐降临时我几乎忘记了久违的压抑,是你今天的采访让我重新想起。从这个角度,你今天的采访很成功,真正触及我灵魂深处。

  CHINA.PSY 周涵:作者和创作,是相互影响的。你的创作,将影响一批人的价值观,启发人们重新打量自身在历史时空中的位置,那么,创作对你个人所产生的影响是?

  苏三:如上所言。不过,就自我与社会之间,我还是觉察到了我的一些变化,我最初是一个激烈的愤青,看问题比较片面,对于传统全部看到负面。
  近2年我明显开始变得温和,对于传统与社会开始产生一些包容心,甚至偶尔还在传统中能够感到一些温暖的东西。对于社会问题,由于看得更全面也开始温和起来。

  CHINA.PSY 周涵:如果人称你是“大女人”,你会认可吗?你觉得这个时代缺少“大女人”吗?尤其今天整容成风,娱乐盛行的年代,历史给女人提供了机遇,但也使女人们被诱惑捆绑,女性要如何做,才能走出这些不可承受之轻呢?

  苏三:我很少考虑这些问题,在我开始历史研究之前我就被很多人称呼为“大女人”,偶尔被称为“巾帼女英雄”、“女鲁迅”,性别意识在我早年的经验中还是很明显的,因为在中国,你会处处感到性别的歧视。我小时候曾经因为是女孩而被换到别人家,这种心理阴影会一直影响着我,所以长大成人后,会不自觉地要求性别公平,很重视性别尊严。
  “大女人”还是“小女人”不重要,自己感觉幸福平衡最重要。至于整容,我不整,但尊重别人选择。不过我从小不漂亮,但似乎从来都有喜欢“不漂亮"的人,我觉得自信最重要。
  我没有受到整容的诱惑,不过我在学习了色彩学之后,我很喜欢“美”,并且我对于“美”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我希望中国女性在提高“美”的技术方面多下功夫,漂亮只是外在的,美更内涵,也更永恒。美可能是人类文明追求的最终标志与目标。

  CHINA.PSY 周涵:目前对你的生活和状态满意吗?最享受的事情是?大家都讲幸福感,你对幸福的理解是?

  苏三:哈哈,这是最难的一题。我对生活基本满意。现在可能是老了吧,对什么都能随意而安,怎么都舒服,只要不害病。对于我这样的老病号,不生病就是幸福。所以,幸福对于我再简单不过了。 关注心理咨询中文网微博



  苏三简介:
苏三  北京文化学者,因倡导“西来说”主张而著称。2004年获新浪年度文化人物称号,2006年获《中国商报》“年度人物”,其代表作为:破译飓风系列,其中《向东向东、再向东》(2004年)与《汉字起源新解》(2010)曾分别获得香港凤凰卫视特别推介。由于作者研究历史却出身于英美文学专业,所以其独特的视角为大陆罕见,被称为最具颠覆性的历史学者。已出版《三星堆文化大猜想》《向东向东再向东》《历史也疯狂》《锁定红海》《难以置信》《罗马有多远》《谈天说地》《汉字起源新解》(2010年)等八本。《落后》电子版见苹果商城APP STORE - 多看阅读。iOS、 Android安卓、 Kindle亦可。



全国统一服务电话:400-098-0708
咨询邮箱:zixun@counseling.com.cn

本文章对我有帮助
文章编辑:Hannah
专业与爱,让每个生命都如花开放。林紫上海心理咨询:021-64333183  林紫深圳心理咨询:0755-83864331
林紫北京心理咨询:010-51288370  林紫成都心理咨询:028-85291405
新浪微博评论/Weibo Comments:
专家心理咨询师:薛伟

直接预约

专家心理咨询师:薛伟

2011-11-03 浏览:188

擅长咨询领域:擅长解决社会文化相关的心理问题、青少年个人成长相关的心理问题、宗教相关的心理问题及白领阶层的婚姻与情感问题。

主任心理咨询师:王怀齐

直接预约

主任心理咨询师:王怀齐

2007-11-29 浏览:1450

擅长咨询领域:恐惧症、疑病症、焦虑症、强迫症、饮食障碍、性心理、生涯规划、人格调适、家庭教育咨询等。

资深心理咨询师:李滢

直接预约

资深心理咨询师:李滢

2011-01-11 浏览:806

擅长咨询领域:恋爱情感问题;婚姻关系问题;家庭成员关系问题;儿童、青少年成长问题;轻度焦虑、抑郁、恐惧、强迫等情绪问题。

资深心理咨询师:郭招华

直接预约

资深心理咨询师:郭招华

2010-05-13 浏览:324

擅长咨询领域:焦虑、抑郁等情绪障碍、青少年成长、夫妻关系、职业生涯及职场压力等方面。

专栏:林紫花开

林紫花开

作家:林紫

创建时间:2011-05-08

专栏:叶落有声

叶落有声

作家:叶斌

创建时间:2011-05-18

专栏:济群安心

济群安心

作家:济群法师

创建时间:2011-06-08

专栏:丁丁谈性

丁丁谈性

作家:丁力

创建时间:2011-09-01

专栏:部落传说

部落传说

作家:徐均

创建时间:2011-09-01

【TED】论幸福

视频:【TED】论幸福

类别:生活心理视频
日期:2012-10-15
播放:95  评论:0

《黑洞》的诱惑

视频:《黑洞》的诱惑

类别:生活心理视频
日期:2012-07-31
播放:66  评论:0

视频:奥斯卡短片——孤独的下棋老人

视频:奥斯卡短片——孤独的下棋老人

类别:生活心理视频
日期:2012-06-15
播放:66  评论:0

走进咨询室——婚姻诊断和治疗

婚姻诊断和治疗

类别:林紫心理视频
日期:2011-10-18
播放:54  评论:0

静坐冥想的秘密

静坐冥想的秘密

类别:应用心理视频
日期:2011-10-18
播放:36  评论:0